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7页
编选文章
03览:358 双文化拉杂谈 作者:李客星
主题:双文化拉杂谈
作者:李客星 12:26pm 23/06/2006

回应: 早报选读:韩山元-驸马衙内,双文化课程 作者: 李客星 12:24pm 23/06/2006

双文化拉杂谈


     文化精英可用双文化课程教育出来,这是今年我听过的第二个好好笑的笑话。

     [壹]话说新加坡双语城堡的后门刚刚进贼,前门又报失火了,要加盖双文化大楼的前夕,才发觉英语根本不行,教育部要去英国延聘native speaker 教师;这个词儿我都不懂要怎样翻译,照词典是说‘讲本族语言的人’,然新加坡很多‘英文人’,从小就讲他们‘英文人族’的语言,怎么官方不承认?

     上这样的机会,Mr.Brown当然又用他的播客恶搞Kuso一番。

     Yawning Bread版主说:“My estimate is that fewer than 2% of working adult Singaporeans can speak and write English with an error rate of under 1 grammatical mistake per 100 words while using the language in an idiomatic way.”——有98%的‘英文人’文法全错。

     伟宁说:“可惜的是,我国家长普遍对语文本身就不太讲究。家长在外头同孩子沟通时,无论是以英语或华语为基本沟通管道,他们自己的语言水准往往平庸乏味,单凭几个字也可以造出病句来,咬字不清、发音不准,这样的例子叫孩子牙牙学语时怎么可以轻而易举就找到良好的学习环境?”

     觉得杨先生观察入微,这几乎要成为‘种不好’的原罪。不信的话,你可以做个实验,找个自诩华校生的中年人,让他用华语向你叙述一件过去的事情,如果你能找到一个用纯净华语,有能力把时间、地点、人物交待清楚,不让听者如坠五里迷雾,分不清他跟他跟他跟他;不会词汇少到无法修辞,偶尔要掉书袋,又常常把一些较生僻的字念错的人,就跟他成为最好的朋友吧。因为单跟他谈话,就可以提高你的语文水平。  

     [贰]迈克在早报周刊写道:“香港葵青剧院的一台戏叫《京剧群英会》,乍看我还以为演的是三国戏,看清楚节目才知道表错情。然而三晚折子,居然完全没有关羽曹操诸葛亮的踪迹,也是梨园一奇,有点像连看三部港产片,而不见刘德华梁家辉和任达华,教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觉得是分别语言与文化的很好例子。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葵青剧院的宣传就是没有文化。他们以为既然是京剧名角各自演出拿手的折子戏,当然是‘群英荟萃’,叫做‘群英会’无疑是实至名归,热闹非凡。但是他们不知道《群英会》是京剧特定的剧目。

     时代北方人特别喜欢《三国》《水浒》,所以把三国里面的精彩折子串来演,就成了《群英会》。它是由《蒋干盗书》、《横槊赋诗》、《草船借箭》、《打黄盖》、《借东风》、《华容道》等组成,里面要是没有了鲁肃、周瑜、孔明、赵云、曹操、张飞还真的成不了‘群英会’;担纲的都是成熟的男人—须生,而须生戏是海基会董事长辜振甫和朱镕基总理的最爱。

     化需要沉淀和沉溺,到了年岁渐长,我们才赫然发现,文化都是在生活中、或者说不经意间得来的,不是因‘有为’而来的,因为‘课程’往往会挂一漏万。Matthew Arnold 说:“He who works for sweetness and light united, works to make reason and the will of God prevail。”有人说Light是光明,我比较愿意理解为‘轻’。

     [叁]周维介说:“12天前,教育部长发布英文教学改革的消息。翌日,英文媒体刊登了这则新闻:一名原本在家讲英语的中学生,突然决定改说福建方言。他告诉母亲,讲英语不够‘酷’。”

     说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且是冰山的一角。对目前文化的不满,就会自然而然地缅怀过去;像《鸟讲话》TalkingCock.com就是誓死捍卫Singlish,最近他们向Mr.Brown看齐,也推出‘阿明播客’,他们的笑点也往往让人嗅出他们对根(福建、潮州)的深深怀念,他们想念的是60年代,有华校生、英校生的那段建国岁月;选择这种只有新加坡人听得懂的Singlish与官方、正统对抗,不无其深层的文化和阶级意义。

     [肆]有人大谈儒法的融合与对立,就是一个没有诸葛亮和曹操的《群英会》。中国文化是儒释道一体的,在宋明理学时代几乎已经完成,而法家只是儒家的一个旁歧。可见文化是不可能‘课程’出来,有些人会因为不消化而便秘。

     堂先生言:闻有老学究夜行,忽遇其亡友。学究素刚直,亦不怖畏,问:"君何往?"曰:"吾为冥吏,至南村有所勾摄,适同路耳。"因并行。至一破屋,鬼曰:"此文士庐也。"问:"何以知之?"曰:"凡人白昼营营,性灵汩没,惟睡时一念不生,元神朗彻,胸中所读之书,字字皆吐光芒,自百窍而出。其状缥渺缤纷,烂如绵绣。学如郑、孔,文诏屈、宋、班、马者,上烛霄汉,与星月争辉。次者数丈,次者数尺,以渐而差。极下者亦荧荧如一灯,照映户牖。人不能见,惟鬼神见之耳。此室上光芒高七八尺,以是而知。"

     究问:"我读书一生,睡中光芒当几许?"鬼嗫嚅良久曰:"昨过君塾,君方昼寝,见君胸中高头讲章一部,墨卷五六百篇,经文七八十篇,策略三四十篇,字字化为黑烟,笼罩屋上。诸生诵读之声,如在浓云密雾中。实未见光芒,不敢妄语。"

     究怒叱之,鬼大笑而去。──《阅微草堂笔记》卷一《滦阳消夏录》

Upgrade to Firefox 1.5!    


本文修改于: 12:28pm 23/06/2006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客星 23/06/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