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7页
编选文章
03览:174 扭曲的反思 作者:李客星
主题:扭曲的反思
作者:李客星 09:30am 18/06/2006

扭曲的反思


    《楞严经》上说:“末法时期,邪师说法,如恒河沙”,是说佛在圆寂之后,就有人会假冒宣扬佛法,实际行邪教之道,因此特地在经上做个提醒。可是末法时期的邪师更技高一筹,他们深得古龙三昧,知道‘在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因此每当他登坛说法,第一句就是向他的信众警告:“末法时期,邪师说法,如恒河沙”,斩钉截铁把自己的立场切割开来;让人感觉如庄油条文中的一句话:“航行在这些扭曲的论说之间,发觉事情并不那么简单。”

    孙笑在看了默罗(Edward W. Murrow)事迹的《Good night,and good luck》后大发议论:“新加坡媒体市场竞争不激烈,新闻业基本上是一份无惊无险也不刺激的行业。新闻从业员表面上似乎也对媒体现状甘之如饴。新入行的新闻工作者很多只是把这当成一份工作或为了还奖学金债。除了少数学术著作之外,也未闻本地新闻工作者著书揭发社会怪现象或批判本地新闻作业。本地的调查性采访,也给人举步蹒跚的印象。……一个懂得反思、坚持理想的社会,才是一个有希望的社会。”——好,果然正义凛然!但是过去的大选期间,你们这家报纸的做法不是让人嗤笑诟病,基本上你们就是要‘无惊无险’,希望不要‘刺激’,对自己的收入现状‘甘之如饴’,把它当成一份工作(不希望为了别人而砸了自己的饭碗)或者只是混日子还奖学金债,不是吗?你坐在这个位置上,却有意无意间奚落自己,难道要唾面自干吗?

    老大认为‘勇气,要拿得出才算拥有’,对新传媒的节目内容大加鞭挞,表现出来的是本地精英的特殊精明——calculated risk。他鸟李国煌(什么‘卡’?),算什么勇气!蔡老大说如果可以‘罢免’或‘倒阁’,他会为了电视节目走上街头(哈哈哈!)。况且李国煌那一套,他在大选后期和之后也用过:

  • 做新闻是要服务大众(广大的PAP支持者),不是满足一小部分人(反对党支持者)
  • 不是所有人都买得起标新立异的牌子(没有限制的言论是不精彩的),我们打出的是‘普通牌’持平的新闻报道

    大选后期,他还跟网上言论装不熟,可是部长开金口赞扬《肉脞面》后,原来一路来他都在‘监控’,因为以为是‘犯法’的,所以不方便在广播中提出云云。

    昭鹏上1003电台节目时,遇到电话叩应,听众责问为何平面媒体没有均衡报道大选消息?此君说话的速度突然慢下来,句子的结构也变得很奇怪,且有不连贯的地方,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然后‘诚意’希望读者、听众能够推动媒体的发展;相似的言论也听李阿姐说过——原来记者只是技工,对自己的收入现状‘甘之如饴’,把它当成一份工作(不希望为了别人而砸了自己的饭碗)或者只是混日子还奖学金债,当然希望无灾无难到总编辑或采访主任。听!Murrow turning over in his grave。

    蔡老大的话改一改:我们的社会要付出的是长远的沉重代价,要是被善意指出缺点的新闻制作群仍坚持自己做的是好新闻,并把责任推给被动支持的读者,而没有人觉得有问题,那这个社会活该无法看到更多高素质的新闻报道。

    阿姐在本地同盟会成立100周年祭,听了两个人的演说深受感动,他们是连战跟同乡杨荣文。她问:“社会上的人文精神气若游丝,要厉声批评年轻一代历史苍白,甚至对自己的苍白毫不知晓也全不在意,是比较容易的开脱方式。传承当中,传而未承,看起来是接收者的责任。然而,我们自我反思,苍白的又岂止是年轻一代?”“岛国进步的衡量标准,不能只是停留在形式上的纯熟与否,而是在于整体内涵是否提升。”

    最近韩山元和洪玉坤的‘党旗’笔论(笔战太夸张),后来还有张从兴加入来说,就是一个‘整体内涵是否提升’的试剂。韩山元的‘国民党党旗在晚晴园议定’的提议,根本就是胡说,这样的文章在第一时间收到时就应该投篮,因为经不起置疑,背后的动机就是哗众取宠。可惜能够置喙论短长的人没有几个,连连战和杨荣文都被捧为‘有历史观和人文学养的政治人物风范’,身为采访主任的李阿姐自己是个什么料,是否也该反省一下?

Upgrade to Firefox 1.5!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客星 18/06/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