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90页
编选文章
05览:161 博客选读:Yawning Bread—新加坡政府提倡铜臭 作者:段延庆
主题:博客选读:Yawning Bread—新加坡政府提倡铜臭
作者:段延庆 2:01pm 30/03/2007

新加坡政府提倡铜臭


作者:打哈欠面包 ◎Yawning Bread

    显龙总理上个星期眼眶带泪说他和部长们目前都接受了低薪,根据市场价值,每个部长应该接受220万的年薪,但是目前他们才领取120万的年薪,所以在近期内一定要做出调整。新加坡人多少都有一种被蒙的感觉。李总理提出的理由是根据一份在1994年定出的—与市场挂钩—的方案。无论它是怎么计算出来的,公众都感觉到那个数目已经足以令人“心寒”的数目,要是结果确实如此的话,它已经没有参照的价值了。

    底这个方案出了什么差池?让我试着掰开来研究。

    先,我必须强迫自己——虽然相当恶心——去阅读海峡时报在3月23日关于辩解加薪的4大页专题报道。经过(不)消化之后,我脑海出现4大要点,来交叉讨论这个课题:

  1. 政府机关文职和部长的薪金的合并
  2. MR4的基点
  3. SR9的基点
  4. 自200年后不断增加的基点


【政府机关文职和部长的薪金的合并】
    不明白为何政治职务跟政府文官的薪金要混在一起谈?在大多数国家,它们隶属不同的范畴,并且是分开制定。

    府文官必须跟私人企业界有某种程度的挂钩,话虽如此,职业毕竟是职业,而政治职务是留给那些对权力有热情和企图的人去追求的,它不能节约成一种职业规划去执行,认为部长必须跟私人企业界挂钩本来就是一项错误。

    新加坡,他们似乎把政府当成一个小朝廷,那么部长就必然是官僚制度薪俸的最高点。在这种框框底下,要是部长的薪俸不在所有官僚之上,就会颜面无光,不能保全他们的面子。

    里我们就可以提出一个最基本的质疑:难道部长就要比他们常任秘书拿得多吗?即使在私企,执行总裁也不必然是最高薪者,很多私企的创办人比他们的下属拿更少的薪水。

【MR4 基点】
    个合并的薪金制度里面,有两个基点(Benchmarks)是特别突出的,为了深入探讨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刻苦去搞清这些基点的函数意函:

    高的基点叫做MR4。它代表部长和高级常任秘书的薪俸。那些更高的,比如副总理,得到的是比MR4 基点还高。

    一年,政府都从从6个领域(法律、会计、银行、跨国公司、本地生产商和工程)各选出最高的8人,共48人里,然后依照收入排列,得出平均值。这个平均值是在这个排列里面的第24跟第25位的位置。MR4基点就是根据这个平均值的三分二(计算出来的)。

    里我们要岔开谈一下。很多人已经指出这个模式是充满问题的。因为这个48名高收入者每一年都不尽相同,然而部长和常任秘书却很少改变。也就是说经过若干年后,某个私企的个人已经没有赚那么多钱了(他不可能年年榜上有名),也就意味着这个模式实际上夸大了顶尖专业人士的收入。

    外一个批评是认为,私企的个人高收入被当成一个参照系,实际是他们的总收入,也就是说包括花红种种,可是却被吸纳来成为公共服务的基本薪酬,那么政府还另外发出花红(在2006年是相等于2.2个月的薪金),换句话说,又一项偏私被带进来了。

    个人的发现在于检视所有被筛选的人士。请参照图表

    家想想看:如果说那个第25个高收入(MR4基点)者之上还有24人的收入比他高,但是在新加坡政府里有15位部长,同理也就有15位常任秘书,更不要说高庭的法官以及一些比MR4更高的几个人,这些人加起来最少有40个,不也就是说在公共服务领域,这些收入水平的人比私企界还多。

    什么会这样呢?为什么私企界要为这些不成比例的高收入者背书呢?这样的颠倒已经使到把政客的薪水跟私企挂钩失去任何意义。说到这里,我们回想这个所谓公家机构必须跟私企“同步”的论说,你说任何行业的龙头老大,到底会是价格的跟随者还是制定者?

