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7页
02览:313 早报选读:洪玉坤—党旗并非在晚晴园议定 作者:李客星
主题:早报选读:洪玉坤—党旗并非在晚晴园议定
作者:李客星 10:58am 14/06/2006

回应: 早报选读:韩山元--应充分发掘晚晴园之“宝” 作者: 费言 09:28am 12/06/2006

党旗并非在晚晴园议定  

● 洪玉坤

  韩山元先生在《应充分发掘晚晴园之“宝”》(言论版6月12日)一文中说:“众所周知的是,同盟会是中国国民党的前身,少为人知的是中国国民党的青天白日党旗是在晚晴园制订的。”这是不确实的。

  韩先生根据的是两本书,陈嘉庚的《南桥回忆录》,和杨进发教授的《陈嘉庚——华侨传奇人物》。后者的情节其实是根据《南桥回忆录》的那句话虚张敷陈而成的:

  “1909年5月的某个晚上,陈嘉庚出席了在晚晴园召开的秘密会议,这个由孙中山主持的重要会议要讨论并决定的是党旗的设计。会上经过激烈辩论,终于在孙中山最后表态时决定了党旗的设计,后来在中华大地飘扬了近40年、在台湾从1945年飘扬至今的青天白日旗帜诞生了。”

  我觉得错不在陈嘉庚,因为陈嘉庚不是历史家,他是以一个南洋侨商的身份,且是“自新加坡失陷,避匿爪哇,闲暇无事,乃思写此回忆录。(《南桥回忆录》)”对于同盟会的旗帜和国民党的党旗没有清楚区分,实在无可厚非。

  而杨进发教授则不该说:“1909年5月的某个晚上……这个由孙中山主持的重要会议要讨论并决定的是党旗的设计”。这里指的摆明是指国民党的党旗。然而只要去翻查国民党的党史,国民党是在民国元年(1912年)8月25日由同盟会连同一些小政党成立的。

  1909年5月的某个晚上,连孙中山自己都不知道几时会发动推翻满清的革命(后来我们知道是1911年辛亥革命),怎么去预料会有一个国民党并且需要党旗呢?

  

新马只见一种青天白日旗

  

  孙中山先生领导的推翻满清的革命组织,总共经历了五个阶段:一、兴中会(1894年11月24日);二、中国同盟会(1905年8月20日);三、国民党(1912年8月25日);四、中华革命党(1914年7月8日);五、中国国民党(1919年10月10日)。

  “青天白日旗”是在第一阶段,孙中山和兴中会的同志们拟在广州起义时,已经由陆皓东设计(1895年)出来,当时称为革命军旗。可惜这次的起义因走漏风声以失败告终,陆皓东也因此殉难。

  之后,兴中会的成员之一,尢列,为逃避清廷的迫害,辗转来到星洲,在牛车水单边街悬壶济世。冼江的《尢列事略》说:“尢公初至,不敢公然向商界谈革命,乃渐以国医术受知工界及下层社会,且常深入社会下层以鼓吹革命排满,久而久之,收效渐宏。”

  后来尢列结识了本地的一些富商如陈楚楠、张永福等人,还组织了一个小桃园俱乐部,甚至出版《图南报》鼓吹革命。而尢列则利用自己创办的中和堂,秘密在星马扩大势力范围,“继在吉隆坡、槟榔屿、霹雳、柔佛诸埠组织中和堂分部(公历1901年),从之者日众;其会所高悬青天白日旗,随风招展。”

  可见在新马一带,自1901年起就见青天白日旗,没见过其他的设计,认定它是革命旗帜是顺理成章的事,何来还要在八九年后制订“党旗”?

  可是在日本东京和中国却不是那么一回事了。1906年冬,同盟会在东京召开干部会议,编纂革命方略,当讨论中华民国国旗形式时,意见分歧,竟有下列五种不同的主张:

  (一)用十八星旗,黄星代表十八省 ,示皆黄帝子孙,红底示铁血主义(孙武、焦达峰提议)。

  (二)用红、黄、蓝、白、黑之五色旗,以顺中国历史上之习惯,且含五族共和之义(宋教仁、陈其美主张)。

  (三)用井字旗,以象征社会主义(黄兴、廖仲恺主张)。

  (四)用金瓜钺斧旗,以发扬汉族之精神。

  (五)中山先生所坚持的以青天白日二色旗,再加上红色底为青天白日满地红旗,作为中华民国国旗,以纪念陆皓东及兴中会诸烈士流血献身之精神。

  虽然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帜未在会议中通过,但中山先生所领导的诸战役中如潮州黄冈、惠州七女湖、钦州防城、广西镇南关、云南河口、广州新军及黄花冈之役,皆用“青天白日满地红”旗来号召。

  

孙中山心中的“国旗”

  

  最后一项让人读出一些端倪来,孙中山先生私心所淑,一直想把“青天白日旗”保留作为“国旗”用。看来及至民国成立,“党旗”这个概念似乎无关重要,且和国旗也没有矛盾。

  民国元年中华民国诞生,孙中山先生再度主张以“青天白日满地红”旗为中国国旗,惟南京临时参议院议定五色旗为国旗,并将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定为海军军旗,十八星旗定为陆军军旗。中山先生坚认五色旗为国旗之决议不妥。

  孙中山说:“夫国旗之颁用,所重有三:一旗之历史,二旗之取义,三旗之美观也。武汉之旗(用内外十八省之徽志),以之为全国之首义尚矣;苏浙之旗(用五色之徽志),以之克复南京;而天日之旗,则为汉族共和党人用之南方起义者十馀年。

  “自乙未年陆皓东身殉此旗後,如黄冈、防城、镇南关、河口,最近如民国纪元前二年广东新军之反正,倪映典等流血,前一年广东城之起义,七十二人之流血,皆以此旗。

  “南洋美洲各埠华侨同情於共和者,亦已多年升用,外人总认为民国之旗。至於取义,则武汉多有极正大之主张,而青天白日,取象宏美,中国为远东大国,日出东方为之最者,且青天白日,示光明正照自由平等之义,着於赤帜,亦为三色, 其主张之理由尚多。”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李客星 14/06/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