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7页
01览:145 早报选读:应磊--点击:本地版“大闷锅”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选读:应磊--点击:本地版“大闷锅”
作者:费言 09:35am 12/06/2006



● 应磊

  每当我打开Mr. Brown或Rockson的博客网页时——就像收看台湾中天频道的《全民大闷锅》,我常感觉自己仿佛在点击收看本地版的“大闷锅”。两者当然不一样,但也举得出不少相似点:

  至少以上述两人的个人网页或博客为例,他们方言口语杂糅所创造出的充分本土化、平民化的表达方式,鲜明的个人风格和不按牌理出牌的讽刺幽默,对本地政治事件率真而犀利的表态,以及举例、类比及模拟场景等通俗却不粗鄙的构思,都与台湾“大闷锅”神似,一传开亦惹得本地全民津津乐道。

  在本质上重要的一点是,无论台湾原版或本地神似版的“大闷锅”,都抱着一份渴望“解闷”的诉求。套用节目的经典口号——“解闷、救台湾”。

  如果这些新媒体雏形的个人网站算是在为新加坡社会“解闷”的话,他们到底于何种意义上可以“救”到本地政治生态呢?

  李显龙总理显然不认同“大闷锅”节目。他曾在对话会上批评,拿政治人物开玩笑会危害政治应有的严肃性。我不否认;但换个角度来看,拿政治人物开玩笑和以幽默的方式参与政治论述、表达民间心声,两者之间存在着微妙的差别。呛声者或许被视为“不听话”,但他们的自发里也有自觉——这份往往被外在的大胆所掩盖的内在的自觉,正是差别所在。

  以我个人对“大闷锅”节目的观察,这种有所为、有所不为的自觉至少表现在两点上:首先,并非所有的政坛要员都成为开玩笑的对象,例如马英九甚少露面;而且任何事件一进入司法程序,节目就不再模仿官司缠身的政要;再者,幽默有多大胆,未必就等同于问题有多尖锐。节目的做法常常是,在讨论中抛出问题,给各方表述的机会,但到千钧一发之际又每每以搞笑收场,娱乐了观众也同时保留了答案。

  

政府“管制”网络空间  

  

  无论是台湾或新加坡社会,可以说,植根于社会内核的亚洲价值观都对不负责任的言论自由起着规束与协调的作用。对蓄意卑劣的言论自由,人民的眼睛终归是雪亮的。

  台湾开放言论自由并非没有负面效应,但从本着亚洲价值观去探索现代民主进程的角度来衡量,在建设公民社会中,从政府、制作媒体到参与的普通观众来说,我还是倾向于认为,这是一个终极价值为正的尝试——换到本地语境里,这群新兴政论博客正可说是与此类似的一种尝试的开始。

  大选后我始终关注政府对这群网络声音的态度:显然地,这将决定其存亡和未来姿态。大选后最早透露执政党立场的,应该是潘丽萍在国大校友会举行的大选后评析论坛上的发言。这名新当选的议员指出,网络上高达85%的言论都是国人在宣泄对祖国政治生态的不满,这必然会给不了解实情的外国人制造扭曲的印象,所以政府有必要考虑“管制”(manage)网络空间。

  老实说,我不相信新加坡人甘愿甚至乐意往自己国家脸上抹黑。这首先是常理,举世皆然;更兼从每次外人批评岛国就必然激起众声反弹的事实来看,新加坡人的自尊心是不容置疑的。那么问题就在于,何以网络世界里竟有这么多不满的声音呢?难道政府不曾揣摩这背后的心态?

  我认为,不排除有一些人不在乎国家形象,但网络世界的喧哗毕竟透露出一份强烈的渴望:渴望讲出来、渴望听见和被听见、渴望彼此寻求共鸣——哪怕得付出“子嫌娘丑”的代价。这让我想到“大闷锅”里人气指数分析师张国志的一句经典台词:“我有讲,你有没有在听?”

  在潘丽萍演讲后的一周,由李文献部长揭开一个经过小心审度、耐人寻味的答案:“柔性接触”——这听起来颇顺耳,至少比“管制”让人舒服了很多。但思索发现,我并不很明白所谓的“柔性接触”确切将意味着什么?同时我也不肯定,从“管制”到“柔性接触”,其内在蕴含的居高临下的姿态是否已改变;即使柔性化之后,是否就表示政府至少愿意聆听呢?

  最后一点我不肯定的是,这些疑点,是不是要等到下届大选接近时,才会有更清晰的答案?

  ·作者是《联合晚报》记者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12/06/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