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92页
04览:120 早报选读:许齐雄—泥菩萨 作者:段延庆
主题:早报选读:许齐雄—泥菩萨
作者:段延庆 8:14pm 27/05/2007

回应: 妖言惑众 作者: 直言 5:20pm 27/05/2007

泥菩萨

●许齐雄

饰演《红楼梦》中的林黛玉的演员最近再一次成为人们茶余饭后谈论的人物。她先是出家修行,然后于不久前往生了。在新闻中看到她的好友在受访时指出:“林妹妹”因为信佛,所以为了保留完整的身体,一直没有做手术。到后来就已经太迟了云云。这段话让我看傻了眼,无论怎么想,总想不通“信佛”和“完整的身体”之间有什么关系?记得还是国大中文系的本科生时上过一些佛学课,授课的教授说佛教教义有所谓的“六波罗蜜”,其中以布施的境界第一。教授还说,布施的最高体现就是能够舍得身体。那时候在脑海中首先浮现的就是释迦牟尼割肉喂鹰的故事。身体,在佛教教义中只不过是一个臭皮囊。所以不知道是“林妹妹”的好友记错了,还是“林妹妹”信了一个孤陋寡闻的我所不知道的佛教?

当然,也许佛教是需要与时并进的。有大德指出我们不应该苛求僧侣的现代生活,例如僧侣在比较舒适的环境下打坐更能够使得他们的心平静下来。我想,这也是有道理的。谁让我们生活在热带地区的钢骨水泥中呢?这里没有高山流水,没有幽深竹林,一般僧侣和在家居士怎么可能几离得开冷气系统呢?我们甚至不能够要求僧侣舍血喂蚊,因为如果居住环境有蚊虫,还是要尽快处理的。那些古时候可以忍受皮肉的苦楚而不忍伤害一蚊一虫的高僧肯定不知道什么叫’“骨痛溢血热症”。又或他们知道了也不会改变初衷,因为他们是高僧。

生活富足的人们其实更需要心灵的净化。所以像我们这样富裕的社会,完全有民间资源足以资助数千万的建筑工程。可是当我们建成一座座金碧辉煌,巍巍壮观一的寺院后,是不是还要在里头宣讲金刚经“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又或者我们应该如何在里面讨论和解释“庄严佛土者,即非庄严,是名庄严”?

这个在我们的世界里被称作“释迦牟尼”的人在涅槃前四处说法,那时候的他不知道是不是经常坐在无比华贵的高座上俯视他的弟子和信众,然后向他们解说他悟道所得的真理呢?一把火烧剩一些骨头、牙齿后的“他”,被人利-用重金铸造成塔高高供起后,不知道该不该高兴呢?尤其是当他想到那些金子可以完成多少社会公益事业时。我们常说“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想想也很有哲理,毕竟《金刚经》又说“若菩萨通达无我法者,如来说名真是菩萨”。菩萨要保的是芸芸众生,本来就不是自己;而芸芸众生却不好好照顾自己,总爱倒回去将菩萨“宝藏化”。我心目中的真菩萨是一块石,一段木,一堆泥。

记得小时候看过一部名为《佛祖》的电影。其中有一幕我至今难忘。话说有一天释迦牟尼来到某处说法,全城的男女老幼都无限欢喜,人们纷纷使用精美昂贵的油灯点亮了他说法的会场。有一个老丐妇也想去听法,可是身无分文的她没有钱买油,当油店老板将她驱赶之际,老丐妇剪下了自己的头发要求换取些许灯油。受到感动的油店老板便将一些油倒进老丐妇的破碗里。说法的当夜,有魔罗外道来捣乱,刮起一阵强风将所有的油灯都吹熄了。众人惊恐无比,但是很快就被释迦牟尼安抚,人们也赫然发现,在不起眼的一个角落,一个破碗里微弱的油灯依然照亮着偌大的场地。释迦牟尼好像是说那是因为老丐妇无比坚强的信念和简单直接的虔诚。

那天在报章上看到一则通知读者一些宗教活动的半版广告,框框的底部规定要参加的信众不应该露背、露肩,穿短裤、短裙云云。这段话又让我看傻了。我原以为他们会说:不管你已经皈依还未皈依,已经发愿还未发愿;无论你衣着光鲜还是弊裤短褐,学富五车还是目不识丁,腰缠万贯还是家徒四壁,年轻貌美还是乱发垢面;只要你有一念之善,就欢迎你进来。山门永远为你而开。

想想,总是不明白飞,像我们这样的读书人,怎么老是如此不合时宜而又惹人讨厌?也许中文世界中的佛教需要多一点原教旨主义?也许五彩缤纷的背后正是末法之相?总之,我用自己的方式预祝大家一卫塞节平安。


(作者为国大中文系助理教授)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段延庆 27/05/2007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