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6页
01览:226 旧帖新读:只许政府开赌场,不准人民打麻将? 作者:费言
主题:旧帖新读:只许政府开赌场,不准人民打麻将?
作者:费言 2:44pm 11/06/2006

主题:只许政府开赌场,不许老人玩纸牌?
作者:费言 11:51am 16/11/2004
回应: 谈乐龄 作者: 林珍 1:06pm 15/11/2004


说到老人的自杀率攀高的问题,新加坡老人痴呆症病发率听说也攀高了,听说这可能和愚蠢地严禁赌博和禁止方言使用与娱乐节目有关。

这里倒有个重大任务,委托珍姨提去民意组讨论完成。

最近,看到有几个地下十二支经营头子,被警察捉了,判坐牢六个月。这真是好笑的事,他们其实应该组织一间创意赌业控股公司,然后像开赌场那样到处筹资,如果能邀赛马公会还是淡马锡加股,不但不会坐牢,可能马上可以在股市上市。

不久前,因为看到有许多老人和闲人在组屋楼下“小赌”,又时常被警察盘问干扰,曾向陈文兄建议在言论版提议让老人在居委会的监督下,来个全民开赌喜洋洋,可惜他可能认为我在痴人说梦话,不感兴趣。没过多久,这IDEA就被人家抄走了,脸皮厚厚要在圣淘沙开赌场了。

小时候常帮老妈买“十二支‘,这其实是很不错的赌钱游戏,买两毛半钱一对字,当晚开奖能中有赔五到三十块钱,多么有趣的一种小赌。

说回新加坡老人痴呆症病发率和自杀率攀高问题,相比李资政已经八十高龄,还在天天为国际国内的大小事振臂高呼忙得团团转,我们大部分的老人却在组屋楼下痴呆呆地闲坐,还是在无人屋里看天花板,电视和电台连一个他们听得了看得了的节目都没有,地铁像迷宫一样,里面找不到一个他们认得了的字,车费贵到吓死人,恐怖得不敢出门,不知如何过日。在楼下打打纸牌还是小赌一把,也要常被警察突击查问,好不容易有个胆大经营的地下十二支头目开奖了几个月,又被拉去坐牢没得玩了,这种日子你说怎么过?不死臭才怪。

根据心理学家和医药专家的研究,老人所以会自杀,不单是他们一定有什么生活上的困难,许多时候是因为寂寞。在寂寞和无奈中,他们日益觉得自己活得多余,实在没有再存活的意义了,还是自行了断算了,所以,其实剥夺了老人的生活空间和正常娱乐生活的机会,其实就在进行长期隐性的虐待和谋杀。

关于老人痴呆症的问题,许多医学报告都显示,老人的脑筋越不使用越老化得快,让老人痴痴地在楼下呆呆过日,也是等同隐性虐待谋杀,也是天天在为自己的社会制造痴呆老人的蠢事。邓小平告诉人家,他九十高龄还头脑清楚,因为他时常有机会和人打桥牌,李资政八十高龄而能思路清醒在工会会议上舌战群雄,他的脑力健康相信也是越用越灵这道理练出来的。

说到赌博的社会道德问题。连中国这种头脑像石头,天天高喊严禁黄赌毒的共产社会,都得“科学地,现实地”低头承认赌博的社会功能,我们既然已经“不要脸地”准备开赌场了,那为何还要犹抱琵琶半遮脸,不愿意让赌博在启发人们的贪婪恶性之余,也能发挥丁点娱乐和丰富老人寂寞生活的社会人性功能?

也许国大社会科学系,应该搞个社会研究报告,研究和实验看看让老人玩纸牌麻将,小赌或有十二支可买后,如何有效降低了痴呆症的发病率和自杀率,算算每年可为我国节省几亿元的医药开支。

建议珍姨向民意处理组提出建议和讨论:

1。为什么只许官家开赌场,不许百姓赌小钱?既然,要在圣淘沙开赌场,就能找出108个理由,为何要在组屋楼下让老人玩玩纸牌,就找不到半个理由?

2。探讨在组屋楼下设立老人小赌中心的可能性?如果不行,在民众俱乐部总可以吧?总管得了吧?

3。让地下十二支经营合法化,私营化,如果不行,叫赛马公会在开TOTO外,专搞给老人买注的十二支小彩。让老人排队和人家在TOTO店推挤会晕倒,最好让组屋楼下的RC或者民众俱乐部代理,反正他们也时常找不到事情让居民参加。

让老人活得有尊严,活得开心,活得起码像人,不但是个人权问题,更是个社会基本人道文明问题,一个富裕如新加坡这样的社会,老人们还活得如此凄惨不堪,猪狗不如,甚至死臭了还没人要理,其实就是一种对社会文明的极端讽刺和无情耻辱。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11/06/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