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7页
01览:057 和平統一有奇兵───讓中央日報做橋樑 作者:皮介行
主题:和平统一有奇兵───让中央日报做桥梁
作者:皮介行 10:23pm 15/06/2006


中央日报曾经是代表国民党中央发言的报纸,它于孔子2477年[1926]在广州进行筹备,随着北伐军的连续胜利,开疆拓土,2478年2月遂移至汉口创刊首发,2479年[1928]迁移到上海。之后国民党政府定都南京,2480年中央日报迁南京。抗战军兴,随着战局逆转,该报又随着国民政府迁入四川重庆,继续发行,发挥讨论时局鼓舞士气的作用。孔子2496年抗战胜利,国民党在南京原址重新发行中央日报。2500年[49]国民党在内战中败退,中央日报随着迁往广州,再迁台北继续发行。 历经颠沛流离,兵马倥偬之后,它总算在台湾安定下来,经历国民党的土改经改----耕者有其田.进口替代.加工出口.经济起飞.蒋经国十大建设各阶段。同时也伴随着〔自由中国半月刊〕.〔文星杂志〕.〔大学杂志〕.各党外杂志.〔疾风杂志〕.党外民主运动等等刊物与运动,争夺着受众的眼光。早年的中央副刊是台湾一等一,最具号召力,最有水准,最受欢迎的副刊,引领台湾的文艺风向,成就了许多台湾知名作家。之后民进党创立.军事戒严解除,言论自由开放,在百花齐放,汹涌活泼的台湾媒体市场上,它做为「党的喉舌」,显得僵化.保守.呆滞,从而受到读者的抛弃,逐渐边缘化,变得暗淡冷落.人稀马少不断赔钱。
  马英九接任国民党主席后,决心退出媒体,今年5月24日,国民党中常会通过「中央日报社股份有限公司股权处分」案,敲定六月一日停刊。五月三十日晚间印行最后一份报纸后停刊,总计发行两万八千三百五十六号,共79年生命史。
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感伤的说:「我感到万分不舍」, 「我对它有极深的感情。」;5月30日停刊前一晚,报社同仁举行了「惜别会」,会上大家一片凄迷,依依不舍,泪光相对,言词中有人对国民党中央很不满意。近一周来,报社接到许多电话,要求放弃停刊计划,甚至有民众自动发起捐款,几天内达台币两百万之谱,许多人觉得〔中央日报〕的命运,是和中国国民党.中华民国同命运,共荣辱的…..。
6月初的一个晚上,在广州某个餐会上,从大陆记者口中,我终于得知中央日报已经停刊的消息,他说「这就是所有党喉舌,最后的下场!」,言下有一种罪人终于被正法的快慰,可是我却不免有些伤感,毕竟在我成长,以及奔波红尘的许多岁月里,曾经无数次翻阅该报,留下难忘的往事记忆。
从餐厅出来,面对夜雨迷离的广州,我的心中竟有一种失去故人的悲憾!觉得大雨四降,正是山河同悲同伤慨的泪水啊!
今日看到有人在〔天涯社区〕发文───〈要统一其实不难〉。文中说到:「当年国民党跑到台湾,有人就要蒋介石独立,蒋不答应,中共当然也不答应。于是就上演了台湾与大陆互相炮击的一幕。双方都朝没有人的地方打,连对方的军事目标也不攻击。那么炮击的意义何在?就是要打给全世界看,中国大陆与中国台湾仍在打内战,这是自家的事。这是毛泽东与蒋介石的政治谋略:互相敌对,但又互相承认对方是中国的一部分。」.关于统一的策略,作者说「我觉得最根本的办法是将大陆的政治蛋糕也分一块给台湾的国民党,在国内,乾脆邀请国民党,甚至民进党进入大陆,在大陆让其有存在的合法性,如建立支部,就像当年毛泽东对蒋介石的那样,要让他们对大陆有欲望,这样就给和谈,给统一留下了伏笔。「
我忽然想到这是个很有创意的思维,只是时下恐怕不可能,但是如果进行一点转化性创造,我想为什么不能拿中央日报做统一的桥梁,实质启动和平统一试点呢?比如由大陆官方同意,将中央日报移到大陆出版。大陆只要同意发给执照,不必出钱,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办成。为了言论管制问题,在受理执照申请时,也可以约法三章,确立一个言论的尺度与边界。如此一来,岂不两全其美,共利双赢?
中央日报的创刊毕竟在国共第一次合作时期,现在既然号召国共第三次合作,为什么不拿中央日报做为国共再合作的试金石?中央日报的奋斗史,纪录着北伐.抗战.内战.播迁台湾的许多颠沛流离,以及许多恩怨情仇的故事。如果国共真的相逢一笑泯恩仇了,共产党为什么不可以让出屋下一角,给中央日报一个安身立足地呢?中央日报79年生命史,在中国现代史,在许许多多两岸中国人,海外华侨华人心灵感情中,具有一种特殊的地位。中共的一伸手,一拥抱,立刻见证了血浓于水,见证了仇怨挥手今已解,家邦重光待携手的兄弟情愫!这该可以激动起多少热泪,缝合多少中国人心中的哀史痛史啊!
不知以胡.温为首的中共当局,有意乎?无意乎?还是甘愿继续高喊「血浓于水」的空头口惠,而不肯一举手一投足,给予温暖的眼光与真实的践履呢!
 孔子2557年6月8日 [2006]  皮介行 写于广东

