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6页
02览:285 早报选读:伍木--含泪写作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选读:伍木--含泪写作
作者:费言 2:20pm 11/06/2006

回应: 早报选读:何蒙--以史为鉴 作者: 费言 2:35pm 22/05/2006


● 伍木

  2006年5月20日,半退隐的新华作家张挥应北京师范大学的中文系学生之邀,主讲一个“通过微型小说体现关怀母族文化与语文教育的情思”的讲座。在回溯新加坡自1961年至1984年的教育改革史后,他揪心地说:“我是含着眼泪写下《网中人》的。”《网中人》是张挥的第一篇校园微型小说,发表于1988年5月《联合早报·文艺城》,再现了那个急剧变革的年代里,一个优秀学生被逼从华小转到英文中学,经过四年变流教育后,由于无法适应语文冲击而拒赴英文考试的真实故事。饱经变革沧桑与忧患的张挥凭借校园内的所观所感所思,以姿彩纷呈的微型小说揭露了层层教育面纱;继蘸满泪水与情感的《网中人》后,他一发不可收拾,写下多篇划时代的校园微型小说,并于1990年出版《45.45会议机密》。

  在这本微型与短篇小说合集里,最引人瞩目的是主题篇《45.45会议机密》。当时《文艺城》主编刘培芳在编辑手记中写道:“《45.45会议机密》反映了目前教育问题中的某些特殊事态。‘变流教员’在会议上的沉默与木然、屡屡出现的阿拉伯数字、还有‘13’的教员人数,显然是张挥在刻意经营,从而烘托出这些教员们的无言、无奈与无力感。”诚然,若把张挥精心演绎的校园微型小说统一集中来读,不难感受到弥漫与飘忽其间一股浓得化不开的情思,这股浓浓情思,辗转展现了张挥对文教问题的焦虑不安与锥心之痛。

  1980年,东南亚华文水平最高的大学——新加坡的南洋大学关闭,1984年开始,华文作为第一语文的地位在新加坡的所有小学宣告死亡。这是文化关怀与情思忧伤之源,在许多热爱华教的人士的认知上,母族教育的式微不啻伴随着母族文化前途的担忧。如果说中国作家刘心武在1977年创作的短篇小说《班主任》为中国70年代末的伤痕文学奠定了明确的基调,那么,张挥在80年代末创作的《网中人》和《45.45会议机密》诸篇,则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笼罩在新加坡80年代上空的母族文化与母族教育哀思,是当时群涌而至的同类文学作品的脱颖之作。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11/06/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