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97页
02览:161 早报选读:韩宝镇—英康若手下留情 社会将更显人情 作者:李莫愁
主题:早报选读:韩宝镇—英康若手下留情 社会将更显人情
作者:李莫愁 3:01pm 13/09/2007

追讨300元修车费反被追十几万诉讼费
英康若手下留情 社会将更显人情

● 韩宝镇

  小学男教师骑电单车发生车祸,最初只为追回300多元修理费,最终却因为另一方驾驶汽车的女司机(其实也就是承保的保险公司)上诉高庭,而落入不但要承担对方4万5000元堂费,还遭自家律师追讨8万元律师费的窘境。

  对方律师向高庭上诉的理由是,初步解决纠纷中心(Primary Dispute Resolution Centre,现为e@dr中心)的调解法官(Settlement Judge)无权发出要女司机赔偿男教师188元修理费外加1000元堂费及其他合理支出的庭令。

  高庭法官赖秀珠同意律师的看法,推翻了有关庭令。

  在这场上诉高庭的过程中,虽然本地的一个关于司法程序的重要问题无疑搞清楚了,可是男教师却被这笔如同滚雪球般突如其来的12万元堂费及律师费弄胡涂了,也给害惨了。

  原来,调解法官由始至终都没有发出庭令的司法权限和权力。然而,问题是,即使是在司法界也一直普遍存在着调解法官有权发出庭令的误解。一些律师告诉我,他们确实对高庭法官指出调解法官无权发出庭令,感到惊讶。

  律师阿莫勒就指出,法庭纠纷调解(Court Dispute Resolution)的制度已经实行了很多年,律师向来也都以为初步解决纠纷中心的裁决是有法律约束力的。如此看来,这些年来,大家都不知不觉地奉行没有约束力的裁决。

  在本案中,单是女司机上诉高庭的堂费已达4万5000元。可是,为什么这个把司法程序给弄清楚的沉重“包袱”,最后却要由月入只有1800元,且无意让案件闹上高庭的可怜男教师去扛呢?

  职总英康刚好同是男教师和女司机所投保的保险公司。不过,男教师因为不同意保险公司及独立调查员的调查结果,而选择自聘律师向女司机索偿,结果跟职总英康正面对上了。

  可是,一言以蔽之,女司机的律师后来上诉高庭所争辩的,不外是司法程序的问题,而不是车祸谁是谁非的问题。如此说来,高庭后来的裁决也算为保险公司理出头绪,搞清楚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赖秀珠法官今年4月间发表判词,厘清司法界对调解法官具有发出庭令的司法权力(judicial powers)的误解。

  她指出,在法庭纠纷调解中达成的调解结果,并不属于法庭程序(court proceedings)的一部分。它只是表示法庭能够指示纠纷双方在案件开审前尝试和解。

  可是,现有的一贯做法(practice)却造成调解法官在调解会议中,发出许多庭令及协议判决(即纠纷双方同意,继而由法官记录的判决)。就连本地法律专著的作者也误解调解法官有权这么做,而在著述中提到这项做法。

  她认为,司法权限及权力其实只赋予法庭而不是法官;进行调解会议的e@dr中心并不是法庭,也就没有判案的权限及权力。因此,纠纷双方所谈妥的和解条件,应该进一步由法庭来确认。

  受访律师披露,继高庭的这份判词之后,初庭就发布了指示,要纠纷双方把在调解会议中达成的协议,交由法庭确认。

  卢平池律师说,司法程序搞清楚了,未来其他案件的纠纷双方,因此不必担心同样的情况会在他们身上重演。

  只为一场小车祸的索偿而陷入大困境,如今看来,男教师显然是“失策”了。

  为同样司法程序问题闹上高庭,以致造成高昂费用的情况不会重演;男教师的案件也为未来车祸索偿及其他案件的调解,间接作出了“贡献”。

职总英康可否考虑承担堂费?

  这里暂且不论男教师自己的律师索取8万元律师费是否过高的问题,单是4万5000元的高庭堂费,也绝对不是一笔小数目,无论是要涉及纠纷的男教师或女司机去承担,都是不太合理的。

  然而,男教师是否有望脱离困境?我认为,既然指示女司机的代表律师上诉高庭的是职总英康,那么财力雄厚的职总英康是否可以考虑承担堂费,而不要坚持向势单力薄的男教师追讨呢?

  男教师的妻子目前身怀六甲,孩子即将出世。可是,夫妇两人如今却无法像一般父母可以愉悦地迎接新生命的到来,反而陷入一片愁云惨雾之中。

  毕竟,男教师也是英康保户。基于各种特殊情况,职总英康若能破例对他手下留情,相信也会得到大众赞许。



大马华人网站

李莫愁 13/09/2007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