中央日報曾經是代表國民黨中央發言的報紙,它於孔子2477年[1926]在廣州進行籌備,隨著北伐軍的連續勝利,開疆拓土,2478年2月遂移至漢口創刊首發,2479年[1928]遷移到上海。之後國民黨政府定都南京,2480年中央日報遷南京。抗戰軍興,隨著戰局逆轉,該報又隨著國民政府遷入四川重慶,繼續發行,發揮討論時局鼓舞士氣的作用。孔子2496年抗戰勝利,國民黨在南京原址重新發行中央日報。2500年[49]國民黨在內戰中敗退,中央日報隨著遷往廣州,再遷台北繼續發行。 歷經顛沛流離,兵馬倥傯之後,它總算在台灣安定下來,經歷國民黨的土改經改----耕者有其田.進口替代.加工出口.經濟起飛.蔣經國十大建設各階段。同時也伴隨著〔自由中國半月刊〕.〔文星雜誌〕.〔大學雜誌〕.各黨外雜誌.〔疾風雜誌〕.黨外民主運動等等刊物與運動,爭奪著受眾的眼光。早年的中央副刊是台灣一等一,最具號召力,最有水準,最受歡迎的副刊,引領台灣的文藝風向,成就了許多台灣知名作家。之後民進黨創立.軍事戒嚴解除,言論自由開放,在百花齊放,洶湧活潑的台灣媒體市場上,它做為“黨的喉舌”,顯得僵化.保守.呆滯,從而受到讀者的拋棄,逐漸邊緣化,變得暗淡冷落.人稀馬少不斷賠錢。
  馬英九接任國民黨主席後,決心退出媒體,今年5月24日,國民黨中常會通過「中央日報社股份有限公司股權處分」案,敲定六月一日停刊。五月三十日晚間印行最後一份報紙後停刊,總計發行兩萬八千三百五十六號,共79年生命史。
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感傷的說:“我感到萬分不舍”, “我對它有極深的感情。”;5月30日停刊前一晚,報社同仁舉行了“惜別會”,會上大家一片淒迷,依依不捨,淚光相對,言詞中有人對國民黨中央很不滿意。近一週來,報社接到許多電話,要求放棄停刊計劃,甚至有民眾自動發起捐款,幾天內達台幣兩百萬之譜,許多人覺得〔中央日報〕的命運,是和中國國民黨.中華民國同命運,共榮辱的…..。
6月初的一個晚上,在廣州某個餐會上,從大陸記者口中,我終於得知中央日報已經停刊的消息,他說“這就是所有黨喉舌,最後的下場!”,言下有一種罪人終於被正法的快慰,可是我卻不免有些傷感,畢竟在我成長,以及奔波紅塵的許多歲月裡,曾經無數次翻閱該報,留下難忘的往事記憶。
從餐廳出來,面對夜雨迷離的廣州,我的心中竟有一種失去故人的悲憾!覺得大雨四降,正是山河同悲同傷慨的淚水啊!
今日看到有人在〔天涯社區〕發文───〈要統一其實不難〉。文中說到:“當年國民黨跑到臺灣,有人就要蔣介石獨立,蔣不答應,中共當然也不答應。於是就上演了臺灣與大陸互相炮擊的一幕。雙方都朝沒有人的地方打,連對方的軍事目標也不攻擊。那麽炮擊的意義何在?就是要打給全世界看,中國大陸與中國臺灣仍在打內戰,這是自家的事。這是毛澤東與蔣介石的政治謀略:互相敵對,但又互相承認對方是中國的一部分。”.關於統一的策略,作者說“我覺得最根本的辦法是將大陸的政治蛋糕也分一塊給臺灣的國民黨,在國內,乾脆邀請國民黨,甚至民進黨進入大陸,在大陸讓其有存在的合法性,如建立支部,就象當年毛澤東對蔣介石的那樣,要讓他們對大陸有欲望,這樣就給和談,給統一留下了伏筆。“
我忽然想到這是個很有創意的思維,只是時下恐怕不可能,但是如果進行一點轉化性創造,我想為什麼不能拿中央日報做統一的橋樑,實質啟動和平統一試點呢?比如由大陸官方同意,將中央日報移到大陸出版。大陸只要同意發給執照,不必出錢,不費吹灰之力就能辦成。為了言論管制問題,在受理執照申請時,也可以約法三章,確立一個言論的尺度與邊界。如此一來,豈不兩全其美,共利雙贏?
中央日報的創刊畢竟在國共第一次合作時期,現在既然號召國共第三次合作,為什麼不拿中央日報做為國共再合作的試金石?中央日報的奮鬥史,紀錄著北伐.抗戰.內戰.播遷台灣的許多顛沛流離,以及許多恩怨情仇的故事。如果國共真的相逢一笑泯恩仇了,共產黨為什麼不可以讓出屋下一角,給中央日報一個安身立足地呢?中央日報79年生命史,在中國現代史,在許許多多兩岸中國人,海外華僑華人心靈感情中,具有一種特殊的地位。中共的一伸手,一擁抱,立刻見證了血濃於水,見證了仇怨揮手今已解,家邦重光待攜手的兄弟情愫!這該可以激動起多少熱淚,縫合多少中國人心中的哀史痛史啊!
不知以胡.溫為首的中共當局,有意乎?無意乎?還是甘願繼續高喊“血濃於水”的空頭口惠,而不肯一舉手一投足,給予溫暖的眼光與真實的踐履呢!
 孔子2557年6月8日 [2006]  皮介行 寫於廣東

本文修改于: 01:33am 16/06/2006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皮介行 15/06/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