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7页
01览:400 早报选读:彭飞-骨灰 作者:蔡培强
主题:早报选读:彭飞-骨灰
作者:蔡培强 4:08pm 20/06/2006

  九十年代,独赴福建省会福州旅游,清晨乘搭缆车上涌泉寺,从大雄宝殿出来,探寻据说年年开花的铁树。方丈室外被一陌生人拦住问路,他五十来岁,神情落寞,浓重狮城腔调,一听便知是同乡。与他同游了摩崖,他见佛就拜,口中默念,虔诚却夹带哀伤。

  下山共进午餐,他叫林长江,有个弟弟叫黄河,父亲四十年代移居狮城,以中国大河为他们取名,训勉勿忘故土家园。长江中学毕业便谋职养家,供弟弟读书,黄河生性聪颖,数理尤其优越,父母对他寄以厚望,盼望他进大学,出人头地。

  活在六十年代,是幸也是不幸,时局动荡,学潮时起,那是个人心激荡、理想飚扬的年代,热血上涌,一夕之间人生全然改写。黄河高二那年思想激进,参加了学潮,罢课罢考,最终被校方开除。黄河消沉数月,偷偷向哥哥要一笔钱,计划到香港继续升学。长江最疼弟弟,不忍见他前途遭毁,瞒着父亲为黄河买了船票,还写信知会香港友人代为照料。

  父亲得悉后怒极说了狠话:就当没生过这个孩子,叫他死了也不要回来!两个月后,长江接获香港友人急件,告知黄河已投奔中国,音讯全无,内地局势紧张,根本无从探听行踪。

  长江忧心如焚,却束手无策,又绝不能让父母知晓情况,母亲已思念成疾,父亲口气虽硬,鬓发熬白如霜雪。幸好一月后接获弟弟来信,原来他干脆回归祖国献身革命事业。黄河被安插回祖籍福州一中学任教,信里洋溢着无比热情,对参与祖国建设感到无比荣幸。

  新加坡在动荡中独立了,长江兴奋地写信要求弟弟回国,却久久无回音。母亲病重时,长江几乎每星期都写信恳求弟弟回来,仍然如石沉大海。母亲病逝了,父亲也在心力交瘁下猝死,长江守着父亲遗留的鞋店,默默为三餐劳碌。他对生活已毫无期待,只希望能找到黄河,带他到父母灵前上香。

  长江说:祖国是个模糊概念,能让人安稳生活的地方才是真正的家乡,理想听起来挺堂皇响亮,但这条路常叫人落泪。我了解黄河的选择,但对他出走的几分绝情始终难以释怀。

  正当对黄河的记忆渐渐淡化时,长江到香港办货,同乡会上居然听到弟弟的消息。一个偷渡来港的同乡说,黄河初时工作愉快,颇获校方重视,还有了对象,半年内结婚。此时,文革延烧到福建,黄河因“海外关系”屡遭批斗,多封狮城家书更成为罪证,妻子于是与他划清界线,最终押送山区劳改,从此音讯全无。那同乡说,根据经验,读书人到那种艰苦环境,多半挨不了。

  长江想方设法办了个回乡探亲准证,到福州寻访弟弟,所有单位都给了他冰冷脸孔,几乎遭扣押问话,灰心而归。上个月所属会馆集资办了个家乡投资团,长江也报名参加,领导接待时他乘机表达了寻找弟弟的意愿,对方马上下达指示全力配合。

  商团回国,长江留在福州等候消息,昨天公安局约他见面,指着桌面一个塑胶袋说:这就是你弟弟的骨灰。他在山区伐木,失足滚落山坡,大腿遭树枝刺穿,硬生生拉出来,失血丧命。之后胡乱葬在山区,费好大力气才找着,火化后就是这袋骨灰。

  长江叹息说,二十多年的寻找,就只是一包骨灰,我太不甘心。刚才上了几炷香后,怨恨已经平息,生活在大时代,注定要有人流血、牺牲,给历史留下烙印。骨灰,已悄悄撒在放生池里,黄河来到了中国,就应该永远留在他选择的祖国。

  当天下午,乘搭最后一班缆车再上涌泉寺,游人稀疏,放生池异常寂清,树梢归鸟幽幽啼叫,几分凄厉。弯腰撒把泥土进池,悼念一个令人怀念与感伤的年代。



创意网站

留言簿

蔡培强 20/06/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