浏览:173 解封后准备病例增加是“万全准备”的鸟话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解封后准备病例增加是“万全准备”的鸟话
作者:黑马非马 01:10am 17/06/2020

看到早报社论的标题居然就是:[经济解封须有万全准备],心下实是有点儿吃惊。应声虫竟然也会唱反调,在天天几百例确诊病例的窘境中,挂起“免战牌”的抗疫小组强装笑脸,敲起诡异的鼓声,在稳定和控制的遮羞布中大言不惭解封。此时此刻,社论竟然呼吁“须有万全准备”?啊哈,这个编辑是何方神圣?抑或是吃错了药?

然而,详细阅读之下,文章还是不改窠臼,前拍马后背书,若是锦上添花兀自罢了,可惜的是一阵涂脂抹粉过后,徒增诙谐小丑面目。

不是吗?请看这段话:“世界卫生组织甚至呼吁各国延迟解封经济,以免原先的防疫成果前功尽弃。”-- 我是说,“成果”两个字真是误人子弟。因为“成功”是“成果”的同时,其实“失败”也是“成果”。新加坡跨部门抗疫小组在和冠病的战疫中,的确是已经到了一个阶段性的“成果”-- 虽然没有一败涂地,但是也得到了一个世界第一:那就是若是以人口比例来说,新加坡染病确诊的人数是世界第一。

这还不算,继续看到这般的鸟话:“因此,新加坡的经济解封必须有万全准备,包括心理上接受病例增加的后果。”--  这时候本来想“发噱”的,谁知道心里却飙起一阵怒火。唉呀呀呀...原来“万全准备”的核心,就是怕人民受不了“病例增加的后果”而准备的“镇静剂”!

荒谬是荒谬的通行证;诙谐是诙谐的座右铭。以新加坡的地理环境和医疗资源,再加上才雄气粗,若是一开始处理得好,那个黄金标准的桂冠肯定是煮熟的鸭子飞不了。可惜啊可惜、可恨啊可恨!将帅无能累死三军;抗疫无能,百姓遭殃。黄循财颜金勇当断不断、优柔寡断,把一副好牌打得乱七八糟。

很明显的,堵截不了病毒,当然就是堵截有“短板”。这个“短板”,就是堵截得不够彻底。其实,久病成医,追踪冠病病毒久了,稍微有点儿头脑,就知道不外就是几个SOP。

其一: 中、重症病人进入主流医院接受治疗,这里可以相信医院的专业和先进的医疗器材。

其二: 轻症病人组织方舱医院类型的临时医院集中治疗。因为是临时筹措,职员和医护人员可能有不够专业导致交叉感染的风险。因此必需有一盘全套的计划来保证这些人不至于被病人感染。

其三: 所有的和确诊患者有近距离接触的人必须接受隔离观察。但是为了避免其中或有已经被感染而还没有发病的人危及家人,这群人士也必须集中在政府提供的场所做隔离观察。也必须有医护人员在场随时指导检察。

其四: 所有的和确诊患者有接触的人被要求集中隔离的同时,和他们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的家人必须全部做“居家隔离”,谁知道他们也已经中标人还是可以出门趴趴走呢?

其五: 所有入境者包括回国的国人都必须一抵达新加坡关卡,立即送往政府提供的场所做集中隔离观察,其程序和与确诊者有接触的人一样。

也就是说,如果抗疫小组一开始就能够堵住所有的病毒可能散播的通道(包括客工宿舍),那么,抗疫的“成果”肯定就会不同了。不过,在实行“断路器”的那两个月,如果能够将所有的和确诊患者接触的人以及入境的人全部集中在政府提供的场所做隔离观察,因为全面都是迹近“居家隔离”了,那么“其四”这一项是可以忽略的。

以上这些东西看起来好像事后诸葛亮。但是但是确确实实的出现在我过去几个月来的拙文里。我完全没有自负的感觉,因为这些都是只要稍微关注时事,就会必然了解的东西。像我这般没有水准的小市民都能够读懂的知识,跨部门小组的衮衮诸公,居然如此无能,岂能够叫人不生气?

而现在,看到社论的结论竟然是:「可以预见的是,随着大部分经济活动在第二阶段恢复,新增病例应当会相应增加;可是这不足以构成反对解封的理由。只要新增病例数没有导致公共医疗系统不敷应对,经济活动就必须如常进行,因为有太多人的生计依赖经济恢复正常。我们或许可以辩论执行细节,但对于保障国民经济和国人生计的大方向,还是应当予以支持。」-- 更是血脉贲张,面对着媒体睁着眼睛说瞎话,完全忘记了监督执政者的的第四权,心里面岂能够不难过?

呜呼哀哉!看起来这几十年的中文是白学了,“万全、万全”,万全之策,就是摸着石头过河,摸不着石头怎么办?难道就毫不犹豫的跳下去试试看,像抗疫小组一样,没顶了再来说-- 当局在一个预先已经知道的窘境之下,在既然晓得“新增病例应当会相应增加”的情况下,还可以是一个“万全”的准备...政治正确就是这样子的吗?

而且,“只要新增病例数没有导致公共医疗系统不敷应对,经济活动就必须如常进行。”-- 这句话说来锵锵有声,其实一文不值。

为什么呢?因为冠病的一个特性,就是“轻症”病人有很高的比例。问题就在于必须早检测早确诊早治疗,那么只要身体不是怎么衰老,体质还可以,那么病情转而趋入重症的例子不多。尤其是当所有的轻症病人其实不必住院,而是可以安置住进一个好像“集中营”的场所软禁隔离就行了。

这样的集中营当然不会受客工排斥,因为不必提那些高级酒店和邮轮,就算是宿舍,也比本来客工所住的宿舍高级许多。

因此,真正受苦的,其实就是住在新加坡各个组屋里头所有的老弱病残这个群体--他们是不幸染上冠病之后死亡率最高的一个群体。看看以下的这段话:

“解封经济,虽然要冒着第二波感染的风险,却还是有一搏的可能。”-- “一博”?我不是看错吧?抗疫原来就是买“多多”,买4D,“博一博”,把国家的前途人民的性命当游戏?

末了,我其实对于“我们或许可以辩论执行细节”这句话有些儿欣赏。试问在[经济解封须有万全准备]的执行细节上,什么叫做“完全准备”?准备新确诊的病例会增加、准备医院有足够的加护床位,然后抗疫就是“万全”了?



大马华人网站

黑马非马 17/06/2020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