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196 矛盾--客工在新加坡之“飞蛾扑火”篇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矛盾--客工在新加坡之“飞蛾扑火”篇
作者:黑马非马 2:17pm 07/05/2020

有矛盾才是真道理--客工在新加坡之“飞蛾扑火”篇

我愈来愈憎恶政治!因为凡事一涉及到政治这个层面,不需要魔术,什么事物都会立即变成乌鸦。政治的折腾,就是如果不抹黑抹粪,就写不出剧本。

任“谁”也想不到,一场瘟疫,竟然让在新加坡工作的客工成为镜头的焦点,然后镜头就被有心人无限的放大,无心人一昧的盲从...于是,一霎那,客工就成为悲剧的主角,好凄凉啊好悲惨啊好像彼等就被囚禁了在十八层地狱里--地狱的名字就是新加坡。

这让我很尴尬,此时此刻,不懂得应该是嬉笑还是应该做嚎叫?让这幅印度人在他们的家乡供奉感谢李光耀的巨大画像,还真有点儿冷嘲热讽的味道。这么两极化的触觉,变成了对人性最极端的讽刺。回想当年,难道李光耀对他们有特别的礼遇吗?非也!和一百多万在新加坡工作的客工一样,这些知道感恩的印度人,应该明白新加坡政府就仅是提供了给他们一个来新加坡工作的机会。

我在网上可以搜索到许多感人的故事。印度人啦孟加拉人缅甸人啦中国人啦印尼人啦泰国人啦菲律宾人,总之我任何时刻在乘搭地铁的时候,都感觉咱新加坡倒好似个小联合国。不光是这样,你还可以感觉到和新来造访的游客对周遭环境左顾右盼的新鲜感不同,所有的客工都也好像融进了新加坡社会里,他们的言行举止,他们那种顾盼自如的没有做作的自信,老实说,我的感觉,他们和每一个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没有差别。

当然,偶尔也会在网络上媒体上看到一些对客工的歧视及对歧视客工的批判。然而,这又有什么新意呢?在有人类有社会结构以来,“有”的歧视“没有”的,本来就是人类的本性。

不过,这一场来势汹汹的瘟疫,倒使我怀念起许文远了。我写过很多批判许文远的文章,诸如自夸8块钱搞定开心手术沾沾自喜啦却没有体谅到普通人民的费用是25,000块大洋。譬如在猪流感的时候新疫苗的临床试验还未成熟,就购买了100万剂分配给公家私人医院和诊所用差价要赚钱。呵呵,许文远的糗事很多,这里就不再一一赘述了。

但是,现象如果许文远还是卫生部长,那么以他向来“举轻若重”、好高骛远好大喜功的性情,新加坡很有可能就会在第一时间里就做出“断路器”的决定。从而很快的阻断“疫情”继续的蔓延。但是,和判断猪流感的疫情不一样,那时候的“错误”判断却尽是让许文远自个儿碰了一鼻子灰,亏损了些少预算。然而,对于冠病效果自然不彰。为什么?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新冠病毒似SARS又不是SARS,这个病毒还没有发作就已经四处开始传染。这就让“居家隔离”成为为病毒开了的一扇“窗”,让和确诊者有接触在家隔离的人,在发病确诊之前,就已经静悄悄的向自己的家人下毒手。而且问题更为严重的,是因为只有被要求隔离者必须严守居家不可外出的指令。而和他住在一起的家人却不受限制。那么,如果不幸碰到已经身染病毒却没有症状的表面健康的“带毒者”,他们就成为病毒向社区散播的桥梁。

所以,许文远应该会很快的立即调整“居家隔离”的政策。就是规定与确诊病患有接触者必须“集中隔离”而不是“居家隔离”。然后会再加上一条法令,即所有的与确诊病患有接触被要求“集中隔离”者的家人必须一律严守“居家隔离”的条例,以求避免、堵截其中可能有的已经是“无症状带毒者”继续向社区传播病毒的纰漏。

哈哈,许文远是不是当真这么想我不晓得。但是如果我是卫生部长,那么我绝对是会这么干。凑巧今天在网上看到这么一句话:“钱财失去了还是可以想办法赚回来的,但是人命一丢了就不再回来”,心里还真是认同!

