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7页
编选文章
02览:176 如此司法 作者:多话
主题:如此司法
作者:多话 00:29am 28/06/2006

如此司法


NKF只允许因公出国的高级职员搭乘商业舱,而杜莱却大摇大摆的进出头等舱,有看不过眼的闲人因此说了几句悄悄话,想不到言者无心、听者有意,也是这个闲人带眼不识人,因此这悄悄话左耳进,不是右耳出,而是又悄悄的转播给杜莱的耳朵。

被揭了疮疤的杜莱没有因此而收敛,却是恼羞成怒,将闲人以诽谤的罪名告上法庭。各位,一个做贼的人可以控诉一个清白的人,这就是现代民主司法的奥妙,但是,如果赤裸裸的说开来,却仅是很简单扼要的一句话,“老子有钱,就是要用钱来压死你,你要怎么样?”

这里,小民就很想不通,在这样的民事纠纷里,司法者到底是放在哪一个位置?只是单纯的凭两造的律师各显神通而后给一个粗鲁的判决呢还是能够还原真相来主持公道?

法庭有国家资源作后盾,以杜莱的诽谤官司来说,法庭仅是下个命令让航空公司呈上搭客名单,就可一劳永逸的让案子立即水落石出。但是,结果却是这个倒霉的好人被判了莫须有的罪名,道歉、赔偿、罚款了事。

这样的司法让中下层的小民怎能够不寒心呢?执法者当然会有诸多推托和说词为自己的糗事开脱,但是小民的心里所要的却只是勿枉勿纵,为无罪者开脱,让有罪者服刑这样最起码的公平正义都不能在今日的文明社会中体现,除了让人感叹人类的宿命竟然如此乖蹇,也只好将一切不公不平怨诸命运了。

同样的分尸案,菲律宾女佣的罪名从谋杀改到误杀,连辩护律师都莫名其妙,连残忍分尸的行为都因此无需深究;还有两名印尼女佣也因精神问题而逃过了死刑,其实,明眼人都看到了是一些特别敏感而不能公开的原因,告诉我们有需要的话,法律也可以时常[U]转。

豪杰大厦双尸案审讯昨天续审,48岁的英国籍财务顾问迈克尔•麦克雷原本被控谋杀,他在控方将控状改为无意图致死的误杀控状后,昨天在高庭认罪。法官定本月29日让律师求情后判刑。

据说,被告共面对两项无意图致死误杀控状和两项销毁谋杀证据控状,前者的刑罚是坐牢最长10年,或罚款,后者的刑罚是坐牢最长7年和罚款。在这里,我们或许还得听听到时下判的时候法庭是如何自圆其说?

许乃元被掐死可以说是因互相殴斗引致误杀的话或许因为死无对证,无话可说。然而被告迈克尔因兰雅明目睹他杀死许乃元,便杀死兰雅明灭口,这样也算是误杀的话,那么这个世界上就天理何在了?

是不是因为兰雅明是中国人没有苦主或者是其它原因?我们不敢猜测,但是,被告的女友王佩玲已经在2003年2月7日承认协助销毁谋杀证据罪而被判坐牢12年。对比于被告被告共面对的两项无意图致死误杀控状(最长刑期10年)和两项销毁谋杀证据控状(最长刑期7年),这里面人为的矛盾是:

杀人者被控以无意图致死[误杀],就算是杀人灭口也是误杀。

而协助被告弃尸的女友的罪名却是协助销毁[谋杀]证据罪。

[误杀]和[谋杀]在这个案子里头竟然能够颠倒因果?司法、司法,当你再要说我们的司法是如何如何的时候…..请先递给我一块遮羞布。



大马华人网站

多话 28/06/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