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7页
01览:255 勞勞悲願久灰沙──寄語青年兼以自慨 作者:皮介行
主题:劳劳悲愿久灰沙──寄语青年兼以自慨
作者:皮介行 10:00pm 18/06/2006

书院来了一位德国青年,邵玉书。他喜欢中华文化,学习中文及其文化有五年了,也在北京求学,为北大教授张祥龙的学生。他将前往贵州阳明精舍拜访蒋庆先生,讨教「政治儒学」有关的问题,特顺道来书院盘桓数日,于是,远隔东西万里的我们,有了聚谈的福缘。
书院并无日课,大家只是随缘学习,任性任福任机缘,在自由的交流中,我发现玉书君举手投足,云为嘻笑,颇有古儒者之风。讨论问题时,他言少,注视发言者,非常专心的听,听到相当程度,有了理解,有了观点,才开始发言。发言不多,但很能捉住要害,也很能提出极具启发性的问题,给人一新耳目,同道内行之感。他心灵坦率而开放,常能放声大笑,一如赤子,又能如其所如的与人真诚对话,这样的交流是愉悦的,使我感受到尊重、理解,有一种共同探索天地人生的相惜之情。这与许多中国青年是大异其趣的,中国青年学焉而未成也!德焉而未就也!但一种贡高我慢,指点万古的架势,真足令人退避三舍。言孔说孟,俨然当今孔孟,更敢铁口直断孔孟非哲学,无概念之可言。讨论问题时,总喜欢发言,又自我中心,以其所知为高为傲,予智自雄。你看他在听,他却只是想自己,听自己,自是自洽的封闭运思。没能捉住对方言说之真意,总是以己之心,度他人之腹,将自我观点投射出去,扭曲对方,误解对方,逻辑混乱,是非任心。却任情使气,将自己之言说,与自己的尊严紧密联合,你对他的言说提出质疑,就视为对他尊严的挑战与冒犯。他绝不反思,绝不让步,不认理不服理,就是要维护面子,要争个输赢。唉!这样的心态如何讨论问题,如何谈论孔孟寄渊深于人间的道理。
据我的经验与接触所及,这样的中国青年很多,网上更是满坑满谷的存在着,他们到网上不是来学习,不是来寻求师友,而是来满足心理的高傲,来争胜,来使气,来骂人,来指点江山,评断古今。大约他们在真实社会生活中,很受伤,很受气,尊严残缺,需要在隐身的网上,爆发一番,补强尊严,发泄心中的恶气!
近年来,中国经济发展,许多人富裕了,需要寻求心灵的充实与精神的尊严,从而推动着儒学及文化民族主义的兴起,这的确大有助于中国的文化水准与精神含量。这是可喜的,非常值得肯定的,但风声雨起,溪河流动,总也是泥沙跳踊,浑浊张扬之时。好像搞大革命,大串联,人民的海洋。似乎儒学是中国的学问,只要是中国人,读些书,识得一些中国字,就人人都会,人人都可以论地说天,浩荡古今。
将中国青年与德国青年邵玉书比,我感到深深的惭愧与气短。德国有深厚的文化传统,固由来久矣!但与中国的广土众民,浩荡五千年历史文化相比,毕竟是远不如的吧!但他们走出来的青年却有大气,有大国民风度,敢于承认自己的不足,乐于接受别人的精粹,以谦自处,以大自期,如其所如的待人待己。中国青年走出来却给人一种小国民的小气。好像心灵残缺,放不开来,把自己的心灵及观点牢牢把捉,惟恐受伤,不许他人进入。把义理的讨论当成一种争斗,讨论的目的是自我防卫与求取胜利,所以任意的游动论点,任意的编造理由,一切都为了攻防之需要,一切为了尊严的维护,这样的心态如何读书呢?怪不得玉书君五年学下来,颇可谈论,中国青年二十年.三十年读下来,却连门都还没进呢!
昨夜陪同几位中国青年与邵玉书小饮一番,玉书君温文微笑,手足安稳,坐姿庄重,言语不多,专注倾听。中国青年则大谈非典在北京死得多啊!又扯欧洲中世纪鼠疫死人啊!坐姿随便,手足乱动,真是不入流,我忍不住批评他们几句。试想如此微风凉夜,有酒有菜,各方儒学爱好者有缘相聚,怎么去扯这些负面无聊话题?真是学德荒疏,俗不可耐!
中国儒学也许可以有所兴盛,但爱好儒学的青年,若不能有拯世救学的悲心大志,没有给自己「非礼勿言.非礼勿动」的修身戒律,以为仅凭一种客气,一种轻松,一种随便的浏览阅读,就可以进入学德之殿堂,就可以谈学论文论天下,那真是看轻了儒学,看轻了天下山川!风雨山河不可轻,道在人间不可辱,可轻可辱的,最终只能是自己!
我自德薄,学无师承,既无人间事业,又无传世之作,为流俗人所轻贱,固其宜也!套句赵总理的话「我老了!不中用了!一切无所谓了!诸君来日方长,要多保重啊!」单身跨海而来,天涯万里,归程何处?写此小文,既以自伤,又为中国青年之命运波折,学德难成而感伤也!
遂以小诗自纪曰:
草草人生难回首,落落天涯几忘身。
追寻好梦成空想,劳劳悲愿久灰沙。
犹忆当年望故国,殷殷心魂苦怀思。
及至到来无一事,冷冷斜阳冷冷风!
时为孔子2557年6月18日 [06] 皮介行写于平和书院
原贴:
http://www.amibuda.com/bbs/dispbbs.asp?boardid=42&id=146