啰啰嗦嗦这么多,其实只想说明一件事,那就是当发现客工出现确诊的时候,让他们的同事工友“居宿舍隔离”和居家隔离一样,是让新加坡政府对冠病后来失控的最大的“馊主意”。而这个“馊主意”没有立即在晓得感染新冠病毒的人可以是无表面症状、并且在出现症状之前就已经开始传染之后立即修正防疫措施--这点,在时间序来说,这是以后政府必须“被究责”的地方。

但是,就像黄循财部长说的,在疫情过后检讨之后可以发现会有更好的办法的无厘头的废话相反,新加坡政府的当务之急,当然是对抗疫魔。千金难买早知道,黄循财以事后诸葛亮作为无能的藉口自然可笑。当断不断反受其患,政府现在应该已经晓得,如果愈早实施“断路器”措施,那么省下来的钱就不仅是几十亿而是几百亿。

这些日子来,我其实很焦躁。尤其是对于铺天盖地而来的“蹭客工”沸沸扬扬的舆论。其实这些人完全没有想到,他们现在所表现出的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简直就是给新加坡添乱,甚至是能够成为比小印度骚乱更为严重的灾难。他们没有想到,客工也会接受到各种资讯。如果此起彼落,不知节制的挑衅起客工对新加坡反感的情绪,到时新加坡人的安全将伊于胡底?

很幸运的,想必政府也看出了这点,在维稳不遗余力。当全世界的国家,尤其是美国的失业率一直上冲,工人都失去收入困守愁城的时候,全世界只有新加坡这个国家让客工在宿舍隔离,不只管吃管住,还可以依旧“领取薪水”--但是我们的自以为是人道主义者的乘机“蹭客工”议题的虚伪主义者,竟然没有从大局着想,而是努力制造不和谐的声音,大力抨击新加坡人对待客工不人道的鸟话。他们不知道,一路来在客工所获得的利益“便宜”了“谁”的这个“谁”的主角,就是“客工”自己。他们也没有想到,就因为这场瘟疫,新加坡人一向引以为傲的国家储备,因为为了安抚客工的情绪不至于引起骚乱暴动的这笔巨额款项,将会是如何的大出血。

我在这里建议,提议政府公布所有针对客工的费用,包括食宿薪水隔离津贴治疗费等等等等,那么我相信这些为客工仗义直言的人,应该都会瞪着大眼睛、张开大嘴巴,才会晓得为了1百多万的客工,新加坡人是怎样的“出血牺牲”?我们的国库、我们的向来保持绝对机密的“国家储备”,是怎样的在这里“漏”了一个大洞--如果疫情多延长几个月,可能就会是“个无底洞”。

老实说,人有良心、有同情心,这都是善良的。但是不应该,也不是这样的“蹭饭”一样的“蹭”时事来表现自己过度虚伪和廉价的同理心来伤害自己的国家。

我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来处来去处去,如果不是对于他们个人有利,所有的客工都将会对新加坡“嗤之以鼻”。天下攘攘都为利来,人往高处爬,新加坡人要记住,任何时候,客工只要感受到新加坡不是可恋之地,那时候他们的翅膀就都会变得很硬,展翅高飞,留也留不住。

我还感叹的,是每一个客工都会有“退路”,这“退路”就是他们自己的国家。表面上看来,他们离乡背井的遭遇的确让人同情。但是,他们也是幸运的一群,因为能够找到像新加坡这样的收入比他们在自己的国家更高的地方来工作。一时的牺牲却可以换来亲人的温饱,这是何乐不为?但是,回过头来想想,新加坡人自己呢?有没有一个生活在社会底层、每天都为生活挣扎的新加坡人能够在世界上的其它国家找到更好更高的报酬、赚一些苦力钱回来养家活口?

要知道,一个孟加拉工人在自己的家乡工作,2018年的基本薪资,不过就是50美元。他们来到新加坡,一下子薪资就“涨”了十倍以上。如果去到欧美国家,那么扫扫地都能够有二三十倍的收入...且慢,为什么他们不直接去欧美呢?

这个问题很容易回答也不须回答。老实说,如果同样的工作,世界上有哪一个国家做清洁卫生人员可以有在新加坡五倍十倍的薪水,我立刻报名去那里做“客工”。

新加坡人,别再虚伪了别再本末倒置了,好吗?多关心、多为自己的弱势同胞想想,只要新加坡人连最底层的弱势群体的生活都步上小康了,那么我可以肯定,所有的客工的待遇也自然也就水涨船高啊!

造化弄人,许多人都说新加坡是个“花园城市”,也知道这个花园城市是靠着许多客工的劳作力在支撑。但是,这样的情景却让我联想到,也正是花园城市里头的花在持续的放出特异的香味,吸引着无数的蜂蝶飞来,就因为可以采摘丰润的“花蜜”。试想,当一个蕞尔小国,竟然有超过三分之一的人口是外来移工的时候,竟有新加坡人会自己诅咒自己的国家来为客工打抱不平?我的感受啊...就是有朝一日,新加坡人也必须为了养家活口离乡背井的话,我相信,他们或许也会和某些在自己的家乡供奉李光耀的印度人一样,为收留他们,给他们几倍薪资的国家点赞。



大马华人网站

黑马非马 07/05/2020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