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92页
02览:329 早报选读:韩山元—叛逆 作者:段延庆
主题:早报选读:韩山元—叛逆
作者:段延庆 1:19pm 27/04/2007

叛逆

● 韩山元

  如果单纯从语义上看,“叛逆”是带点贬义的词,意思跟背叛差不多。但我们做研究,对具体情况应具体分析,对于叛逆不能笼统地说它是好还是不好,正如人家问:下雨好不好,不宜马上问答好或者不好。如果已经下了好几天豪雨,还闹水灾,能说下雨很好,最好继续下吗?但是如果久旱不雨,蓄水池快要干涸,你能说下雨不好吗?看待叛逆也一样。

  5月下旬将来新加坡发表演讲的中国文化名人洪晃就是个叛逆者,她对叛逆做了这样的分析:“叛逆有各种程度,国外的叛逆有些是灵魂深处的叛逆,他是从思想上头,对上一代所有东西的否认。”我对洪晃这番话的理解是:各种程度的叛逆其实就是不同层次的叛逆。

  五四运动的几位健将,哪一个不叛逆?孙中山小时候就是个叛逆少年,长大之后更加叛逆。西欧18世纪的启蒙运动思想家,伏尔泰、孟德斯鸠、狄德罗、卢梭,哪一个不是他们那个时代的叛逆者?人类社会之所以能不断前进,文化与科学之所以能不断向前发展,正是因为有一些先知先觉者敢于叛逆。

  伏尔泰、孟德斯鸠、狄德罗、卢梭、鲁迅、孙中山等思想家、政治家是高层次的叛逆者,他们却不是盲目的反叛传统。鲁迅、孙中山这两位伟人在母亲眼里是孝子,鲁迅更是保留了尊师重道的美德,他对日本老师藤野先生与国学大师章太炎先生的敬重,就是很好的例证。

  当代中国的高层次叛逆者,有一个人我们不应该遗忘,他就是只活了45岁的作家王小波。今年4月11日是他逝世的10周年。他有句名言:“对于一个知识分子来说,成为思维的精英,比成为道德的精英更为重要。”像王小波这样的有叛逆精神的知识分子,头脑很清醒,不随波逐流。当中国有些人陶醉在自己制造的民族主义新狂潮时,王小波却写了《警惕狭隘民族主义的蛊惑宣传》(此文收在《沉默的大多数》一书中),给一些人泼冷水,至于这些人会不会因此而头脑清醒一点,那又另当别论。

  低层次的叛逆对于人类的进步没多大帮助,有可能反而是开历史倒车。像吸毒、乱搞男女关系,这种行为也被人视为叛逆,颠覆传统,你欣赏这样的叛逆吗?所以,不是一切叛逆都是好的,都值得歌颂和肯定。

  很少自己年轻时叛逆的人,希望自己的孩子叛逆,原因有可能是他“觉今是而昨非”,自己已经上岸洗手了,不希望有人叛逆来损害他的既得利益。但也可能是他作为叛逆的过来人,知道当一个叛逆者(特别是政治与思想的叛逆者)是要付出代价的,那代价也许是失业、失学、贫困,更严重的是坐牢,甚至丢掉性命。他们基于父母爱儿女的天性,不愿自己的孩子冒那么大的风险。

  有些人是自己根本不想叛逆,但是同情别人叛逆,他们可以在自己认为安全的前提下,给予叛逆者一点支持。巴金名著《家》里头的大哥高觉新就是这样的人,他的弟弟觉慧是个形象突出的叛逆者。

  还有些人想叛逆,但又不愿承担叛逆的后果,那怎么办?鼓励别人叛逆,自己当观众。你说他没有勇气?不,鼓励别人要有勇气,这点勇气他还是有的。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段延庆 27/04/2007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