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7页
编选文章
03览:189 神不在庙堂里.... 作者:多话
主题:神不在庙堂里....
作者:多话 3:42pm 11/06/2006

回应: 懂华文又怎样? 作者: 游黎 04:04am 11/06/2006

先说一个亲身的经历,时空已不是那么重要,当时老板另有要事不能分身,接待两个英国买家的责任就落在我的身上。可以想象那是多么尴尬、多么糟糕的一件差事,我只能以半桶水的英语词不达意的与两个英国人交流,因此,除了礼貌上的一些寒暄和有关本行的一些专业名词,在谈到一些时事时,免不了指手划脚,彼此瞪大眼睛互视打哈哈的局面。

晚餐的时候,我很郑重的对两个贵客道歉,指出我因为受的是华文教育,一路来英文就是不及格,在谈话时如果给他们带来不方便或有失礼的地方请多多原谅。结果,两个英国客人的回答给我很好的上了一课。

他们说∶“你不该这么说,应该是我们向你道歉才是,你是华人却能够用英语与我们交谈,我们却不能够说华语,你怎么要道歉呢,你不应该道歉的。”

可以想象当时我的感觉,而晚餐也在和谐的气氛中结束了。从这次经历以后,我在面对任何异国来客时就充满了自信,并且继续用半桶水的英语与客人沟通,当然,礼貌上的道歉还是有的,在记忆中,有一个法国人和几个德国人就很诚恳的对我说没问题,因为他们的英语也不是很好,大家能够理解就行了。

是的,懂华文又怎么样?对于华人来说,讲自己的母语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就好似嘴巴用来吃饭,眼睛用来视物,耳朵用来听声一样平常,华人说华语在新加坡竟然成为一个话题,对任何稍微存有自尊心的民族来说,都是一个令他们不能想象的糗事。

今天,我的英语表面上似乎有点进步了,不过那仅是速度比较流利罢了,我的发声和文法还是一塌糊涂,可我从来都没有羞耻的感觉,惭愧倒是有一些,因为我竟然从来都不能够下决心去好好的学些正确英语。

其实,让我没有对英文发生兴趣的原因除了客观的外在因素外,最主要的是我发觉对于中华文化这一片浩瀚的海洋,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文化,我不仅未能登堂入室,其实连半桶水的资格也没有。

精英是为了花生米而想方设法,我却为了五斗米就得折腰了。因为在工余之暇所剩时间本来就不多,在汲取中华文化丰美的乳汁时也只能够做到走马看花罢了,在时常因工作和兴趣顾此失彼的时候,又怎能够有空余时间再去学习其他不相干的事呢?

当然,对于一些天分聪敏的精英来说,会多几种语文肯定是很了不起的大事,值得引以为傲。但是,给双语精英,三语精英甚至精通六、七种语言的人才冠与什么双文化精英的不由得让人笑掉大牙,肚子只有一个,吃菜吃肉吃饭吃面都能够消化,精通双语的新加坡人,不是黄皮白肉的香蕉文化就是道地的中华文化,或许有些学得入神了加以融会贯通,那也不过是混淆的杂文化罢了。

英国人肯定不会问英国人“你懂得英文又怎样?”,法国人、德国人也肯定不会问自己人“你懂得法文、德文又怎样?”因为区域环境等客观因素,如果新加坡人问新加坡人“你懂得华文又怎样?”当然未可厚非,不过,身为华人却质问华人“你懂得华文又怎样?”却让人感叹民族的自尊在这个功利至上的现实社会里头被无情的践踏时,糟蹋者还是自己人,那才是令人痛心的。

话题“神不在庙堂里”只是为了见证中华文化的伟大和优秀,从[佛在心头坐]引申出来的,你可以说“耶稣或上帝不在教堂里”、“阿拉不在回教堂里”、“大伯公不在庙里”或“佛祖不再寺院里”,为什么呢?

阿拉、上帝、耶稣、佛祖观音大伯公,诸位,他们不会也不愿意你在需要的时候在教堂寺庙处等你,确确实实的,他们更喜欢溶化在你的心里,和你同在,与你的思维化而为一。

华文,就像这样,随你怎么做,随你怎么炒,它永远都是作为[华人]的血液,不弃不离。



大马华人网站

多话 11/06/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