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303 喜欢居功但不喜欢担责 4 作者:李莫愁
主题:喜欢居功但不喜欢担责 4
作者:李莫愁 06:39am 25/05/2020

    《喜欢居功但不喜欢担责 4》  文/ 李莫愁


蓝云舟说:“不过有些道歉虽然看似师出有名,却让人看着别扭。这还得说回本月初的国会辩论中,官委议员王丽婷一再要求政府承诺检讨客工疫情,并问政府是否会向客工道歉。实际上,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在部长声明中,已表明政府会在疫情后全面检讨,并好奇王丽婷为什么‘预设了政府不想展开检讨的立场’。”——那么请问:蓝云舟又是如何看好政府一定会展开全面检讨,亦或者道了歉就不必检讨的立场?

新加坡的“主流”和特朗普的作风很像,对于他们不喜欢、苟猥的言论,一概都是FAKE NEWS!
能用泼马就用泼马,要不然就告到你脱裤。刚好被庄嘉颖说中:“新加坡社会和政府务必改进集体讨论和评估事情优劣的能力,不能停留在因为意见不同,或者对不喜欢某人或某机构,而习惯性先贬损、蔑视和屏除,避开认真讨论。”刘浩典也说啦:“有些阿谀奉承的人试图通过压制异议,来制造一致或团结的假象,这显然是无益的。在这次特别的危机中,我们看到人民行动党(PAP)在网络上用各种手段影响舆论:攻击持有异议的人,妖魔化那些批评者,嘲笑其他政府,并试图制造群体性的趋同思维。然而,这些手段并不能使得全国上下团结一心,共同应对危机;我们甚至不清楚这样做是否有利于执政党,因为这些手段似乎只能吸引到执政党核心支持者的注意力。”

其实单单客工宿舍,政府就不知应该道多少次歉。最近在野党人士潘勤群就拿出客工宿舍经营者之一,胜捷企业(Centurion Corporation )的报表,说明该企业在2019财年,他们的营收为1.333亿元,税前利润为1.11亿元(无本生意?)。其员工住宿业务的利润率为61%。如今管理得一塌糊涂,祸延国人,医药费、额外的住宿交通费、食物费等等都让全民买单,真是情何以堪?再说2015年由当时的人力部长陈川仁提出并通过的“客工宿舍法令”,提到一个政府代理人的角色,叫做Commissioner for Foreign Employee Dormitories(客工宿舍专员),此人无作为并渎职,到现在还不让国人知道到底是谁?又或者5年之后,还没找到适当人选?!

其实,行动党对于自己人都是很慈祥的,宽于律己、严以律人,红毛叫做“slap on the wrist”(轻拍手腕)。就是这种多年的观察,莫愁才会预设政府不想展开全面检讨的立场(当然会虚应个故事啦)。因为全面检讨必有人头落地,大家薪水都这么高,他们舍得吗?莫愁多年的观察已经写在很多文章里面,这里不想重复。可是最近徐顺全博士的一篇帖文,刚好也提到了10项无下文的“检讨”:
1、    中央医院处理C型肝炎事件存疏漏,25病患染病、八名患者死亡。
2、    新加坡保健服务集团(SingHealth)系统,被盗取150万病患资料,16万住院治疗记录外泄,堪称历年来最严重,卫生部长颜金勇致歉。
3、    1万4200名艾滋病病患,姓名、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住址和相关医疗资料等遭泄露。卫生部长颜金勇再度道歉。
4、    17个月至少四名服役人员在军训时献上宝贵生命,国防部长黄永宏医生“深感抱歉”。
5、    陈笃生医院牙科诊所被发现,有八套牙科器具未妥善消毒。18名包括主管在内、涉及未遵守安全守则的职员遭惩戒。
6、    民众抱怨新邮政服务素质每况愈下,甚至有邮差把信件扔掉。
7、    停电频率增加。
8、    SMRT公司地铁员工遭列车撞死,碧山地铁隧道淹水。
9、    电动滑板车禁令仓促,送餐员措手不及。
10、   原先呼吁民众没生病不戴口罩,到强制人民出外必须戴口罩。

最近最够力的是庄嘉颖提出的这两点:
1、2011年和2016年的联合国人权普遍定期审议(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 UPR),个别都对新加坡低薪移工的生活状况和权益提出关切。这些我们都没在官媒上看过提及,因为二丑们都预设精英内阁都是深谋远虑,深具前瞻性,不说也会改进的。甚至莫愁合理怀疑2015年陈川仁提出“客工宿舍法令”也是在这种压力下促成的。行动党政府当时也承诺改进,可是5年过去了,却在新冠疫情下漏了馅。所以很多外地媒体谴责本地政府无视人权,可能也是在这个背景下提出的。

2、庄嘉颖“回忆到2000年代初期,美国遭受内部恐怖份子以炭疽病攻击,华府智库战略暨国际研究中心也进行了大型生物攻击模拟演习。笔者当时因为工作缘故,参加了几次相关的事后简报和讨论会,印象中也有新加坡官员在场。当时谈话内容几乎一致强调提升防疫预备的必要,还有大型严重流行感染对公共卫生、社会、经济和安全等方面造成的极大风险。当时结论凸显了建立和维持足够的储备医疗功能及资源的关键。无论是天然或人为疫情,教训和预防措施都一样。就如美国政府,新加坡政府无法一方面称自己拥有充沛的经验、专业、准备和资源,同时又称因为不能预料疫情,无法事先做好适当的预防工作。”

时过境迁之后,行动党政府却在效率和精算下,把全民的医药服务扣在最低水平,迟至2014年本地仍有病床短缺的问题。“当时在医院等候病床的病人,因为床位不足,被暂时安置在走廊和临时庇设施内。由于新加坡人口老化,未来需要愈来愈多的医疗资源,这个现象特别令人忧心。床位欠缺因此成为了国会一度热烈辩论的议题。当时的内阁立下承诺,计划经由兴建社区医院和翻新管理程序的方式改善局势。不过现况显示,当时的措施在面临危机时,恐怕依然不足。”

日前,贸工部长陈振声接受彭博社访问,他相信新加坡人有足够的智慧(投票),不会只从个别的事件,而是从长远来看待政府的表现;3G的手尾都还没收拾完,你们4G几时才开工?哈哈哈哈哈哈……

最后蓝云舟大发伟论:

遗憾的是,现今社会里,类似这样要求别人道歉可以是多么的不假思索。只要有那么一亩的道德高地,谁都可以以受委屈的被害者姿态控诉世界有多么不平等。看客甚至可能还因此先入为主认为,要求道歉的一方有理,被要求道歉的一方该诛。也难怪有些人负气地认为,道歉不能改变任何事,不如相信清者自清。/道歉的价值何在?遭受虚假指控而要求道歉,是出于常理和原则而遵循的正常途径。但如果要求他人道歉只是为了刻画对方“该诛”的形象,借以烘托自己的清高,这样的动机未免太华而不实。

其实他整篇文章没有一个人证、物证、数据,都是自己的hearsay和想当然耳(他也许忘了当年杜莱下台前是如何嚣张),信口就开了一条河,下衰了连二丑在内的记者形象!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莫愁 25/05/2020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