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92页
03览:365 早报选读:成汉通—细读《老鼠爱大米》 作者:段延庆
主题:早报选读:成汉通—细读《老鼠爱大米》
作者:段延庆 10:57am 26/04/2007

回应: 早报选读:彭飞—老鼠爱大米 作者: 段延庆 2:00pm 24/04/2007

细读《老鼠爱大米》

● 成汉通

  看到彭飞在“四方八面”的《老鼠爱大米》(早报4月24日),使我想起去年在选区的一个场合,也听到这首中国的网络歌曲。那是个星期天的早上,我们在区内展开灭鼠运动,台上的童星唱完这首歌后说,老鼠虽然爱大米,我们却不爱老鼠,所以我们在这里展开灭鼠运动。

  细读《老鼠爱大米》,彭飞由大米讲到李斯,又从李斯的老鼠哲学提到李斯的推理,即一个人能平步青云,很大层面并非决定于天资禀赋,而是在于他所选择的位置。做人得把握时机,眼光要远大,不能一辈子窝在地方“小厕”吃屎,务必不惜一切代价挤进中央“粮仓”,无所顾虑地享尽公共资源——“大米”。

  一些新加坡人向我反映,彭飞的文章似乎是针对部长加薪这个课题。他们得到这个印象,是因为这是目前举国上下热烈讨论的话题。彭飞是本地作家,文章刊登在《联合早报》,自然引起人们的联想。他是不是有感而发?如果是的话,那就不妙了。部长加薪是个重大课题,我们在国会里辩论了三天,三十多名议员发表了他们的看法,大家就事论事,有话直说。许多新加坡人也借诸报端,慷慨直言。借古喻今,是中国古代文人骚客针砭时政的护身法,但是在今天的新加坡,这种做法无助于达成共识,解决问题。况且以“老鼠爱大米”来暗喻部长加薪,未免有欠公平客观。如果说新加坡政府是“无所顾虑地享尽公共资源”的贪婪的老鼠,那不是比当年的菲律宾马可斯政府还要糟?

  彭飞在文中提到李斯和韩非。李斯原是楚国人,在楚国当守粮仓的文书。他拜师学治国之道,学成后认为“楚国不足事,而六国皆弱”,只有秦国具备统一天下的条件,于是他到秦国施展才华,这是两千多年前的人才外流版本。我们在中学时念中华文选,也读到李斯的《谏逐客书》,文中的“泰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至今耳熟能详。

  韩非原是韩国人,在当时的战国七雄中,韩国最弱,又和强邻秦国接壤。他看到内忧外患,接二连三上书韩王,认为韩王“所养非所用,所用非所养”,韩王看不起韩非,不认为他有真才实学。而韩非的一系列著作流传到秦国后,秦王十分欣赏韩非,担心韩非如果受韩王重用,秦国将有无尽的隐患。秦王后来是以武力威胁,才迫使韩非到秦国效力。这是两千多年前的争夺人才版本。

  从这两个版本,可见人才之争和人才外流,是千百年来都在演进的事件,所谓自古已然,于今尤烈。

  我们面对环球竞争激烈的现实局面,除了打造新加坡,成为环球都会,机遇处处;也想方设法,高薪抢贤。对于这个课题的探讨,不会就此结束。最主要的关键,是要从现在看到未来的挑战,看到环球的竞争。

  彭飞表示,今后偶尔仍会哼哼《老鼠爱大米》,为葬身米堆的鼠类哀悼。就不知道他所指的米堆和鼠类,是有所指?还是无所指?

  ·作者是杨厝港区国会议员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段延庆 26/04/2007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