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92页
01览:241 早报选读:陈迎竹--盛世城邦 不该苍白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选读:陈迎竹--盛世城邦 不该苍白
作者:费言 11:22am 30/04/2007



● 陈迎竹

  近些年来,“国家治理”(state-governance)和“建构国家体制”(state-building)在西方社会渐成显学,一方面因为冷战之后,许多新兴国家出现建制不彰、治理能力匮乏的现象,另一方面也因为全球化和新兴市场的兴起加剧了国家之间经济的竞争,在这方面,成熟国家反过来面对经济增长减缓、失业率和贫富差距扩大等问题,治理能力也就成了能否脱困的要素。

  政府最近经过一年多在世界各地的考察和研究后,提出“寰宇·新加坡”的愿景,要在与世界更紧密联系的更大框架下,“给新加坡带来充满希望、机遇和更光明的前途”。这不是新加坡第一次提出宏观愿景,过去许多的愿景有成功也有差强人意,无论如何,它说明执政者具有稳健的掌控能力以及积极的治理意图,加上策略选择的正确。新加坡在过去四十几年得以高度城市化、商贸发展达到一定的水平,人均所得高于邻近国家,这是重要的内因。新加坡的发展也不能忽视众多外因:地理位置、在冷战中靠紧西方阵营,开放市场有利开展与自由世界的经贸关系,这也是四小龙同期并起的原因。

  在开国领袖的持续督导下,至今我们的建设与发展,在相当程度上受到国际社会的肯定,细加审视,这种肯定其实所突出的是建基于政府权力的行使和管治效率方面。但是,从历史角度来看,一个体制的成败,往往需要三代人以上的时间才能比较准确地判断,但在这期间,这个体制如果能不断结合来自社会不同阶层的更新和更多元的思维,不断发展,必有助于改善体质,延年益寿。

  寰宇新加坡所要突出的是以诚信、新知、联系和生活四大主题为强项,定位一个未来的新加坡,所提的愿景绚丽多彩,但是它也一如既往的由官方单向主导设定议程之后包装推出。其中所透露的体制化思维,至少有数点值得加以提醒:

  一、人民对国家大政方针的参与和涉及程度大概是民主国家最低的,几近被边缘化,这很不利于对“落脚新加坡”的想法产生认同;

  二、参与制定计划的数百人完全来自公共部门,虽然新加坡民间社会一向弱势而低调,但在未来的落实上,要让新加坡与寰宇有机连接的最佳中介,应该还是民间,理由多而浅显,何以视而不见?

  三、四大强项包含的重点都离不开经济,“求生意志”何其浓烈。

  新加坡社会在未来数十年以至更长久的时间能不能更茁壮成熟,很大程度端视人民素质与其中所产生的文化特质。东南亚由于地理位置的关系,数百年来历经繁华的城邦接二连三,西班牙人将菲律宾作为东方与美洲贸易的枢纽,马尼拉地区曾是东南亚富贵的集中地,在东西洋之间,财货流转不断,造就一群群庄园地主世家,至今仍宰制菲律宾的政经命运;马六甲、西贡乃至仰光、亚齐,莫不如此。当然此一时彼一时,时空不能相比,但可以相比而问的是,这些曾享尽荣华富贵的地方,今天在人类记忆中留下什么?曾经华丽堂皇的城邦,何以在后来晃如一片苍白?犹太失其城邦两千年而能存续是为什么?

  向伦敦、巴黎、纽约学习是对的,但要清楚的是它们不只是成功的城市,更是伟大的城市。城市如果只能成功于财货器物,则难免萧条时的伧俗失态;城市只有伟大,才能肯定没落后的典雅雍容。所以,伦敦何以伟大?因为从亚当斯密到马克思,都能在那里完成旷世巨著;巴黎何以伟大?因为从最积极的法兰西语文维护者到死于爱之病的同性恋思想家阿宏(Jean-Paul Aron)都能免予严苛的社会眼光和对待。这些城市都为人类整体文化增添了更多更绚丽的价值资产,世人对它们的喜爱和向往,是不因它的经济效益不佳而背弃的。

  从实用主义角度来看,经济是政治的根本,但是经济的发展从来不排斥文化与民间社会的空间,甚至如果顺其自然发展,理应有强化的作用。如果一个文化根底浅薄却富裕的社会,没有在两三代人的时间发展出相对成熟而丰富的民间社会与文化活力,只能说这个社会的发展方向是出了偏差的。

  如果未来三五十年的方向还是让人民以坐着听讲为主,则色彩饱和的构想图,能充满真诚的喜悦和投入感吗?

  一个社会的价值是什么?满足人民的温饱不是吗?免于恐惧的自由不是吗?对作家艺术家的尊重不是吗?像伏尔泰那样“虽不同意你的话,却拼死维护你说话的权利”不是吗?经济发展之外的政治,才是使政治人物蜕变为大政治家的最大考验啊!

·作者是《联合早报》新闻编辑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30/04/2007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