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7页
02览:022 林愿清教授:新加坡是跳板还是家园? 作者:冬冬
主题:林愿清教授:新加坡是跳板还是家园?
作者:冬冬 6:50pm 12/06/2006

林愿清教授:
  新加坡是跳板还是家园?

--------------------------------------------------------------------------------



● 林婉诗

  尽管新加坡有条件继续以一个城市经济体的形式生存下去,不过如果要成为一个有国民意识的国家,却面临艰巨的挑战。

  美国密歇根大学罗斯(Ross)商学院的林愿清教授说,她的个人经验和观察显示,尽管新加坡吸引了不少外国人到本地来工作或生活,但对许多外国人来说,新加坡纯粹是一个能提供安全、舒适和优质生活的驻足点,而不是一个能够让他们轻易产生归属感及认同感的国家。

  她举例说,她在美国接触到不少曾经在新加坡求学的中国和印度学生,到美国顶尖大学念MBA后,并不打算回到新加坡。据她了解,这些学生是把新加坡视为进入美国就业市场的跳板。

  此外,一些来自东南亚国家如马来西亚、印尼、泰国的美国留学生,之前也曾经在新加坡求学,不过他们最终的目的是回到自己的祖国。对这些东南亚学生来说,新加坡能够为他们提供世界级的高素质教育,从而提高他们回国时的竞争力。

  林愿清说,从经济的角度来说,这不一定不利于新加坡,因为人才的循环流动能够提高经济的灵活性,对我国经济是有好处的。但是,从政治和社会的角度来看却可能是一个问题,特别是对一个有意对经济和政治保留较严格管制的政府而言。

  林愿清教授日前在东南亚研究院(ISEAS)与政策研究学院(IPS)联办的讲座上,发表她的论文,探讨新加坡经济发展政策及面对的挑战。

  她在演讲时提到,这么多年来,新加坡都是一个“环球城市”(global city),一个从外国进口人才和材料、在本地进行加工后再出口到海外消费市场的地方。新加坡没有所谓的国民经济(national ecnonomy),它是属于环球经济的一部分。

  目前新加坡的劳工队伍当中,估计超过25%是外国劳工;对这群技术水平不高的员工来说,新加坡相信不是他们认同的国家,而只是一个他们暂时逗留的地方。

  对于教育水平较高的外来人才如永久居民证件持有者,情况可能也是类似的。林愿清接触到的外国学生多数是短暂停留新加坡的过客。所以新加坡要成为一个让人们有归属感、有强烈国民意识的国家,是不容易的。

  其实,要建立归属感和认同感的最好方法之一,就是允许人们亲自参与并给予实际的责任。林愿清举例说,就好像在大学里,大学不是由行政人员经营的,而是由一群对教学和教育有热忱的教授们来经营的。只有通过参与,才能够培养认同感,才会让人们对所属机构产生忠诚感。

“政府对市场经济

没有足够信心”

  林愿清教授指出,“挑选赢家”(picking of winners)的策略,反映出新加坡政府仍然持续沿用上一代的方程式来达到经济发展的目标,政府并没有放手,继续牵导着市场经济的走势和掌握资源的支配,包括大力推动的经济组合(clusters)。

  这同时也显示政府对市场经济与私人企业没有足够信心,不相信私人界可作为推动经济的力量。

  她举生命科学为例说,生命科学业是一个需要大量资本、高技术人才,而且风险高的行业,新加坡没有这方面的资源、现成的市场或业者来领导行业的发展。因此政府必须从海外引进人才,并给外国企业提供资助或津贴,来推助这个行业的发展。

对市场力量驱动的经济更有信心

  她说:“如果一个城市国家的经济是由市场力量驱动,而不是由政府来主导的话,我对它的生存更有信心。”因为在一个由政府驱动的经济模式里,万一有一天基于某种理由政府不再参与经济了,经济就有可能崩溃。

  在环球化的大环境下,加上科技的普及化,新加坡也暴露于“世界扁平化”的风险,在国际上面对着更激烈的竞争。林愿清说,新加坡如果满足于作为一个没有特色、只求能与其他城市相互竞争的城市,可能会面对经济上的风险和潜在损失。

  她建议,新加坡要在环球市场上与其他世界级城市相互竞争,或许应该发挥自己独有的特长,设法做到与别人不同,让别人不容易抄袭,比如借助新加坡特有的地理位置、发挥作为本区域中枢的优势,而不是一味追求“环球城市”的定位、复制其他世界级城市的设施。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冬冬 12/06/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