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90页
编选文章
03览:354 站着说话不腰疼? 作者:多话
主题:站着说话不腰疼?
作者:多话 02:04am 13/03/2007

回应: 雷锋? 作者: 多话 2:02pm 12/03/2007

站着说话不腰疼?

风凉话人人会说,撑饱了肚皮的人哪能够晓得空着肚子那种摧心断肠的感觉?每一个血淋淋的碎尸背后,肯定有一层层生活的洪炉炼狱把一个好好的人逼得一步步走入地狱的故事。认真说来,我们似乎也得感谢新加坡的媒体报喜不报忧的好处,让多数感情脆弱的人少掉了几许宝贵的同情泪水,这对个人健康是大有裨益的。

地铁轨道上也不知道粘住了几许冤魂?其实,万念俱灰结果奋然从高楼一跃而下的怨鬼,惨烈的程度并不逊于以肉体冲向迎面而来的列车。扪心自问,一个有勇气把自己的生命了结的人,竟然没有勇气面对生活?那么,为何我们不动动脑筋,这里面可有什么吊诡?让人兴起了生不如死的冲动?

自杀有时也真的像传染病一样,因此我们也不好对媒体的冷落有所非议。作为一种事件来讨论,我们不得不提起陈如川。当然,陈如川不是黄好妹,黄好妹也不是陈如川,本来拿来比较是没什么意思的。不过,易身而处,陈如川有黄好妹的环境肯定就死不了;黄好妹如果是处在陈如川的境地,一个大男人,要让身负重病的女人操劳养家,其实500块钱的薪水给女人自己治糖尿病都成问题。一家人不仅平日也三餐不续,两个孩子欠了好几个月的学费,组屋的分期付款、杂费、水费、电费…再加上跑了好几趟社区请求救济都被回绝…

黄好妹不懂可曾想过?如果像陈如川那般走到山穷水尽的绝地,叫天不应、求地不灵的时候,只剩下9块钱,她会做些什么?去‘渔’?‘渔’什么?打抢?偷窃?

好多年前,每逢周末长假,我的二老板总会带着家人上云顶吃风。有时在办公室谈天,他总会善意的提醒我:“有时间也得带老婆孩子去云顶兜兜,两三天下来,不过是千多块罢了。应该的…”每次我都对他苦笑,不敢提起我的薪水,那时候月入也只有800罢了。

在好多第三世界的国家,饿死的、病死的、被糟蹋死的、天灾人祸死的,反正是不应该死的都死了,对我们来说,都只是一件令人难过的新闻而已;而在新加坡,我们的国家,我们如此富裕的国家,我们的一流政府,我们的为慈善演出勤力的打电话的人民,却让不应该死的人死了,是不是一种罪过?

陈如川本来是不用死的,如果国家和社会能够发出些许关怀!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多话 13/03/2007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