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6页
01览:254 早报选读:吴俊刚--不要成为政治上的赵括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选读:吴俊刚--不要成为政治上的赵括
作者:费言 11:26am 24/05/2006

回应: 新加坡不一定要作小舢板 作者: 艾维丹 10:07pm 22/05/2006



● 吴俊刚

  战国时期,赵惠文王重用赵奢为将,屡败秦军。惠文王死后,子孝成王立。

  据《史记》记载,七年之后,秦国攻打赵国,两兵在长平相遇。时赵奢已死,而宰相蔺相如病笃,秦数败赵军,赵军固壁不战。秦数度挑战,老将廉颇按兵不动。

  这时有个秦之闲,对赵王说,秦所怕的,只有赵奢将军之子赵括。赵王听信了,便打算以赵括为主将,代替廉颇。蔺相如说:“括徒能读其父书传,不知合变也。”就是说,赵括只知读父亲的兵书,不懂得实际上的变化。

  赵王不听,仍然任命赵括为主帅。

  赵括自小学兵法,言兵事,自以为天下无敌。辩论时,甚至父亲赵奢也被他难倒,但赵奢并不觉得赵括能当个好将领。赵括的母亲问丈夫,原因何在,赵奢说:“兵,死地也,而括易言之。”他认为,如果赵括为将,赵军必将被秦兵所破。

  母亲曾上书赵王,但仍然无法劝阻他这次的任命。

  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纸上谈兵”的故事。“兵,死地也,而括易言之。”赵奢很了解儿子赵括的性格,纸上谈兵,绰绰有余,虽饱读兵书但缺乏实际经验,又把生死战斗看得太容易,简单化。

  赵奢的看法果然没错。我们也知道,最后,长平一役,不仅赵括本人身亡,连带四十几万赵兵也被活埋。

  用到新加坡的政治上,这个故事可以提醒我们,如果把政治也看得太容易,简单化,以为我们样样可以照搬别人的所谓“近乎理想的做法”(见《联合早报》言论版5月23日李冠伦的文章《新加坡不一定要作小舢板》),那我们可要先好好想一想,可能会有怎样的后果。

照搬模式导致分崩离析

  我也很羡慕瑞士、挪威、瑞典、丹麦、芬兰等等斯堪的纳维亚国家,或者是纽西兰、爱尔兰等国。它们都是小国,社会很开放,也很进步,人民生活水准也很高。如果说,它们所实行的政治制度就是“近乎理想”的制度,那我的第一个疑问是,为什么它们的制度没有成为世界其他所有国家抄袭的榜样?国情不同是也。

  比方,其中有些国家所实行的比例代表制是否适合新加坡,就是个很大的问号。

  我们看到戈尔巴乔夫时代的苏联,试图通过所谓的“休克疗法”,照搬西方的模式,结果呢?苏联不只是改朝换代,而是分崩离析了。

  苏联的瓦解,我想是不能同德国最近的“改朝换代”(见李文)相提并论的。德国并没有改变制度,只是在大选中换了政府。苏联则是试图在一夜之间改换制度,结果一败涂地。我们从苏联的经验应该也可以吸取一些教训。

  不错,小小的新加坡,今天的经济看起来好得很,甚至好像是李文所说的“有了航空母舰的稳重”。然而,别忘了,新加坡经济是怎样建立起来的,是在什么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不是瞧不起非洲或其他国家,对它们的老百姓无法过上好生活,我也感到痛心疾首。但是,如果新加坡的政治也一样的乱糟糟,政局也一样的动荡不安,那它能有今天的经济成就吗?

有自信,但不夜郎自大

  没有人否定政治也是必须不断随时代演进的,没有什么东西是永恒的,变才是永恒的真理。问题是应该怎么变?唯西方制度马首是瞻者似乎都认为,还不简单,把别人“近乎理想”的制度或做法照搬过来就行了。为什么别人可以,我们不可以?为什么我们必须去发明一个“符合小国国情的小国式民主”(见李文)?

  年轻国人有这样的自信,是好事。但是,小心,自信过头容易变成冒进。只要我们学纽西兰、卢森堡、爱尔兰等国家的做法,我们也就能“拥有一个与其他西方大国相匹配的民主选举环境”(见李文)。是这么简单吗?

  据我所知,纽西兰的羊比人还多,新加坡可是连种菜养猪的土地也没有。新加坡其实只是个小城市国家,面积和人口还比不上中国的一个中型城市。

  说到底,一些年轻国人始终觉得外国的月亮比较圆,是因为他们始终觉得新加坡现行的选举制度不民主,所以,应该仿效西方国家的做法。可惜,应该怎么做?却没有答案。  

  也许,像赵括一样,答案就在兵书上,不必考虑实际情况,不必考虑国情(包括历史、文化、社会等背景),套用别人现成的蓝图就行。如此说法,真难令人信服。如此预言家式的说法和建议,我以为,我们还是缓行为妙,太危险了!

  我还是相信波普尔所谓的“渐进式改革”(piecemeal engineering)。这世界上并不存在什么放诸四海皆准的简单的政治蓝图,每一个国家都必须根据本身的实际情况进行思索与构建。是的,别人的经验可以借鉴,但不能不分青红皂白照抄。

  更何况新加坡的民主制并不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制度。反之,它是个行之有效的制度,有它的优点和长处,甚至是不少人学习的榜样,我们实在没有必要自我矮化。

  可以肯定的,新加坡的制度也不是尽善尽美的,它有它的缺点,它也必须与时俱进,不断改变和调适。细心观察新加坡政治的人是可以看到这种演进的轨迹的。

  政治上的赵括们只因我们没有政党轮替、没有两党势均力敌之类的暂时现象(没人敢说这是永久不变的,也没人知道到底新加坡的反对党要积弱多久),就鄙夷自己的民主模式。这里,我只能套用赵奢的话:政治,死地也,千万别“易言之”。

  如果认为我们今天的经济成就已经很稳固,我们也可以在政治上成为一艘航空母舰,那未免是太过夜郎自大了。自我矮化不宜有,因为它会削弱我们的自信,使我们看不到自己的优点与强处; 夜郎自大则不该有,因为它会使我们头脑膨胀,忘了自己的先天脆弱性。

  我们必须避免成为政治上的赵括。现在,新加坡这艘舢板是比较现代化了,装上了高马力的摩托,在大海里似乎也行驶得比较平稳。但它仍旧是艘舢板的事实是改变不了的。我们该做的,是不时注意我们的制度的运作,并不时地调适,使到运作更加顺畅,更令人满意。

  我们应该不断设法加强我们的民主机制,根据实践、尝试、纠错的过程,摸着石头过河,而不是迷信别人手上的蓝图就是我们的万应灵丹。

·作者是《联合早报》评论员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24/05/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