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7页
编选文章
03览:191 从没答应你一座玫瑰园 作者:李客星
主题:从没答应你一座玫瑰园
作者:李客星 10:44am 24/06/2006

回应: 早报选读:林义明--骂政府”与言论自由 作者: 费言 10:12am 24/06/2006

从没答应你一座玫瑰园


    义明说:“最近有知名博客成为英文《海峡时报》设立的‘海峡时报电子流动媒体’(STOMP)的特约作者,也马上受到网友的冷嘲热讽,指他们违背了言论独立的原则,甚至给这些知名博客贴上‘靠向支持政府的新闻媒体’这个标签。这样的反应,显然对有关的博客和新闻媒体有欠公平。”

    个‘最近’已经上个礼拜,或者上上个礼拜的事了,网络上几乎已经没有人再提起,可见‘旧’媒体在运作上是慢了三四拍,实在谈不上是‘新闻’。再说网上大家互相提醒有个‘亲政府’的网页出现,就好比林义明等人告诫他们的读者:网上博客是不可信任一样——怎么会‘对有关的博客和新闻媒体有欠公平’?显然是‘州官放火’心态。

    义明讲:“新闻与言论的自由空间,在于人们如何在这个既定的社会制度下加以拿捏和掌握。只要是言之有物,不伤害他人及无损于社会利益的投函或言论,报纸当然是欢迎之至。比如有读者写信在报纸上批评政府,对事不对人,既有具体的例证,又能提出建设性意见,负责任的报纸就没理由阻止他们“骂”政府。……敏感的问题不是不能讨论,但是否能在讨论问题时持有理性和谅解的态度,才至关重要。”

    拿李冠伦的《不要再自我矮化了!》不获刊登为例,就可知道,很多‘言之有物,不伤害他人及无损于社会利益的投函或言论’并不受到报社的欢迎;同理可证有很多讨论要不是永不见天日(投篮)就是在某些报人有last say之后草草结束的。

    是偏偏有个附上大张彩照的才女读报解读出:“相较之下,新加坡的社会平稳、矛盾缓和,按部就班地按照经济生活的主轴运转……鲜少在公共舆论中看到知识分子/学者/学人不同角度的诠释,更少见针锋相对、此起彼伏的辩论。有的只是小规模的论述和回应,知识分子应有的激情和姿态,仍显得单薄。……或许该说这是件好事,因为这意味着新加坡思想界的共性成分高、目标趋同;或者说由于社会安逸,知识分子没有太多需要忧虑的地方。”



    们对自己是宽容的,林义明说:“为读者提供多视角和全方位的信息及言论,一直是本地新闻工作者的目标之一。无可否认,本地媒体在这方面已经取得不错的进展,就举报纸对五月大选的报道为例,不少读者都认为报道持平,也给予新闻人物和读者足够的言论空间。”

    是资深退休报人gila mok却说:“看看今天我们周围年轻的新闻工作者,好高骛远、沽名钓誉、目中无人、自以为是的多的是!甚至有些品行极坏的,竟还爬到了‘呼风唤雨’(拿着鸡毛当令箭)的位置变成不倒翁 -- 心痛呀!”

    近《我报》为了表现他们的青春活力,在自家的网页上每个记者都写blog,可惜都是从星期一写到星期五,周休二日,看来是工作的一部分。

    是即使是这样,他们作为报人的优势马上不见;虽然开头他们把一些blog的评论放上他们的报纸,引来一些马屁精,可是万万想不到也引来批评他们的人:

  • 但听chai tao kuay时许多时候就觉得很"野狐禅",时常当其他佳宾在往某一方探讨时,他一进来就喜欢耍语言技巧和似是而非的言论把正在探讨的论点肤浅化,但一些听众可能喜欢他的"花言巧语"(所以我说那是野狐禅)。 粉肠说那是虚伪和无知,我希望只是无知,因为如果是真诚的无知是有救的。

  • 报业奇芭,他最大的本事就是以诗歌的语言,用肤浅的所谓“哲理”来包装他的虚伪和无知。

  • 贵为一报副总编辑,怎么整天批评这个报纸的“机制不健康”,难道他不用对“不健康”负责?他真的不用负责?那一定是他整天在做白日梦,机制是别人创造的,所以和他没有关系。

    些人扮公正,用伪装窜到高位,职衔上挂着副总编辑和采访主任,却永远不必为不健康的机制负责;为读者提供多视角和全方位的信息及言论,一直是本地新闻工作者的目标之一,却从来没有答应你几时会实现,所以戳穿他们的假面是当务之急,也是敝人矢志努力的方向。

Upgrade to Firefox 1.5!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客星 24/06/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