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85页
02览:136 早报选读:庄志嘉--藏富于民 ——全球化浪潮中政府的“扶贫”措施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选读:庄志嘉--藏富于民 ——全球化浪潮中政府的“扶贫”措施
作者:费言 09:38am 04/12/2006

回应: 没有穷人的[重]和贫者愈贫的[轻] 作者: 直言 2:20pm 03/12/2006


● 庄志嘉

  数年羁旅海外,一朝回到新加坡,发现民间发生了一些变化。譬如,人口稠密的组屋区的乞丐和拾荒人数目似乎多了许多:在宏茂桥的小贩中心,短短一顿饭的时间竟然目睹两个拾荒老人前后搜索同一个垃圾桶内的汽水铝罐。两周前早报网编辑黄秀茱写妈妈从李显龙总理手中获得最佳清洁员工奖,但是其工作和生活却无实质改善,更叫人难过。  

  全球化带来了迅速的发展,同时也加剧了贫富的悬殊。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残酷法则使到许多国人非但无法分享到全球化的果实,还深受其害。我想黄秀茱的母亲便是一例。

  

国营事业政联公司 让民众分享成果

  过去十多年来,政府为了应付全球化所带来的冲击与竞争,已经作出了许多经济上的宏观调整和布局,例如鼓励本地银行合并、政联公司大规模向海外拓展业务、国营事业上市,等等。小国如新加坡,能在全球化的大潮中站稳脚步,甚至分一杯羹,政府的大方向和种种相关举措大多数是对的。但是如何让一般的民众受益,政府可以做的还有很多。

  1992年,新加坡电信公司从国营事业(法定机构)转型为挂牌上市的私人企业。政府当时还在新电信上市之前给人民配股,好让民众分享国家的财富。这种做法非常可取。尤其是绩优企业可以通过定期红利的发放使民众受惠。(这与直接向人民派发援助金不同。)可惜继新电信之后,这种模式就没有被重复。或许政府可以考虑在未来其他国营事业——尤其是攸关民生的事业单位——在上市时采纳“新电信”模式。

  长期以来,新加坡人民和行动党政府之间似乎存在着一种契约,即人民牺牲某些政治参与权,换来政府的社会福利。在这个过程中,公积金制度扮演了重要角色。但是随着全球化和大规模市场经济的冲击,过去的模式是否还适用,政府还有没有能力通过公积金来作资源分配,用以“扶贫”,值得检讨。

  近年来为了因应经济衰退,政府削减了雇主的公积金缴交率,现在经济好转,却不见调整。(总理已经斥为“不切实际”。)如果雇主和雇员之间的缴交率平衡不再有,那么公积金制度是不是应该朝“藏富于民”的哲学作些检讨?公积金的用途是不是还可以适度扩大?再大胆的往前一步说,如果不能再担负起提供社会福利的作用,那么公积金制度还有没有存在的必要?

  不久前,总理在国会拒绝了北欧的福利国模式。这也透露了黄秀茱提议的最低工资制度断无可能在新加坡实现。贫穷不能杜绝,但是可以有效控制。政府要向低收入阶层“倾斜”,我们乐观其成,更拭目以待。


末了,又要提一提黄秀茱的母亲。明年,黄妈妈的每一笔支出都要缴出比现在还高的消费税,黄妈妈的生活会因为消费税提高而改善吗?要“扶贫”,或许最好的哲学还是“藏富于民”。这比在选举前发放“增长配套”要高明许多。

  ·作者专职政治与经济分析,曾长时间派驻海外公干。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04/12/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