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8页
01览:196 早报选读:林琬緋—台湾知识分子失声 作者:李客星
主题:早报选读:林琬緋—台湾知识分子失声
作者:李客星 4:21pm 15/07/2006

回应: 什么是深绿? 作者: 李客星 08:29am 14/07/2006

中国早点之台湾知识分子失声

● 林琬绯

  4月间在台北访问中国六四学运领袖王丹,谈他对台湾民主发展的观察。

  当时他说:“台湾民主一个大问题是,公民社会没有发展起来。政党轮替,第一步当然要靠政治精英去推动,可是政党轮替以后的民主价值巩固,靠的是社会而不是政客。但台湾的知识分子在民主转型中,似乎放弃自己的责任、放弃行动的可能性,无法以长远的战略思考制约政党政治。最终让政治牵制了整个社会走向、控制了全民。”

  他的见解我当时不完全认同,因为台湾作为亚洲民主先锋,理应比其他华人社会更能体现公民社会的蓬勃发展和制衡角色。但王丹的一席话却在之后几个月里急速应验,台湾政局在风起云涌的宪政危机当前,暴露的恰恰是公民力量的缺席,或者更具体说,是知识分子的无力与失声。

  从5月中台开案爆发而揭露扁政权的贪腐失能,原本一场攸关大是大非的道德价值判断,却演变为不问是非只问蓝绿的政党恶斗。混战中,主导的是政党和政客,煽风点火的是电视名嘴和媒体,在是非黑白的辩论中夹杂着过于鲜明的政党色彩和政治权谋,反倒使真理越辩越模糊。

  在政客权谋、价值沦陷、民意迷惘的当儿,理应代表社会良知和道德标准的学界力量,先是近乎完全消声,长达两个月不见哪位知识分子站出来以超脱党派的道德高度说话。迟至罢免表决前一个星期,学界发动第一项连署,却因范围难以突破“亲蓝”、“统派”格局而成不了气候。

  罢免失败后,又有学者开始在中正纪念堂办起“民主夜市”,要使民间倒扁压力“保温”;岂料中途突发奇想号召群众为陈幸妤刚出世的小宝宝命名,以“赵钱孙”、“赵翊潭(贪)”、“赵翊府(腐)”等恶名对一个才两天大的婴儿尽其侮辱。命名大会惹来强烈抨击,也让所谓“民主夜市”的道德和良知面临严重质疑。

  学界运动搞不起来,就更勿论毫无经验的学生运动。台大个别学生发起的静坐持续十几天,口号从“良知八十”到“民国维新运动”,每天来去却只少至3人多不过10人。学生没人敢带头,也无法凝聚共识提出具体诉求,连马英九到现场试探,也从“马主席”变成“马老师”,倒过来得向“草莓族学生”说明“学运”应该怎么搞。

  学运苍白无力,除了正逢期考暑假、时机不利,更因为近十年的政党恶斗蓝绿对立,已将年轻学生的热忱和理想消磨殆尽;在政治人物不分是非黑白、学界教授选择封闭的情况下,年轻学子既无引导也无后盾,只能退守学生岗位。“野百合学运”时代的政治热情和智慧,以及影响力,也早已不复返。

  评论员杨照将台湾知识分子的失声归咎于李远哲,指他“摧毁了台湾知识分子传统”。2000年总统大选,李远哲以台湾学界灵魂人物的身份决定选边,以直接而世俗的方式介入选举,就注定台湾学界此后六年摆脱不了政治感染。要争取市场的学者不得不选边,立场越鲜明市场价值越高;不愿选边的学者没了市场,为避免被贴标签选择噤声。最终学界也依蓝绿分裂,超越政治立场客观探索议题的空间急速压缩;清流学者退场,使公共议论平台清一色由非蓝则绿的“名嘴”主导,蓝绿对峙也恶性循环。

  最新一波发自亲绿学界和民运领袖的连署行动,与其说针对的是扁和民进党政权,何尝不也是台湾知识分子一次自我审视和考验的契机?这么一群理应智识操守过人、对社会有深刻体察也有更重大责任的知识分子,当年曾经为了追求民主而对抗威权统治;如今是否也能以同样的抱负和勇气,抗衡政党、蓝绿、统独、外来本土之争,实实在在回归社会价值本质,为台湾民间竖立典范?

  当前迷惘的台湾社会,急需知识分子的声音指引方向,让“公民社会”重新找到定位。否则,台湾空为民主先锋,面临重大社会危机却独见政客名嘴操弄、听不见知识分子和人民的声音,这恐怕才是扁危机对台湾民主的最大反讽。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客星 15/07/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