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7页
编选文章
03览:262 也谈“陪读”妈妈 作者:李客星
主题:也谈“陪读”妈妈
作者:李客星 7:09pm 29/06/2006

回应: 可怜的妈妈 作者: 多话 7:07pm 28/06/2006

也谈“陪读”妈妈


    读王安忆的小品文《手艺人》,她说在我们生活的周遭,有许多手艺人“跟我们有着一种类似肌肤亲昵的关系”,比如说理发师知道我们的发质;鞋匠知道我们的脚型、落脚的轻重;洗烫工知道我们对衣物的审美取向;裁缝知道我们的三围。但是这些手艺人,要是真有手艺的话,他们通常都会有一种“心定”的境界,专注于他们的功夫。

    是反过来的话,则他们就要去经营“类似肌肤亲昵的关系”的这一块。她写道:“你看如今遍地涌出的发廊,切莫以为成长起了多少手艺人,其实那多半是操某种暧昧的营生。”

    “陪读妈妈”向来都有,不过我所知道的都是另外一种。试想想,能够把孩子送来亚洲前三名昂贵城市就读的,非富则贵;还要妈妈来陪读,尤见骄矜,这是常理也是常识。

    另一个观点来讲,或许新加坡人的母性不足,我们没听说过一个新加坡妈妈:一句外语都不会,谋生本领也阙如,身上也没几个钱,就带着孩子去伦敦或巴黎留学——从来没听说过!

    以多话兄说“天下的妈妈都是一样滴”,我只好存疑。再说,“陪读妈妈”是一个天生的封号,还是为了“陪读妈妈”这个身份的对号入座,随便拉个家里的小孩就来,这是个先有鸡还是先有鸡蛋的问题?

    我对“阴谋论”的无限崇拜,我还认为是有聪明人故意开这个缺口,让她们进来操丑业合理化和合法化,最后还恶狠狠在学费和生活开销方面敲她们一笔,让她们赚了也要留一半在此地。他们永远都操生死大权,也是惟一的解铃人。

Upgrade to Firefox 1.5!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客星 29/06/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