書院來了一位德國青年,邵玉書。他喜歡中華文化,學習中文及其文化有五年了,也在北京求學,為北大教授張祥龍的學生。他將前往貴州陽明精舍拜訪蔣慶先生,討教“政治儒學”有關的問題,特順道來書院盤桓數日,於是,遠隔東西萬里的我們,有了聚談的福緣。
書院並無日課,大家只是隨緣學習,任性任福任機緣,在自由的交流中,我發現玉書君舉手投足,云為嘻笑,頗有古儒者之風。討論問題時,他言少,注視發言者,非常專心的聽,聽到相當程度,有了理解,有了觀點,才開始發言。發言不多,但很能捉住要害,也很能提出極具啟發性的問題,給人一新耳目,同道內行之感。他心靈坦率而開放,常能放聲大笑,一如赤子,又能如其所如的與人真誠對話,這樣的交流是愉悅的,使我感受到尊重、理解,有一種共同探索天地人生的相惜之情。這與許多中國青年是大異其趣的,中國青年學焉而未成也!德焉而未就也!但一種貢高我慢,指點萬古的架勢,真足令人退避三舍。言孔說孟,儼然當今孔孟,更敢鐵口直斷孔孟非哲學,無概念之可言。討論問題時,總喜歡發言,又自我中心,以其所知為高為傲,予智自雄。你看他在聽,他卻只是想自己,聽自己,自是自洽的封閉運思。沒能捉住對方言說之真意,總是以己之心,度他人之腹,將自我觀點投射出去,扭曲對方,誤解對方,邏輯混亂,是非任心。卻任情使氣,將自己之言說,與自己的尊嚴緊密聯合,你對他的言說提出質疑,就視為對他尊嚴的挑戰與冒犯。他絕不反思,絕不讓步,不認理不服理,就是要維護面子,要爭個輸贏。唉!這樣的心態如何討論問題,如何談論孔孟寄淵深於人間的道理。
據我的經驗與接觸所及,這樣的中國青年很多,網上更是滿坑滿谷的存在著,他們到網上不是來學習,不是來尋求師友,而是來滿足心理的高傲,來爭勝,來使氣,來罵人,來指點江山,評斷古今。大約他們在真實社會生活中,很受傷,很受氣,尊嚴殘缺,需要在隱身的網上,爆發一番,補強尊嚴,發洩心中的惡氣!
近年來,中國經濟發展,許多人富裕了,需要尋求心靈的充實與精神的尊嚴,從而推動著儒學及文化民族主義的興起,這的確大有助於中國的文化水準與精神含量。這是可喜的,非常值得肯定的,但風聲雨起,溪河流動,總也是泥沙跳踴,渾濁張揚之時。好像搞大革命,大串聯,人民的海洋。似乎儒學是中國的學問,只要是中國人,讀些書,識得一些中國字,就人人都會,人人都可以論地說天,浩蕩古今。
將中國青年與德國青年邵玉書比,我感到深深的慚愧與氣短。德國有深厚的文化傳統,固由來久矣!但與中國的廣土眾民,浩蕩五千年歷史文化相比,畢竟是遠不如的吧!但他們走出來的青年卻有大氣,有大國民風度,敢於承認自己的不足,樂於接受別人的精粹,以謙自處,以大自期,如其所如的待人待己。中國青年走出來卻給人一種小國民的小氣。好像心靈殘缺,放不開來,把自己的心靈及觀點牢牢把捉,惟恐受傷,不許他人進入。把義理的討論當成一種爭鬥,討論的目的是自我防衛與求取勝利,所以任意的游動論點,任意的編造理由,一切都為了攻防之需要,一切為了尊嚴的維護,這樣的心態如何讀書呢?怪不得玉書君五年學下來,頗可談論,中國青年二十年.三十年讀下來,卻連門都還沒進呢!
昨夜陪同幾位中國青年與邵玉書小飲一番,玉書君溫文微笑,手足安穩,坐姿莊重,言語不多,專注傾聽。中國青年則大談非典在北京死得多啊!又扯歐洲中世紀鼠疫死人啊!坐姿隨便,手足亂動,真是不入流,我忍不住批評他們幾句。試想如此微風涼夜,有酒有菜,各方儒學愛好者有緣相聚,怎麼去扯這些負面無聊話題?真是學德荒疏,俗不可耐!
中國儒學也許可以有所興盛,但愛好儒學的青年,若不能有拯世救學的悲心大志,沒有給自己“非禮勿言.非禮勿動”的修身戒律,以為僅憑一種客氣,一種輕鬆,一種隨便的瀏覽閱讀,就可以進入學德之殿堂,就可以談學論文論天下,那真是看輕了儒學,看輕了天下山川!風雨山河不可輕,道在人間不可辱,可輕可辱的,最終只能是自己!
我自德薄,學無師承,既無人間事業,又無傳世之作,為流俗人所輕賤,固其宜也!套句趙總理的話“我老了!不中用了!一切無所謂了!諸君來日方長,要多保重啊!”單身跨海而來,天涯萬里,歸程何處?寫此小文,既以自傷,又為中國青年之命運波折,學德難成而感傷也!
遂以小詩自紀曰:
草草人生難回首,落落天涯幾忘身。
追尋好夢成空想,勞勞悲願久灰沙。
猶憶當年望故國,殷殷心魂苦懷思。
及至到來無一事,冷冷斜陽冷冷風!
時為孔子2557年6月18日 [06] 皮介行寫於平和書院
原貼:
http://www.amibuda.com/bbs/dispbbs.asp?boardid=42&id=146

本文修改于: 03:46am 19/06/2006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皮介行 18/06/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