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90页
01览:142 早报选读:吴韦材--路边经济学问大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选读:吴韦材--路边经济学问大
作者:费言 11:20am 09/03/2007



● 吴韦材

  中国的两会(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又召开了,能想象将有多少关于国家建设及社会发展的大问题会拿出来讨论。经济、教育、文化、科技,都是大题目,而在这些“大”议案里,有人提到马路边上的摊贩。

  曾在中国大城市住上些时日的人,肯定见过城市管理人员如何在大街上扫荡路边摊贩,摊被拆掉,货被拉掉。遇到摊子是唯一命根的穷贩,也许还会上演跪地磕头,或紧抱住锅锅筐筐死不放手的情形。

  说起来,这种搅起人情与法律之间矛盾的镜头,我们社会50年前也常见。

  取缔路边摊贩,各国城市都有自己的理由。但归纳起来,不外乎:一曰市容不雅,一曰交通受阻。对于卖食小摊,还有卫生理由。

  至于也有人以为小摊贩会造成扰乱经济这点,其实立足点微乎其微,假如一个摆摊的可以摆到买洋房并逃重税,那他早就不必当摊贩了。

  然而,叫人有点啼笑皆非的是。如今各国有许多曾经向马路摊贩说“不”的城市,几乎都不约而同地对这一项“硬性管理体制”开始出现松动迹象。

  在中国,先是乌鲁木齐将小商小贩当成了文化景观“宝贝”,而以国际大都市为目标形象的上海,最近也宣布路边摊贩“解禁”。

街摊反映生活多元面貌

  新加坡倒是“特殊国情”。过了半世纪,大概有人惊觉城市里原来消失了某种怎再也找不回的昔日人气——也大概是到曼谷看过了——所以就想出另一种“既干净又能配合法律”的形式,在特定场所及特定规划下,鼓励一些人“走出来”当“合法摊贩”。

  但这种场景,多数只有在重要节日期间或搞活动期间集体“热呼”一下。而即便是在“热呼”期间,因为社会人文已经过一段“模式化生长期”,这些摊子也欠缺真正的“摊贩本色文化”,场地也许够大,来来去去,吃的用的,买的卖的,皆空洞得很。

  不能看到城市和摊贩之间的化学关系,就永远不能做好它俩之间的微妙平衡。

  那些以为摊贩只纯粹是“街边生意”的人,应该找《清明上河图》来细细研究什么叫生活多元面貌。

  我看法是,真正本色的摊贩不只是“街边生意”,有许多没本钱做大生意却具有独特创意的摊贩,他们也许就能通过一个摊子来展现他的手艺和创想。

  路边摊子直接面对生活群众,互动性非常大,因此它们的存在,其实也是该城市一个更为活泼的、生活的、放松后的面貌反映。

  先进、前卫、现代化、摩登这等等概念,其实与老百姓的俚俗性、活泼性、畅快及自由风格应该是没有冲突的。一个西装革履的人其实也可以带着一个有点不拘束的、幽默的或甚至顽皮的手表。有何矛盾?

  反而是长久性个性死板,其实就是一种心理障碍。人如此,一个城市也是如此。

须经引导使其有序化

  这次中国两会召开,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郑功成就疾呼:“政府不能为了城市的面子工程,就损失可能存在或可能扩大的就业机会。”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沈辛荪对上海“解放摊贩”的做法也表示了肯定。新华社在3月4日还发表评论说,“目前上海街头的无证摊点数量超过5万个,其实每一个摊点的背后都往往维系着一个人甚至一个家庭的生计,仅此一项政策的调整,就能让多少身处社会底层的民众获得生存发展的权利!”

  而我看到的可能性也许更多。
  这或许不是光在解决就业上而已。基于其社会互动性能,路摊其实也可以是个创业门槛。

  除此之外,我国不是也有乐龄人士问题么?其实很多乐龄人士在各方面都累积了许多宝贵文化经验,这些经验,物质的与非物质的皆有。

  假如社会上能有些空间让他们在路摊上自由自在大开拳脚,或许就会自发性地在其适宜形成的区域里,形成一些很独特的路边文化区,也同时让他们宝贵的经验能发挥出来。

  笔者虽不赞同“规范式人文”,但路边摊贩的有序化,也确实是需要城市的管理和引导,也需要城市提供卫生等服务,甚至需要征求马路附近居民的意见。但这些些,都要以“允许路边摊贩自由存在”为前提。

  事实上,也需有恰当的引导和服务,才完全可以实现“马路经济”及其文化的有序和健康发展。

·作者是旅居北京的本地写作人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09/03/2007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