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226 外戚干政 文/ 李莫愁 作者:李莫愁
主题:外戚干政 文/ 李莫愁
作者:李莫愁 3:35pm 22/05/2020

    《外戚干政》  文/ 李莫愁


有人写文章认为何晶不该继续写她的论政帖子,除非她是政府成员之一。这种想法从何而来呢?贫尼认为是一种帝皇思维:认为后宫不得干政。因为皇帝动不动有三妻四妾七十二嫔妃,如果人人都要有话语权的话,在“狭小空间”里告枕头状,那后宫岂不是鸡飞狗跳?再来就是“家天下”的思维,这个“天下”是他们李家的、赵家的、爱新觉罗家的,要是让外戚干政、或者垂帘听政的话,岂不是把“天下”拱手让给外姓人?明白了这样的推理,我们就知道,在这个网络时代,连我们这种虚构人物都可以对政治议题置喙,更何况位高权重钱多的何晶,所以何晶绝对享有她的言论自由的。

可是,看连续剧的智慧也告诉我们,当皇帝是个昏君,我们是多么希望皇太后和皇后出来说两句公道话,握有资源的外戚一怒而安天下。不是吗?这就是民主思维最早的雏形:谁做不好就换人做做看。然而话又说回来,如果说“后宫”和“外戚”只是一昧替皇帝说好话,维护皇帝的形象,那就省省吧,即使在民主时代,你也得不到任何人的尊敬。就好比最近拭子检测人员3800新币和刚毕业护士1900新币的薪酬日前在网上引起热议,何晶在面簿回呛:“如果有人觉得自己薪水比拭子检测员低,不必抱怨,大可自愿参加培训,自己当拭子测试员。”——话虽没错,但也不必这么说,这只能说她是凭着财大气粗——认为“有钱能使鬼推磨”,而没有顾及施政的公平性。使贫尼想起在杜莱事件中,花生夫人在薪酬问题上说的:给花生米只会引来猴子之说。其实,咱们的市理会有很多职业配对的福利措施,从那儿着手,只要给到刚毕业护士的薪酬水平,大概很多人会抢着做,何必这么高调呢?

何晶之前更在面簿透露心声,她说:“我生来就是特立独行的(maverick),因为我出生时跟别人不一样,是脚先出来的,所以血液里流淌着不恭敬(irreverence)……耶!没事,人生就是如此,明天又是新的一天!”——很多帝王将相都以为自己是神而不是人,就好像金正恩的祖孙三代,在朝鲜还流传着许多弥天大谎的“神迹”,而子民一概“深信不疑”。理由有三:一、这是马屁精精心设计的;二、有人不断地做球给他,致使自我过度膨胀;三、他的“特立独行”从来不曾受到真正的挑战(挑战者都死无葬身之地),最后连自己也信了。

客家妹子杨莉明庚子年实在是犯小人。先是人力部的客工宿舍出疫情,搞到她一个头两个大。接着在焦头烂额之际,想不到盛裕控股集团(淡马锡子公司)承建新加坡博览中心等地点为社区护理设施的多个抗疫相关项目,遭人指摘从中获利。更称杨莉明与丈夫张永昌(总裁)透过盛裕集团搭建社区护理设施工程谋取暴利和贪污。妻子是内阁高官,丈夫是政联总裁,他们在“狭小空间”里是不是有谈及此事……可以谈吗、怎么谈,最后怎么促成?

避讳这件事在新加坡几乎是不存在的了,而在世界各地,只要有人提出质疑,很多当事人还是很道德地避讳,这是尊重体制的伟大表现,因为没规矩不成方圆。立国一代的行动党高官配偶很多都是隐形人,少为人知。到第一届民选总统王鼎昌的夫人在他任内去世,政府还特地发表文告,告诉国人:总统夫人不是官职,因此没有国家的礼遇。可是到了李光耀夫人去世,却转了一个弯,得到许多国礼的待遇,于是国人明白了一个道理:非不能也,不为也。

可是随着最近的亲民举措,很多高官开面簿和群众博感情,他们的配偶、兄弟、姐妹、父子关系都逐渐让国人认识到:很多都不再是路人甲乙丙丁,更多是正在掌权的政府高官、政联高层。政府部门应该是行政中立、跨越党派,但是自己的家人却是执政党高官;政联公司应该是本着商人本色做生意赚钱,但是赚的钱都交给执政党,那么到底是谁该听谁的呢?这或许就是道德败坏的开端。所以有人认为她“生来就是特立独行的(maverick),血液里流淌着不恭敬(irreverence)”——老娘之所以张扬,因为钱都是俺给的!


【另】谦(qiān)卦是《易经》六十四卦之第十五卦。卦体中上卦为坤为地,下卦为艮为山。谦卦艮下坤上,为地下有山之象。山本高大,但处于地下,高大显示不出来,此在人则象德行很高,但能自觉地不显扬。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莫愁 22/05/2020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