【SR9 基点】
    外一个基点是SR9(海峡时报,2007年3月23日,第14版),SR9是那些踏入超级等级(Superscale)的门槛。报纸上说:“那些政府文官里面有优异表现者,可以在30岁左右达到这个等级,他们很多是部门里面的主管。”

    SR9是怎么定出来的呢?政府收集私企界15位年龄刚刚好32岁的顶尖收入者,而SR9就是第15位的收入。

    怀疑是否有多过15位SR9级收入32岁公务员在政府部门里面?为了方便估计,我看了教育部和贸工部的组织表,前者里面有17位公务员到达主管水平(但在常任秘书之下),而后者则有10位。那么就是说平均每位部长都带有13位这样手下,那么乘以十五位部长,也就是说有195位这样公务员达到SR9级或更高(但在常任秘书之下)的等级。

    个估计和海峡时报所说相去不远:“现在大概有230位执行官员,在去年,有7人退休、13人辞职和1人调职。”

    然,不是所有的执行官员都32岁,他们有可能是从32到60岁,其间有28年的差距。既然执行官员共有230位,那么每一个年龄都平均有8位。单单拿32岁这个年龄来讲,我们可以看出一个趋势,就是说私企界如果15个人达到SR9级的收入水平,那么公共服务就有至少8人达到这样的水平。这个比例比起MR4还不算离谱,但是32岁者高收入当中,如果是私企界的占2,公共服务占1,也还是值得讨论的。

【自200年后不断增加的基点】
    说要留住人才,薪酬一定要具有竞争性,他说,调整是有必要的,但是根据2007年3月23日海峡时报《政府高官薪酬远远落后私人企业界》是这样讲的:

    “今天(30岁的文官)他们的薪水是跟得上在私企界的同侪,只是,随着年轻专业人士的薪酬的提高,特别是金融业,李先生认为属于这个级别的薪酬很快就会面对‘压力’”。

    虽如此,但是美国的衰退似乎在未来几个月成形,不要把这一切都当成理所当然。实际上,这七年来的SR9基点,正逐渐冷却。

    龄32岁的第15位高收入者,在2000年,这个SR9基点是$363,000 ,在2007年是$361,000,基本上文风不动。以目前来讲,实际薪给是$372,000,也就是比基点高3%。

【第 24 个/ 第 25 人和 MR4 基点的收入】
    以李是在说什么?说什么薪金被撂在后头?实际上他说的是MR4,如果图表我没有看错的话。那个基点已经爬到220万,而部长的薪水才120万。我想,我们该问的问题是:为什么SR9文风不动,而MR4爬升得那么急呢?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一般民众(包括那些SR9级的公私收入者)只是在原地踏步,而那三几个顶尖的精英却把图表冲破?

*****

    希望藉此让你看到这个所谓基点模式的不堪一击。它根本不能有一个让人信服的挂钩基础。更甚的是,它已经太老旧了。其外,跨国的比较也是有必要的。

    乎在所有事物上,新加坡政府都是利用国际标准来炫耀他们的成功,因为这样才能显现出他们不偏不倚的道德高坡,唯独这个部长和高官的薪酬却偏废了这点。

    英国,常任秘书的薪酬是13万至26万英镑(约新币39万至79万),但是我们总理却认为值得220万。我无法在网上找到澳洲常任秘书(他们只称为秘书)的薪酬,但是我找到“高级执行服务第三级”,就是比“秘书”低一级的薪酬是19万澳元至25万澳元(新币23万—30万),由此我们可以大约推算出他们那边相等于“常任秘书”的收入应该在新币30万至40完之间。英国跟澳洲政府的其他薪酬不难由此类推。

    问有谁会认为英国跟澳洲的公务员比新加坡差吗?那为什么别的国家能维持一个有效的公共服务以及一个低贪污率,却领着我们这里一半不到的薪酬呢?


Firefox 2  


本文修改于: 2:03pm 30/03/2007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段延庆 30/03/2007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