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7页
02览:293 早报选读:韩山元—国民党党旗之议 作者:李客星
主题:早报选读:韩山元—国民党党旗之议
作者:李客星 08:49am 15/06/2006

回应: 早报选读:洪玉坤—党旗并非在晚晴园议定 作者: 李客星 10:58am 14/06/2006

国民党党旗之议
  ——答洪玉坤先生

● 韩山元

  笔者在本月12日发表于言论版的小文《应充分发掘晚晴园之“宝”》,很快就得到洪玉坤先生的反应(见本月14日言论版),洪先生的立论明明白白地写在他文章的题目中:党旗并非在晚晴园议定。

  在文章中,洪先生说:“因为陈嘉庚不是历史学家,对于同盟会的旗帜与国民党党旗没有清楚区分,实在无可厚非。”如果我对洪先生的话理解没错的话,洪先生的意思是,当时在晚晴园议定的是同盟会的旗帜,不是国民党的党旗。因为国民党是在1912年才成立的。

  对此,我的浅见是:国民党的前身是同盟会,同盟会与国民党是一脉相承的,同盟会的旗帜后来成为国民党的党旗,说党旗在晚晴园议定(不是制定),应该没有错。

  国民党的党史是以1912年为起点还是以1905年中国同盟会在日本成立为起点呢?人们称国民党为百年老店,如果以1912年为建党之年,怎么有一百年?

  一个跟新加坡有关的例子不妨说一说:新加坡共和国现在的国旗、国歌与国徽是在什么时候定的呢?1959年11月。那时新加坡共和国还没有成立,那年6月是新加坡自治邦成立,所以,那年定的是邦旗、邦歌与邦徽。新加坡于1965年成立之后沿用原来的邦旗、邦歌与邦徽,只是名称改为国旗、国歌与国徽,说我们的国旗、国歌与国徽是在1959年定的,有错吗?当然,最好是附带说明一下当年称为邦旗、邦歌与邦徽。

  关于“青天白日旗”1909年在晚晴园议定,除了身临其境的陈嘉庚的回忆录可证明之外,我手头有一本张永福写的《南洋与创立民国》(上海中华书局印行,1933年10月出版)更具权威。张永福是南洋同盟会新加坡分会成立时的副会长,晚晴园原是张先生买下来供母亲安享晚年,后来作为同盟会的南洋大本营。

  在这本书的第68 页《国旗》一节中,这位同盟会、国民党元老对于党旗的议定过程记述得非常具体详细,其中有段孙中山在晚晴园针对党旗(当时党旗国旗不分)的话十分重要,张永福说:“同志中各人有各人理想的党旗形式,孙(中山)先生独持着以这青天白日为最合。”

  洪玉坤先生文中还有段话值得商榷,他说“1909年的某个晚上,连孙中山自己都不知道几时会发动推翻满清的革命(后来我们知道是1911年辛亥革命),怎么去预料会有个国民党并且需要党旗呢?”很抱歉,我要说洪先生这番话有问题。1909年之前孙中山已经发动过好多次起义了,那不是推翻满清的革命又是什么?几次起义虽然失败,但目标绝对是为了推翻满清统治。对,那时国民党还没有成立,但同盟会已经成立,同盟会是个政治组织,难道它不需要党旗吗?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客星 15/06/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