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92页
03览:138 早报选读:彭飞—老鼠爱大米 作者:段延庆
主题:早报选读:彭飞—老鼠爱大米
作者:段延庆 2:00pm 24/04/2007

老鼠爱大米-彭飞

● 彭飞

  前年滇藏路上,开车的是纳西族人,手机响个不停,遇上危险弯道腾不出手,铃声可响上三五分钟。初时颇受干扰,一周下来渐渐习惯了铃声旋律,能顺口哼小半节。同车年轻小伙子告知,这是当前红遍全中国的网络歌曲《老鼠爱大米》。

  纳西师傅早已跨越而立之年,性格沉潜,绝不浪漫,情歌恋曲随身,其实另有一番寄托。闲聊时他坦称尚未走过这条路,传言中的困顿艰险并未令他却步,因为这一趟车的丰厚回报,很可能是他今年最丰盛的“大米”。

  细细玩味,“大米”竟有了不同意象。少年郎眼里大米是情爱,辛苦奔波为的尽是两情相悦;壮年人心中,大米则是实实在在的生活物质,不管路有多遥,风雨多大,挣得温饱富足便是无憾人生。

  近日孙立群教授在“百家讲坛”开讲秦相李斯,提到其“老鼠哲学”,居然也同“大米”相关。据司马迁《史记》记载,李斯原是楚国上蔡人,年轻时在地方政府机关担任小公务员。某日如厕,他看到厕所里的老鼠吃着脏东西,每逢有人或狗走来,就受惊逃跑,惶恐终日。其后李斯有机会进入官家粮仓,看到粮仓中的老鼠,住在大屋子里,根本不用担心人或狗惊扰,生活安逸而无忧。两相对照,李斯不禁感叹道:“一个人有出息还是没出息,就如同老鼠一样,是由自己所处的环境决定的。”

  李斯由老鼠际遇推理,一个人能平步青云,很大层面并非决定于天资禀赋,而是在于他所选择的位置。做人得把握时机,眼光要远大,不能一辈子窝在地方“小厕”吃屎,务必不惜一切代价挤进中央“粮仓”,无所顾虑地享尽公共资源――“大米”。

  为了安享大米,这世间的道义公理都轻如鸿毛,李斯奸险地杀害了同窗韩非,只因对方才学胜己,深恐他获秦王赏识而夺去自己的粮仓大位。秦始皇死后,李斯更与赵高密谋杀太子扶苏与大将蒙恬,为的其实仍是要保住手中的大米饭碗。中国历史上首个文化浩劫――焚书坑儒,正出自李斯的政治构思,其背后思维不外当人民都无知无识,大可愚而弄之,手中这碗大米饭即可安稳吃上百年。

  不过,独享大米的后遗症不轻。曾读过一则老鼠寓言:一只老鼠不慎掉进了米桶,米桶里还有大半桶大米,它喜出望外,无忧无虑地过了好长一段时间。一天,老鼠发现米桶已经见底,再抬头一看,不禁大吃一惊,这时桶已经高得跳不出去,更糟的是自己更胖得没有一点弹跳力了。老鼠心慌意乱,张开嘴巴拼命去咬桶底,却徒劳无功。最后这只老鼠在吃完桶里最后一粒大米后,饿死了。

  寓言颇有警世寓意,但坐拥大米粮仓的老鼠几曾意识到会饿死、横死的危机?放眼四望,脑满肠肥,竖着贪婪小红眼睛的鼠辈,在五千年历史回廊上,绵绵不绝,来来去去。

  权倾天下的李斯最后还是不得善终。朝廷里另一头更奸猾、凶残的仓鼠捕杀了李斯,将他腰斩于市,并残酷地夷三族。《史记》记载,李斯临刑前对儿子说:“如今我想做个老百姓,跟你回返上蔡故里驱狗捕兔,过简单平安日子,却再也不可能了。”

  将死之言真情流露,但总在刑刀之下,棺材之前。这世间不爱大米的老鼠太少,满仓大米仍不够而贪得无厌的却比比皆是。今后,偶尔仍会哼哼《老鼠爱大米》,为葬身米堆的鼠类哀悼。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段延庆 24/04/2007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