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92页
04览:028 早报选读:吴韦材--新加坡的“忙”与“盲”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选读:吴韦材--新加坡的“忙”与“盲”
作者:费言 10:46am 23/05/2007

回应: 走太快的悲哀 作者: 费言 12:24pm 20/05/2007



● 吴韦材

  回新加坡已有数日,也许一直生活在此的人并不觉得环境有明显变化,但在笔者眼中,数日赶来赶去到处跑,感觉国家不只在外观环境上美化了许多,不少公共场所里的设施也更具有大都市气派,许多新颖甚至颇前卫的建设也纷纷展现。

  这些令人鼓舞的画面,身为新加坡国民,是感到兴奋和乐见的。

  尤其昨晚经过牛车水,被一座高大的华人风格建筑久久吸引。原来,那就是用来供奉舍利子的新盖建筑。仓促间虽无法仔细探访,但从设计上看,它不只规模壮丽,其实其中还有着一份似属东方却已兼容自己另番改良的视觉审美,这发现,还着实让笔者兴奋了好阵子。

  又如去到VivoCity,很明显能感觉到它在宏伟的整体上,其实包容着许多不同的多元风格。精彩的是,这些风格配搭后竟又能构成另番属于自己的特色。这也是难得的。

  在都市环境的审美上,新加坡可说是日渐成熟,自己一番风韵也越来越明显。可是,在这些外在美丽之下,当与人们细细接触后,却觉得人们生活思维其实无甚改变,新加坡那“忙”与“盲”依然如故,只是大家游走在一个更为时尚摩登的背景里罢了。

为了女儿上好点的幼儿园

  为维持更高生活质量而更为忙碌,那没错,但假如这种忙碌就完全霸占人的思维,那么精神上就无暇于开拓更宽广视野。

  然而,更高生活质量该不是只指物质待遇的提升而已,说“钱非万能但没钱就万万不能”也没错,但假如以为物质待遇提升就是活着的一切目的及意义,那新加坡的心灵终究还是空虚惘然然的。

  人人似乎都忙得不可开交,即使周末休息日,笔者几位朋友仍一边用餐一边手机遥控生意。细听人们关注的话题,几乎全是身边牵涉各样计算价值的内容。人们像与时间赛跑,没别的想法,就是多捞点钱,因为钱就是最大的保障。

  一名年纪轻轻、头染金发、只能说蹩脚华语的面摊助手告诉我,他每天凌晨4时到早上8时在面摊工作,白日当快递工人,为的是五岁的女儿上好一点的幼儿园要每月花650元。
  我问他,那些由社区公办的三小时幼儿园有什么不好,他答不上来,却给我一个无奈答案,“我已经不能适合这个社会,我希望我来得及给我孩子能够适合这个社会”。

  听似一句简单无奈,却能给予更深思考。多少人在环境不断提升中其实被抛后了?多少人为拼上这个进步而疲于奔命?多少人就是如此被冲刷下去?

养不出文化内涵

  在高高低低大大小小的整体忙碌中,除了更高生活目标,这国家也能为自己子民提供一些诠释生活奋斗的真正意义和价值观么?

  或然有,那么新加坡的普遍价值观定位又是在哪里?我们国家是如何去正视及照顾人们思维状态这个板块呢?

  请别一再挖掘就因为危机感而一切就是为了“生存”的理由,那样的层次,只能养出“忙”和“盲”的人,却是养不出更高文化内涵来的。  

  好些朋友都说,越来越多新加坡人需要心理治疗,且心理有问题的族群年龄有偏低趋向,其严重性无法忽视。

  当人们“身受的物化”与“精神的空虚”经历长期反差,而纠结成一个已成为惯性的心理死结时,那么,一般人的心智能力或许就只能去到自己给自己最简单的生活解释。

  或许更危险就是,对生活毫无解释。生活,不就是如何拼命让自己及自己家庭不从这个进步速度上脱节而已?仿佛死命追上去,就是唯一可走的路。

  这样的社会,或许也能因为拼命而热闹,或许也能因此看起来摩登精彩,但不一定就心智健康快乐。假如我们要拥有更高一些的、真正属于自己思想评估出来的精神内容,而甚至还想将之称为“我们的精神文化”,那就需要真正找出我们精神的空白在哪里,并抢救它的贫乏。

  社会的凝聚力,假如不是架构在人性一些最可贵的精神素质上,那大家也许只是在一个美丽的城市里各自为自己图存下去罢了。

·作者是旅居北京的本地写作人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23/05/2007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