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95页
02览:212 早报新闻:杨、吕、蔡异口同声表示“毫无收入”无力还债 作者:段延庆
主题:早报新闻:杨、吕、蔡异口同声表示“毫无收入”无力还债
作者:段延庆 4:38pm 07/07/2007

杨坤达 吕世山 蔡丽云 财务清单曝光
异口同声表示“毫无收入”无力还债


● 傅丽云
  三名NKF前董事杨坤达、吕世山和蔡丽云被判入穷籍后,上月按照规定向破产与公共信托局提呈财务清单(Statement of Affairs),列明目前的财务状况。

  记者整理出他们的清单后,发觉它们都有几个共同点:银行户头所剩无几、最近变卖房地产,因为NKF诉讼而欠下大笔债务。

  其中最令人惊讶的是,这3名曾是银行高级职员或公司董事,而且居住私人住宅的人,存款无几,杨坤达只有247元,在另一个户头还出现142元赤字;吕世山的两个储蓄银行户头也只有千多元存款,而蔡丽云的两个银行户头总存款只有59元,叫人难以置信。

  他们在财务清单中列出他们是在最近几个月售卖房地产,但扣七扣八后,利润不多。杨坤达在今年3月5日到8日的短短8天里,以总额453万元卖掉明古连大楼和四季园公寓,但实际上只获得170万元。只是这些房地产属于婚姻资产,而他又把属于自己的那一份转给了妻子或女儿。

  杨坤达还拥有寿星大厦公寓,他在集体出售情况下以300万元卖出,但还未向银行确定他所应得的实额。此外,他声称以9万余新元买下的峇淡岛公寓,目前实值只有2万8000元。

  吕世山则声称,他在惹兰格列惹的半独立式双层洋房,4月29日以173万元卖出,但尚欠银行15万余元。

  蔡丽云虽也在惹兰西那宾丹有一栋双层楼排屋,但只有一半权益。排屋的买价110万元,还欠107万余元。她也在2004年以45万元卖掉执行共管公寓,所得的29万余元却须归入公积金户头。

  他们都因为接二连三的NKF官司欠下大笔债务,但吕世山以妻子拥有洋房一半权益而声称欠妻子865万元。

  杨坤达(66岁)、吕世山(60岁)和蔡丽云(37岁)是在今年5月16日被判入穷籍,过后按“破产者被判入穷籍21天内须提呈财务清单”规定,在上月12日期限前提呈财务清单,列明他们的财务状况和还债能力

  杨坤达是在香港的律师事务所宣誓,并立下财务清单。他和吕世山在财务清单中声称多年来参与NKF志愿服务,最终却陷入困境。
  他说,导致他破产的原因是新NKF的诉讼行动,“这18年来,我一心一意地想帮助比我不幸的人,未领半分钱地从事志愿服务,它却使我陷入进退两难局面,并在精神和体力方面完全摧毁我。我活了66年,一生中从没向NKF或任何人拿过一分钱。”

  吕世山也指NKF的索偿外加第三造讼费庞大,他无法偿还。“NKF向执行理事长、两名志愿董事和我展开诉讼,索取1200万元损失。我放弃抗辩,结果须‘负连带责任的’(jointly and severally)承担约1200万元的款项,及NKF200万元至300万元的诉讼费。”

  “而遭我们起诉的四名第三造中,有三人索讨37万8872元的诉讼费。鉴于所索讨的总额(超过1500万元)其大无比,我无力偿还,才于5月16日被判破产。”

  吕世山说,他在2000年初从汇丰银行退休,两个孩子还在念书,他现在没有收入来源。

  有两名年幼孩子的蔡丽云则说:“现阶段我无法作出还债计划。不过,我愿意从2007年6月起,每月偿还100元。”

  5月16日上午,杨坤达和吕世山因为疏于职守罪被初庭判最高罚款5000元或以坐牢10周代替。同天下午,高庭判他们和蔡丽云入穷籍。

  杨坤达被判破产几个小时后,未获得官方受托人准许,在5月17日凌晨时分离开新加坡。五天后(21日),他遵循高庭所发的资产禁制令(Mareva Injunction)要求,在吉隆坡立下披露本地资产的宣誓书,然后寄给高庭。

  他后来从马来西亚转到香港,并在当地通过律师为财务清单宣誓,然后把密封的清单寄到新加坡的破产与公共信托局。

  根据破产法令,杨坤达须把他的资产交给主管破产事务的官方受托人接管,但他没这么做。

  官方受托人就杨坤达擅自离开新加坡和没交出资产这两项罪名,于6月13日向初庭申请通缉令获准。沦为通缉犯的杨坤达,潜逃了约七个星期,三天前(4日)在香港落网,其妻溫梓均(64岁,前译为翁素嬌)也遭警方扣留。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段延庆 07/07/2007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