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7页
编选文章
03览:340 老李最后的一个不可能任务 作者:费言
主题:老李最后的一个不可能任务
作者:费言 10:05am 24/06/2006

回应: 李光耀未完成的任务 作者: 多话 01:20am 23/06/2006


嗯。。。你们都快要把老李当成老顽童周伯通了?

在金庸的“射雕英雄传”里面,有所谓“东邪,西毒,南帝,北丐,周伯通”。

没错,老顽童周伯通,就是那个武学奇才,能够苦炼到一个境界,以自己的左手和自己的右手对打,创出许多武功怪招的怪才。要我们老李自己出去组织反对党,自己制约自己,真的有点好笑,这就如鲁迅建议的那样,自己拉自己的头发,企图离开地球,妙想天开得非一般可笑荒谬。

李敖大师也好象有这样的想法。许多人也有类似想法,希望劝我们老李,趁自己健在还有点力气的时候,别老是去国外“浩炼”,应该设法为他这辈子留给新加坡人的最麻烦问题:“一党专制”,寻求解决善后的方法。

多话兄很能看到问题,而且能以近代台湾蒋家专制皇朝迅速的覆没,以及李登辉这个篡党谋权的反骨王为例,还有阿扁这个台湾之子变台湾之耻的例子,来对比新加坡政权的现状。说明埋藏在“一党专制”之下,认为新加坡的政权和政治体制非常稳定和稳固,其实都是些掩人耳目,鸵鸟式,自欺欺人的鬼话。

老李百年之后,只要执政党内出现一个老谋深算“新加坡式”的李登辉,或者出一个纵容家庭和官府人员贪污舞弊的“最高领袖”阿扁,然后聪明地把反对党和全部声音FIX到干干净净,然后,就可以大唱新加坡“回归”马来西亚的老戏了?人民到时敢反对,敢出声吗?有能力反对吗?人民在组屋翻新的“贿赂”之下,愿意在大选时投票反对吗?执政党里面,有自制功能和能力,制衡领袖的滥权和贪污吗?还是如阿扁这样,等全民把扫把举起来了,才愿意走开?

当执政党里面发生“窝里反”的时候,就像今天的东帝汶总理和总统内哄争权那样,我们的社会,我们的国家,有可靠的反对党和制衡机制来自救吗?我们的人民,有足够的国家政治意识来自救吗?还是,听说执政党里面,100年都不会出现“党奸”,不会发生纠纷斗争和分裂?当“一党专制”的执政党出问题的时候,是不是要整个国家一起陪葬?

美国佬亨庭顿,老早就不看好老李的这个家当,认为新加坡很快就会“人亡政息”,我们老李看来好象还不觉得“一党专制”会出什么问题,还整天忙着去国外“浩炼”教别人家怎么治国。

他的“一党专制”自信,将会在什么时候破产呢?难道这年代,还能有维持500年的“皇朝之梦”可以作?今天的小李,不可能是50年前在混乱环境中出人头地的老李,他不可能会有老爸那样的思维,胆识和魄力,就靠些管理技术和小聪明人才耍些小聪明,今天的环境,也造就不了另一个英雄老李,50年前蕃薯可以卖,50年后呢?蕃薯还可以拿去街上照卖吗?

要长久维持“一党专制”,非得有老李那样的思维,胆识,魄力和顽固枭雄不可,在今天,这压力可说是令人无法承受地重,我们小李哥承受得了吗?

老先生这辈子留给新加坡最大的礼物是“一党专制”,(吴俊刚却认为这是让新加坡稳定和发展的根本宝贝)会不会变成新加坡最大的麻烦,最毒的毒药?这应该是他一生最该做而还没做的事,他因此让他的后来继承者,让他的人民,到今天才进入民主的幼儿园开始学习爬行。

难道,他要像今天印尼苏哈多那样,留给他的人民一个被独裁专制贻害几十年的乱摊子,让后代付出代价去收拾惨局吗?

老李创建了新加坡,但忘了建立真正民主监督的政治体制,还是,他根本不愿意建立真正的民主监督体制?新加坡起步报名,学民主监督的学费,老李不愿意付,还要等谁来付?

始作俑者老李也,解铃还需系铃人,他现在还不帮我们解决,难道要留到他“百年”后才解决吗?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24/06/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
投稿:亚洲时报在线 (附上内容) (转载) 02:51am 28/06/2006
投稿:东方日报文艺版 (附上内容) (转载) 02:52am 28/06/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