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84页
02览:190 早报选读:王彼得—50万 作者:段延庆
主题:早报选读:王彼得—50万
作者:段延庆 09:25am 29/10/2006

回应: 8岁小毛头说:穷则变,变则通! 作者: 林珍 12:40pm 28/10/2006

50万

● 王彼得


失业男子,走投无路,那天,地铁轰轰声近,他一跃而下。,、
    
家中妻儿遭遇大变,还反应不过来时,社会上无数双温情的手,一下子就把50万送上。报道说,妻子感谢大家,‘说够了,别再捐,猜想要不是这句话,捐助还会更多。
    
和人讨论,读了文章,50万该怎么看?它代表了什么?我一直在想。
    
有人提到同情心泛滥,如同上一回的黄娜,又来了,我摇头。钱当然可以量化,但施予者有谁会去管最终温情指数冲上哪一个点。慈悲、关爱、恻隐心等等人性本善的东西,该流露时自然流露,就如同天地的花开,旁观者何必去计较多少朵,抑或美过了头?

还有“死得值得”的说法,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听了总有一点不自在。一个女人的丈夫,两个孩子的父亲走了,多少的不舍和痛只有这家子人内心承受。值还是不值,恐怕连孤寡都说不清楚,外人又凭什么掂量?用50万可以买多少包鸡饭吗?

“死得值得”的潜台词,似乎是一种算计,一种用什么代价可换得什么回报的程式?男子如果有能力为自己编写生命脚本,并且有做惊魂一跃的勇气,还会被贫穷击垮,成为这一出悲剧的主角?

给陈家带去慰问和帛金的很多是小市民,一些跟记者说,他们也曾经被贫穷磨过,知道是怎样的一种滋味。一些的日子过得依然不宽裕,只是不至于像陈家,处在最底层有一餐没一餐。

显然,人们捐献是出于不忍,也出于感同身受。我想起自己孩提时代,尽管懵懂,但清楚知道一碗面和一盘鸡饭的差别(比面更便宜的是炒米粉)。对陈家的孩子而言一泡面和鸡饭的差别肯定存在,而且是巨大的。那天父亲口袋里的钱如果稍微多过九元,他应该会让儿子去买三个汉堡而不是鸡饭。我要说的是,社会富裕了,很多人从来就无须去细分“泡面鸡饭汉堡包”的价格差异,但还是有小孩没有这样的运气,而依稀记得这  种差别的“过来人”大有人在。那50万,很多应该是他们掏的钱。

毫无疑问‘,跳轨事件天人同悲,但就这50万,我说,还是应该让我们告慰。想象事情发生了,记者的汇  报是“没什么,一个无业汉跳地铁自杀罢了”,然后隔天读到的是“地铁延误,5000人大叹倒霉”,你不心寒吗?又假设,陈家的惨况被报道,但看不到赠棺 人,听不到任何的叹息声、也没有那50万……  

真如此的话,绝对是不幸中的更大不幸。

                    (作者为《早报星期天》编采主任)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段延庆 29/10/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