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7页
编选文章
05览:255 须批当下 作者:李客星
主题:须批当下
作者:李客星 09:54am 01/07/2006

回应: 早报选读:蔡添成—别只顾自以为超然的骂 作者: 李客星 09:53am 01/07/2006

须批当下


    说一下上周六在“眉批当下”看到的一则征文启事,它说:“欢迎加入眉批,如果您是一位有见地、文笔好的时代女性,欢迎来做客,加入我们的行列。请将大作与玉照投来……”——有见地且文笔好的时代青年要投稿还要附加“玉照”,这是亘古未有的奇闻,而且还有人竟然这么做!可见媒体对知识分子的吸引力;说不定要求再提高些些,要求清凉照或者裸照,搞不好一样有人会投稿,相信下雪或者芙蓉姐姐之流肯定不会错过。

    论搞成娱乐化、视觉主义,看来是个不可阻挡的潮流,因为实质的评论已经没有人在写了;大家都‘不敢碰硬’,大家都‘批小不批大’,大家都‘只打死老虎,不打活老虎’,大家都‘对一些错误视而不见’。

    始作俑者是谁?是谁搞成这个局面的?蔡添成还有脸跳出来说:“谁不曾心怀不满?如果大家骂得兴起了,都只顾着站在社会外围,试图以超然的姿态对着里面大骂特骂,把自己摆在事不关己的超然地位,那这样的谩骂是最不足取的。”——对不起,我又要拿李冠伦作例子,对于真正的评论,报纸的做法其实是告诉这个还有热诚的人:你最好别再写了。

    新加坡100个人里面有33个人是对执政党有强烈意见的,可是马宝山一句翻新费用是‘人民行动党政府所累积的财政预算盈余’,竟然不见文章反驳,这33个难道都是文盲吗?


    添成说:“我们的上一辈有不少是那个时代的‘愤怒青年’,甚至是叛逆者,但是他们都没只顾着离经叛道而不做其他的事,而是在反对之余积极参与社会建设,用一双手去把理想化为现实。现在的人看回从前,是否也看到了这一点?”

    凡那说:“作为一个前拘留犯,在英殖民地时代,我以反殖自由斗士的身份被投入狱两次总共过了5年的牢狱生涯。但我从未像萧添寿那样,在号称民主、独立的新加坡政府的牢狱所遭遇可怕和丧失人性的待遇。实际上,我和我的牢房同伴,很幸运地拥有一个集智慧和敢怒敢言于一身的律师,叫做李光耀,他可以见证我们是住得如何舒服。他在完全没有监视的情况下,探访我们,还可以无所不谈,包括制定策略,如何把拘捕我们的殖民者政权推翻。”——监控和柔性管理手段正不断‘翻新’,而蔡添成在这种叙事框架下还自以为是的振振有词,在新闻学上应称为‘隐性的失误’。  

    添成说:“促使社会出现改变的先决条件是必须能延续性地不断成长,逐步新旧交替。改变是必须的,但也应该是在原有的社会基础上进行,不能什么都要搞砸。社会要的是改变,不是无谓的破坏。”——这个构想刚好是从他文章开头去看迪斯尼卡通得来的,我不是说过了吗?他们‘淆想’的就是一个没有纷争的迪斯尼主题乐园。

Upgrade to Firefox 1.5!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客星 01/07/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