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92页
02览:356 早报选读:吴大地—也读《老鼠爱大米》 作者:段延庆
主题:早报选读:吴大地—也读《老鼠爱大米》
作者:段延庆 10:56am 30/04/2007

回应: 早报选读:成汉通—细读《老鼠爱大米》 作者: 段延庆 10:57am 26/04/2007

也读《老鼠爱大米》

● 吴大地

  我不认识彭飞,也没有读过他的文章。直到4月26日,在《交流》版读了国会议员成汉通《细读老鼠爱大米》一文,才去把彭飞的“肇事”文章找来看,因为我也十分关心部长加薪这个议题。

  读后的感觉是,这篇文章的内容以及所谈到的一些现象,与新加坡的政治现实,扯不上关系。

  我国政府清廉高效,已是国际共识。一个政府成为世界市场的品牌,确实罕见。如果说彭飞文中那只腐败贪婪的小老鼠,是在影射我国部长政要,实在是焦距错位。

  再说,一只无德或无能的老鼠,想要挤进我国的中央“粮仓”,谈何容易。类似我国的任人唯贤制度,在国际上也非绝无仅有,而贪污无能的老鼠,在很多国家却到处都是。这制度在我国行之有40年,成绩有目共睹,出错的例子屈指可数,主要的原因是甄选严格,监察敏锐,这类鼠辈,必然会被挡在粮仓门外。

  彭飞认为李斯的政治构思“焚书坑儒”是一种愚民政策,那就更与我国不遗余力的提高国民教育素质的做法,刚好相反。

  如果说他讽剌的是我国的“精英主义”,那就更加离谱了。我国的精英主义只不过是选贤与能,力求把最合适的人选放在最适当的位置上,实践的是管理学上的常识。政府求才若渴,只担心可供挑选的精英太少,所以想方设法尽力播种栽培。每一代的新秀,多是从社会各界中,筛选出来。如果说我国政府把人民当成无知无识,进而愚而弄之,这样的话语,必定是出自一只瞎老鼠之口。

  最后,彭飞故事中的老鼠因为吃尽大米,困在空桶中饿死。自独立以来,我国的国库从无到有,从第三世界跻身世界富国之列,其速度之快,己被政治经济学者视为奇迹,这样的善于创造财富放眼未来的政府,与那只只会吃不会做最后粮尽而死的笨老鼠的意象,相距何止万里。

  如果作者真的有意“借古讽今”,暗喻部长加薪一事,那么他所说的与事实的距离实在太远了,别说是暗喻,就算是明言,听起来也有点像天方夜谭。

  就文章本身而论,《老鼠爱大米》是一篇难得的好文章。将来遇到彭飞的作品,一定不会错过。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段延庆 30/04/2007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