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7页
02览:051 早报选读:李慧玲--有所继承,无从自豪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选读:李慧玲--有所继承,无从自豪
作者:费言 4:15pm 18/06/2006

回应: 扭曲的反思 作者: 李客星 09:30am 18/06/2006



● 李慧玲

  在中华总商会的嘉庚堂里,连战口中追溯中国近代史中一些重要而不发生在大陆的场景,陈楚楠、张永福、黄乃裳、林义顺等等等等名字,连岛国人民自己都不太听说,却都是孙中山几次靠岸、下船时的重要人物。早年华侨怎么参与策动起义,甚至为结束满清封建统治而抛头颅、洒热血,说是对中国的政治认同,换一个角度来说,也是一种理想的追求和实践。那是华人曾经有过的共同历史。

  而连战在这个学术研讨会上作为主宾,展现出来的,依然是我去年在北大见到的,一个有历史观和人文学养的政治人物风范。

  隔天,连战接受记者访问时,又指出岛国因为拥有其他国家所没有的特殊历史与传统背景,“注定”(destined)要扮演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这样的结论,对于不谙历史的人来说,是纯粹的外交辞令,或者充满着政治味道。但是如果放在之前一天他演讲的语境当中,就会明白他并非虚浮地抬高。岛国是否还有能力扮演角色是另一个课题,但是历史的确赋予它别人所没有的条件和机遇。

  不过,更值得注意的是演讲后,孙中山南洋纪念馆荣誉顾问杨荣文接受记者访问时简短的讲话。这位在出掌新闻及艺术部时曾经力挽狂澜把晚晴园保留下来的现任外交部长说,连战的话让岛国人民感到自豪。但是,岛国人民却有很多人对他谈话的内容不了解。

  对很多人来说,这样的观察已经不新鲜,但这样听来自相矛盾的话确实非常精准地概括了岛国在文化领域中尴尬的情状。岛国需要连战来告诉我们,先贤把我们放在世界的政治版图上一个重要的位置,我们才仿佛茅塞顿开。岛国需要不断有两岸来访的政治人物对晚晴园表示浓厚的兴趣,那栋遭到冷落的别墅,才得到一些资源维持度日,不至于完全被遗忘。我们的价值,不是自我发掘,而是需要别人的肯定的。

  晚晴园,或者同盟会,或者孙中山,或者康有为在岛国鲜为人知,其实都只是例子,这些历史元素所折射出的,是岛国的历史教育,以至人文教育乏力的问题。而其中,最大的问题是我们是否把问题当作问题,还是找到一些“全世界都有这个趋势”的理由将它推搪。

  社会上的人文精神气若游丝,要厉声批评年轻一代历史苍白,甚至对自己的苍白毫不知晓也全不在意,是比较容易的开脱方式。传承当中,传而未承,看起来是接收者的责任。然而,我们自我反思,苍白的又岂止是年轻一代?岛国的特殊政治现实,是政治领导人具有不可亵渎的威权,人们得习惯仰望。然而,内阁当中具有深切的人文学养和眼光的部长有多少?具有这样胸襟、参与制定政策的高级官员中又有多少?对于连战所说的岛国的前生,他们又是否知晓?对于那些名字,他们听说过吗?如果连他们都不知晓,我们怎么去忍心责怪年轻一代的苍白呢?

  一些在岛国历史上闪耀过的名字,不应该是仅仅属于历史学家研究的范畴,而是岛国人民共同继承的文化遗产。我们需要更懂得如何点算这些继承的遗产。

  我所说的,并不是我们多办一些纪念活动,多搞一些节庆就足够弥补的。各式各样热闹的普及活动,岛国现在并不缺乏。需要做的,是一些扎扎实实的工作,制定一些大的方向。当政府认定科研工作是岛国经济发展的一大支柱力量时,即确立目标,全面而系统地对科研进行大规模投入,这是对的。没有真正的进行科研,我们不可能将之商品化。但当人文教育同样对岛国下一个阶段的发展至关紧要,我们在科研方面的投入和认真的程度,却与对人文研究的投入和重视程度,相距太远。甚至,岛国的政策制定者往往让人觉得,他们对人文学科研究为什么应当被重视的概念也不是十分明了。人文学科的研究轻易被当作是阳春白雪,或者在象牙塔里钻牛角尖。但实际上,认认真真、踏踏实实,经得起寂寞而得出的学术研究成果,是知识积累的结晶,也是那些普及活动的重要基础。我们不能错误地以为,搞文化活动就是叫做重视文化,那只是要了表象,反映了对于内里虚空的无知。

  经过杨荣文的点明,到了2011年,当全世界在纪念辛亥革命百年时,我相信岛国也可以搞得轰轰烈烈。我们在主办大型活动上的本领,早已经过多次考验。但是我们的活动内涵如何,这样的纪念活动是在怎样的语境和社会背景下进行,那才是我所关注的。岛国进步的衡量标准,不能只是停留在形式上的纯熟与否,而是在于整体内涵是否提升。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18/06/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