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7页
编选文章
03览:147 烟没的记忆 作者:大光
主题:烟没的记忆
作者:大光 10:34pm 20/06/2006

2005年11月26日首次完稿
2006年6月20日胆粗粗的将它贴上网
“来自偏远乡区那烟没的记忆”
马口光辉

从网上听到“小曲好唱口难开”,心中一阵颤栗,突然忆起“洪湖水浪打浪”,同时想起30年前那群来自祖国最南段的一群左派朋友,您们好吗?

回忆的轮盘停泊在1974年森美兰州马口榕吉村那个细雨纷飞的夜晚,冷冷的夜浇不熄内心那鼓暖流,一位来自新加坡的姑娘玉华(记忆中假如没有错的话),为我们唱出了紧扣心弦的“洪湖水浪打浪”,从此我便一头裁进了左派的极深历史既定环境。

对于当年的历史,当年的走向,很多人因为心痛都不愿提起,还有很多人根本无法碰面无法相聚,也无从说起,是不是否定了当年的历史取向,抑或是否定了自己所走过的心酸和坎坷…..。

那是我们70年代的青春,那是我们当年既定青涩的选择,那也是当年存在的事实,尤其是那一夜,那位来自新加坡名字叫做玉华的姑娘,她那清脆甜美的嗓音、她带给小镇村民的震撼,以及那浓得化不开的“中国情意结”、“左倾思想”、“自由解放的天空”…………,我们无从取舍无从放弃,同时她将咱们心中对解放祖国的理想,激起了阵阵涟漪,从而久久挥之不去。

记得30年前,是“星大抑或南大”吗,搞过星马文学创作赛,作品又以星马劳动人民为生活背景,工运、斗争、剥削、翻身等字眼倾巢而出。

同时记得,关于新加坡儿童剧社创作的有关金马伦高原之歌曲“苦难的茶山”、新加坡南方艺术学院创作的有关建筑工人的芭蕾舞剧、“苦难的渔村”钢琴协奏曲、实验艺术学员一系列的生活序曲列、如巴杀小唱、巴士小唱、学文化、黄梨园组曲、红棉花开、新加坡黑水河、胶林之歌、胶林我们的母亲、等等等等,这都是当年的熟悉、当年的执著………….。

更加记得,从这里小镇,漏夜赶火车,到新加坡和那群左派友人相聚、看左派的演出、看“长城、凤凰、新联”等电影公司的首映、看中国电影,看各个新加坡左派团体内部演出、对外演出、也看来自香港“银星艺术团”的演出、甚至对来自朝鲜平壤艺术团的演出而着迷等等。

这些人、这些事、这些物那里去了?有身陷囹圄的、有不知所踪的、有流放他乡的、有自己隐蔽的、还有的永不愿提起的??????

还记得这些团体吗,星海艺术学院、大路口琴社、南方艺术团、实践表演艺术学院、新大华文学会、青年剧社、儿童剧社以及其他很多很多不知名的文艺团体……

忆当年,也曾放弃了学业,去到心里向往的新加坡小岛,只为亲近那群心仪的左派朋友,记得那夜的华乐演出、口琴表演、那些集体的创作、那些诗歌朗诵那些属于自己的本土歌曲,我们是如斯的陶醉如斯的骄傲以及如斯的沸腾,如今物换星移一切都改变了,转眼间这一切的一切,已经不是我们新一代的后裔儿女们可以了解的执著了。

最近阅读到一些资料,有关的新加坡左倾人士为自己过去的历史发起了收集以及编撰的行动,好让新一代的人没有偏颇的去好好了解我们当时的取向,这是值得高兴的,尤其是对我们这些来自偏远乡区的小人物来说,那确实值得举杯欢呼,终于有人肯定那个年代的贡献,终于有人肯站出来疾呼这个时代巨轮我们也有份推动。

说真的,若有幸和旧友见面,我们还有当年的激情一直谈到天亮吗?

这对我来说,是30多年来一直有所期待的一件事。

(第一次手稿于2005年10月31日,完稿于11月26日,2006年1月8日下午5时30分再度修改润饰,2006年6月20日上网希望获得回响)

原论坛: helpme
欢迎注册笔名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