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览:026 应对历史交代和负责 作者:陈一凡
主题:应对历史交代和负责
作者:陈一凡 3:17pm 01/07/2010

回应: (纪实文学)山林在哭泣 作者: 黄庭 4:53pm 18/05/2010

北加里曼丹共产党“主席”文铭权并无马共陈平那样的坦然胸怀。陈平敢对马共的历史问题负责,并公开交代了一些历史问题,甚至该道歉的作了公开的道歉。砂拉越的地下组织和革命运动,因你在1953年7月组织并领导“砂拉越解放同盟”而正式开始;37年后即1990年也在你的一纸令下,而宣告“寿终正寝”。因此,你是“历史”的创造者,也是造墓人。尽管如此,许多前同志及砂拉越历史的研究学者都对历史上的几个迷,试图追寻答案了解真相。解铃人还须系铃人,希望你能像陈平一样,有勇气坦然公开交代3个问题:

1。作为砂拉越解放同盟的最高领导人,1962年4月间与汶莱地下组织代表在美里加拿大山
   下深夜密谈,被告知汶莱地下组织将发动武装起义。汶莱局势有变,此事势必严重牵连
   作为 邻邦的砂拉越政局而且影响深远,尤其是殖民地统治者的必然乘机大肆进行镇压。
   明乎此,作为砂拉越解盟的最高领导人并没有任何应变 措施,以致8/12/1962发生汶
   莱武装事变翌日,砂拉越各省的解盟重要领导干部,及公开政党,工运,农运与学运的
   公开和非公开的干部,遭受英殖民地政府的逮捕,组织网被破坏。明知局势变,却没有
   应变措施,为什么?你说密谈返回古晋的两天后即被当局逮捕。不对!是两个月后的
   22/6/1962才被逮捕。 既有两个月的时间,为什么不能有应变措施?

2。22/6/1962你被逮捕,随后要求谴往中国。在这同时为什么没有设法和砂解盟作领导
   机制的交代,以致组织领导真空,尤其是汶莱武装事变后陷入一人领导?

3。1965年印尼的“9.30”政变前,既已获悉和明知局势有大变,为什么仍然重复1962年
   的汶莱武装事变一样,没有应变的措施?以致“9.30”政变后砂拉越人民游击队遭受印
   尼右派军人的大肆围剿,及内部问题愈趋尖锐与复杂化。为什么?

在砂拉越的革命史上,以上问题真是个谜,除了文“主席”并无其他人能予揭密。事过境迁今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只是古董得有个说明,对历史总得有个交代和负责。什么时候你能挺身而出,公开说个明白?


本文修改于: 09:35am 07/07/2010



大马华人网站

陈一凡 01/07/2010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hello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