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6页
01览:151 马报选读:林明华--新加坡大选和起诉文化 作者:费言
主题:马报选读:林明华--新加坡大选和起诉文化
作者:费言 12:42pm 25/05/2006

回应: [政治,死地也],好一句坦诚的说白 作者: 多话 00:53am 25/05/2006

(星洲日报/情在人间·作者∶林明华·2006/04/27)


邻国新加坡大选提名举行前夕,内阁资政李光耀和总理李显龙正式入禀法庭,向民主党及该党秘书长徐顺全等8名中委及一名前中委发出诉状,起诉他们诽谤两位政府领导人。李氏父子的律师较早前曾针对民主党在其最新一期的党报《民主报》刊登的一篇涉及新加坡肾脏基金会NKF丑闻的评论文章,而发出律师信要民主党的12位中委和印刷商登报公开道歉,其中印刷商和3位已经登报导歉的中委逃过了被诉的厄运。



起诉反对党人诽谤,是李光耀在其漫长的政治生涯中的一大撒手招,并已俨然形成新加坡政治文化的一个重要部份。而这也使到新加坡模式的民主制度备受世界民主人士的非议。


但李光耀在这方面是从不让步的,在其回忆录中,他坦言∶“有一件事是非做不可的,那就是跟指责我贪污或滥用职权的人直接对质。对於这样的指责,我向来都会正面迎战,从不闪避。”他所谓的正面迎战,当然指的就是对簿公堂。

李光耀第一次“为维护总理的尊严”而提出诉讼,是在1965年起诉当年的巫统秘书长赛加化阿巴(即我国现任外交部长赛哈密的父亲)。他在回忆录中说,赛加化阿巴在《马来前锋报》指他“有恶毒的用心,想要毁灭马来西亚,使马来西亚的马来人和华人自相残杀。”他因此起诉赛加化阿巴和《马来前锋报》,这事件后来以道歉收场。

在赛加化阿巴之后,被李光耀个人或新加坡政府起诉的政治人物,可以整理成一张颇长的名单。除了政治人物,媒体如著名的《远东经济评论》、《国际先驱论坛报》、《亚洲周刊》等,也都曾因此而付出了赔偿的代价。

因此,任何政治人物和媒体,都必须很清楚这样一个事实,即李光耀和新加坡政府会毫不犹豫地采取行动起诉任何可能诽谤他们名誉的人。李光耀是不相信“宽宏大量”这一套的,他这麽说过∶“我的政敌总是等到大选期间才造谣诬蔑,希望能令我蒙受最大的打击。如果不诉诸法律,人们就会相信这些无稽的指控。┅┅人们之所以不相信这些胡言乱语,唯一的原因就在於我总是严加驳斥。如果不提出诉讼,有人就会拿这些做证据,说我心虚。”也因此他说∶“自50年代以来,我们建立的政治环境要求政界人士一旦面对有关行为不检或做错事的指控,务必站出来自我辩护”。(见《李光耀回忆录》第152页)

但不管李光耀如何振振有辞,他所苦心建立的这套起诉文化,还是得面对海外舆论的检视和负面的评价,特别是他最近在一个集会上声称∶“你像流氓,我们就当你是流氓来对付”,就引起很多人质疑,在新加坡这样一个压抑的政治大环境底下,他所谓的“新加坡要成为世界级的国家,就必须拥有一个世界级的国会,以及一个世界级的政府和反对党”,有可能实现吗?

新加坡反对党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便对李光耀的那番话很不以为然,他说新加坡若要有第一世界水平的反对党,首先就得改变它的选举制度,他直批新加坡独创的集选区对反对党不公平,并建议行动党把自己和国际上的民主政党进行比较之后,才来谈论“第一世界反对党、第一世界国会、第一世界政府”的课题。流亡海外的70年代新加坡学生运动领袖陈华彪则表示,不明白新加坡政府到底怕甚麽,并说他不能够理解为何“新加坡政府仍然以高压手段来对付反对党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 ”。

冷眼旁观,既羡慕新加坡的经济发展成就,又庆幸我们拥有一个相对比较自由一点点的政治环境,是长堤此岸许多人的共同心境。无论如何,我们都相信,新加坡大选是本区域各国选举中,最没有悬念的一场大选,人民行动党必定大胜,问题只是反对党能否阻止它囊括所有议席,并成功降低它的得票率而已。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25/05/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