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92页
编选文章
03览:205 为政之道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为政之道
作者:黑马非马 11:24pm 05/05/2007

为政之道

一个好大的蛋糕,一群人围着它。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有高有低,有全有缺。有的西装笔挺,有的赤膊露足。这些人有的狼吞虎咽、吃相难看;有的慢条斯理、温文尔雅;有的不急不火,怡然自得。有的腾跳雀跃,满身狼藉。只见他们有的拿着筷子,挟起来又掉回去;有的拿着茶匙,一小勺一小勺的品尝;有的拿着刀叉,有的拿着汤匙,却也见着几个孔武有力的,竟然拿着个大铲子,一铲一铲的往自己背后的大袋子里头倒。在这个热闹的时刻,你不妨往这群人的脚下一望,嘿,却见到几个人在地面上爬来爬去,专拣取人家从嘴延上掉下来的蛋糕皮屑尽往口里就塞。啊,你还可以看到有一些人,空着手围绕着人群转圈子,就是找不到缝隙钻进去。

无论是什么国家、什么社会?无论是什么制度、什么民族?无论是腰缠万贯的富人、高雅的贵族,无论是为五斗米折腰的平常人,或甚至低贱的下人,其实都能够和上面的描述的人群的其中一位对号入座。不管你的理想有多么美好,不管你的志气有多么高尚,为了延续生命,你都得参与世俗的生活,吃饭的问题就成为生存的第一道关口。

就拿围着大蛋糕旁边的人群这些比喻做个例子,稍微有点儿良心的人,首先关注的就是那一些找不到缝隙钻进去吃蛋糕的人,还有那些趴在地上捡蛋糕皮屑的小可怜虫。然而诡异的是,新加坡的一流政府,却因噎废食,为了顽固的意识形态而矫揉做作。说什么没有白吃的午餐,就让空着手的人饿坏肚子。

是的,就业奖励金难能可贵,它能够补足没有最低工资的缺陷,却能够尽量剥削外地的劳工。说真的,我从来都不会因这点儿闹意见,毕竟新加坡是个小国,不是救世主。而其实我最担心的,还是那群罔顾还有吃不到蛋糕的人,尤其是拿着个大铲子,吃饱了蛋糕撑着肚子还往大袋子尽量装的人。内阁大幅度加薪就是个噩兆,这代表了从此以后道德将与人性脱钩,谁的铲子够大,谁的蛋糕也就更多,谁的蛋糕袋子装得愈多,才是最本事。这时候,蛋糕已不是吃不吃的问题。然而问题是,他们却完全没有考虑到,吃不到蛋糕的人,面对着的却是一条绝路。

我们常说事有轻重缓急之分。作为一流良政,自己既然敢这么夸口,那么总得想办法做到实至名归才是。我们可以谅解,内阁加薪确实挺重要的。因为国家在缺乏人才的时候,重赏必有勇夫,也只有这样子才能够引诱一些有才无德的能人进来为政府做事。说真的,其实一个国家有时候却也像一个活生生的躯体。想想看个人也不禁毛骨悚然,如果没有一个好好的大脑来做决策确实让人感觉忧虑。

只不过这么一来,脑子自己感觉到很重要、极之重要的时候,对于身体其余部件,是否又在演绎童话般的寓言故事?这却是良政所忽略的。到时眼睛、鼻子、嘴巴、耳朵、手脚、心肝五脏各个都要闹革命来显示自己的重要性的时候,是不是就将成为国家不能承受的难堪?比如说,作为大脑的内阁很重要,加薪了吧,没错。那么,明天后天整个新加坡的教师也走出来呐喊呛声,要求加薪,国家不能不给吧?因为教师也挺重要,他们身负教育着国家未来的主人翁的大任。

其实,又有哪个躯体的任何部件不重要呢?对于身体瘫痪的诺贝尔奖金得主霍金来说,我甚至敢于相信,如果有机会用他的那一个神奇的大脑换取作为普通人的机会,他是会毫无犹豫的交换。这一点,或许能够给与走火入魔的新加坡一流政府一句响钟。内阁就算是网罗了最好的人才,如果却有着一个有缺陷的躯体,那么这还是美中不足的。

新加坡人民本来可以是相当幸运的。小国寡民,却拥有庞大的资产,就像有些国际舆论所说,新加坡政府其实只要拿出很微小的资金,比如储备金的部分利息吧,就能够照顾那一些没有饭吃的人。昨天,当我在银行见到一个个生龙活虎般的人兑现增长配套现金的时候,我没有感觉到这是政府的恩泽,我只感到滑稽,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崎型精神?人家说,好铁要用在刀口上,增长配套,其中有多少钱是跑进了多多和万字票的投注站呢?

新加坡执政者的当务之急,并不是内阁加薪,也不是像职总秘书长林瑞生透露的“2000+”计划。协助一批工友提升月入至2000元,像这样无可稽考的文字与数目字游戏,到底有什么意义呢?因为无论如何,终究会有一批工友处在2000元收入的阶层。为什么林瑞生就不能够针对重点,提高工人的最低收入呢?

或许林瑞生认为有就业奖励金就足够了。那么好吧,我们也可接受政府的好意,为一部分能够吃上蛋糕的人换上更大的汤匙,还是值得赞赏的。不过,针对一些社会上的不幸事件,比如此起彼落,为什么还是那么多人被逼得跳楼跳铁轨?尤其是在陈如川的事件之后,所有的报纸就噤若寒蝉,忘记了什么是公正、真实报道的本分?难道说新加坡这小红点竟然太大了,让记者老爷们鞭长莫及、因此报道不来呢?

是的,有很多课题是敏感的魔盒,尤其是新加坡的区域局势。然而民生课题却绝对不是、也不是应该被隐瞒的课题。当局为了安抚人心,操纵新闻的结果,让人们更感觉狐疑而加重了对生活的焦虑。而更甚的,却是社会的缺陷与纰漏也失去了被正视和矫正的机会,这才是让人感觉可惜的。政府一路来自视甚高,然而,或许当局更得明白,有几个新加坡人认为新加坡政府一流,这才是主要的关键。本来,新加坡政府是有好多的很好的条件和机会,比如不在就业奖励金上画蛇添足;比如宗教和民族的课题之外,放宽一切新闻限制;比如平等和平的表达政治主张的适当自由;比如善良的人,永远也不会感到无助。比如失业的人,都可以要求预支一些公积金度过难关,并且在就业后补回去。而且,对于失业的人,其实每个选区都可以组织一些为帮助失业人士的失业工厂。这些工厂可以承包一些轻微的工作,凡失业的人都可以来这里工作暂度时日。当然,他们也领取微薄的薪水勉强糊口,直到他们找到理想的工作为止。

这样的话,像这样的政府,要支取多少的薪水,相信人民都能够心服口服。春秋时候的四君子之一,孟尝君的门客冯谖烧券市义,想那些欠钱的人,必在少数,却赢得了薛地万民对孟尝君的敬仰,那真是何乐不为了。比如如今的新加坡,真正陷入绝境的人民无论如何都不会超过5%,自诩为良政的当局,为何没有想到,其实只要给与这少数弱势群体多少照顾,肯定就能够赢取大部分人民的心。

人家说锦上添花,未若雪中送炭,就是这个道理。毕竟雪中送炭让人铭感五中,也让旁观者感同身受,这才是最大的利益效果。而且,雪中送炭过后,所有的锦上添花也就理所当然而两全其美了。



大马华人网站

黑马非马 05/05/2007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