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92页
编选文章
05览:142 从于丹旋风谈起……(二) 作者:段延庆
主题:从于丹旋风谈起……(二)
作者:段延庆 5:49pm 28/04/2007

回应: 从于丹旋风谈起…… 作者: 段延庆 6:52pm 19/04/2007

  从于丹旋风谈起……(二)


    实儒道是很容易和佛教会通的,因为在翻译佛经的时候,那些僧人都自觉或不自觉地借助于很多儒道的术语和概念,以便译出佛经的内容,实际上他们已经做了第一次的会通。这些理论或者说信仰所产生的时期、地域都很接近,原本就有很多共通的东西。加上儒道和佛教基本上是无神论,对于神鬼之说,不置可否。不像欧陆的天启宗教(犹太、基督、伊斯兰)相信“真神唯一”,就有些基本上的冲突,困难度相对的高。

    如佛教的二谛观,把佛说的当成真谛,其余一切皆俗谛,如何圆融呢?就是靠“中道”,综合真俗二谛而统一地看待一切诸法,就能由俗入真。和儒家的中庸完全一致,《中庸》说:“诚者,不勉而中,不思而得,从容中道,圣人也。”至于道家的“清静、无为、互相转化”跟佛家的“空、无、因果”也很合拍。

    严宗的“四法界说”也有很大的包容性,宗密:“统惟一真法界,谓总该万,既是一心。然心融万有,便成四法界:一、事法界,二、理法界,三、理事无碍法界,四、事事无碍法界。”所谓理事无碍法界,是指理和事的对立统一,圆通无碍关系;事和理都须臾不得离开,好像水不在波外,而波也离不开水一样。

    然这里所举的是高明的诠释者,具学术、含哲理的学说,不是牵强附会的“心灵鸡汤”。近代还有不少,好像刘笑敢就把庄子和沙特的存在主义联系起来研究,吴汝鈞拿佛教经典和法国现象学作比较。还有电影《Matrix》里面,把鲍德里亚的仿真(simulation)和虚像(simulacra)的学说拍成一部可以用佛理阐释的影片;它说将来由电脑控制的虚拟世界,人的真身都是养在营养液里,而能量的来源就是人脑里面那一点虚幻的能力(天台宗的“一念三千”),由全部人的“业力”共同来组成一个虚拟世界;然而仿真却比真实还真,在虚拟世界里的人遇到不测,“真身”也还是会死亡的……

    谓“道生一,一生二”,有了高明的诠释者来造福人群,也就必然会产生卑劣的伪理论家来惑世盗名。这些人不学无术,对理论涉猎不深,靠得是三寸如簧之舌,满足一般人看热闹的心态。汉·徐澣《中论·考伪》:“于是惑世盗名之徒,因夫民之离圣教日久也,生邪端,造异术,假先王之遗训以缘饰之。”——对“伪”有一番考究,这些人的生存靠得是几个方面的条件:
1、所接触的民众知识水平低,依赖性强,或者某方面的认识特别低。
2、本身能说会道,是个天生的演说家,才能够“生邪端,造异术”。
3、一定要依附一个经典,才能够服众,制造正面形象,借此踏出他的第一步。

    些人依附某个经典,装扮成那个经典的代言人,起初说是代“教主”宣法,最后就成了新教主。他们努力在经典中找出对自己有利的论点,如《维摩经》说:“佛以一音演说法,众生随类各得解”,本来是赞颂佛的说法,却变成赞颂他自己的诠释;像陈瑞献的几个字“寓言”,却要何乃健的上千字说明,就有这类傲慢的意函。

    别人批评他没有料、曲解经典的时候,他又搬出《法华经·药草喻品》:“佛平等说,如一味雨,随众生性,所受不同。”——是你们自己太差劲儿,才会听出其他的含义。

    于这些人的容忍,有时还来自一种“息事宁人”的世俗看法,怕得是同一个阵营里面的人先乱了起来。就好像本地的华文教育越改越凉,就出现一些博出位的华文老师,先来一个看金庸武侠小说,不行了;再来读影视八卦新闻,还不行?干脆写华文博客,也不行;最后说索性放下课本,去放风筝也能学华文。无视华文教育败坏的源头,去舍本逐末,等于是“生邪端,造异术”,对华文教育的残害多过建设,可是这些人的“热忱”却还是受到大多数人的肯定;他们用一种柔性的方法,扼杀了民主和辩论。

    映在佛家上,他们也有这种所谓“六和敬”的冬烘信条:
一、身和同住,是身体的和平共处;
二、口和无诤,是言语的不起争论;
三、意和同悦,是心意的共同欣悦;
四、戒和同修,是戒律的共同遵守;
五、见和同解,是见解的完全一致;
六、利和同均,是利益的一体均沾。

    当然有一千个理由往好的方面去想,然而当“信条”上升成“戒律”的时候,等于大家都成了谁也不得罪的好好先生了。

    经常觉得“六和敬”跟佛在《遗教经》所说的“四依法”是抵触的:

  1. 依法不依人,即要依正法之轨则,不可依人之所说;
  2. 依了义经不依不了义经,三藏中有了义经,也有不了义经,明示中道实相之义者为了义经,反之即是不了义经,行者要依了义经,不可依不了义经;
  3. 依义不依语,佛法的实义如明月,一切的言语如标月之指,我们不可见指不见月,要因指而见月,亦即由言语而开悟实相之理;
  4. 依智不依识,智是与法性契合的智,识是妄想所生的迷惑,行者要依真智,不可依妄识,才能返璞归真,超凡入圣。

    以一个伪理论家能够立足,当然是本身有两把刷子,然而很大程度上,需要一个温度适中的温床。像李洪志的《法轮功》,要在今天的中国有这么大批的追随者,应该也是相当困难的,因为民智已经提高了嘛。在九零年代那个时候,要在台湾或新加坡拥有同样的影响力也很难,毕竟这里不像中国那样封闭;当时维多利亚街的中华书局就有出售李教主的专著,我就不曾看人买过。所以民智低、封闭、不民主的社会恰恰就是他们得以蓬勃发展的温床。(待续)


Firefox 2  


本文修改于: 5:55pm 28/04/2007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段延庆 28/04/2007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