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6页
01览:214 早报选读:李气虹--华侨农场的苦辣酸甜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选读:李气虹--华侨农场的苦辣酸甜
作者:费言 1:59pm 11/06/2006



● 李气虹(台北特派员)

李气虹(摄)

  就在印尼发生大规模排华的1967年,黄慧兰一家八姐弟随父母从雅加达回到中国,来到了广东省英德市东北郊外东华镇的英德华侨茶场。

  当时,文革已经爆发,各地的经济条件并不好,虽然中国政府已经特别照顾归侨,家庭用品基本都准备好,但归侨还是得按政府分配的票证领取粮食和布匹,还必须下田参加耕种。

  现任英德市侨联主席的黄慧兰还记得:“不少归侨家庭在印尼是开杂货店做小生意的,他们的孩子连锄头都没见过;回来要他们下田劳动,有的人因此哭了。”

  除了全家拔根而起,要重新适应异域的生活形态,印尼归侨也受到政治运动的冲击。

  例如,他们聚在一起,经常有说印尼语的习惯,被听不懂的红卫兵认定是“特务暗语”,为此吃尽苦头。

  退休教师蔡联华,早年在新加坡参加左派学潮和独立运动,1958年离新前往“祖国”。怀着一片赤诚之心,他曾公开表示中国应学习新加坡的管理制度。结果在文革期间,遭到批斗,并下放西北劳改12年。

  回首往事,蔡联华无限感慨:“这段时期也是我们与祖国人民共患难的时候。”

  不过,现在和归侨谈起过去的遭遇,他们并没有太多的指责。

  问曾担任茶场书记的黄慧兰是否后悔回中国,她笑说,在印尼的亲友反而羡慕他们的生活比较安定,不用担心哪一天又出现排华骚乱,房子被烧。

  “大家只希望有安定的生活,只要安排好退休生活、子女教育问题,还是满意的。大家把青春都给了农场,再苦的日子也度过了,还有什么不能解决?”

两次大批接收“难侨”

  今天的东华镇,居民宁静的生活形态与其他广东乡镇没什么不同。只是镇上唯一的休闲度假村“南亚侨园”招牌上的“侨”字,度假村的地标性建筑——一栋亚齐风格、黑色木质结构和造型充满异国情调的宴会厅,几面爪哇式彩旗,加上周围的椰子树,散发着一片浓郁的热带气息。

  在度假村四周,是4000多名来自印尼、越南、马来西亚、新加坡、柬埔寨的华侨眷属赖以维持生计的英德华侨茶场(又称英华茶场)。

  英华茶场在1963年改名之前,原名粤北机械农场,从1957年开始负责安置从马来亚、越南、印尼回大陆读书的华侨子弟。1963年马来西亚政府将一批马共分子和“难以管理的人”驱逐出境,1967年印尼大规模排华事件,是茶场两次大批接收“难侨”时期。

  和时下很多被生活重担所压的中国人一样,归侨对于当年所受到的磨难已经淡漠下来,反而念念不忘文革结束后、1975年至78年间英华茶场“曾有过的一段辉煌时期”。

  黄慧兰以浓浓印尼口音的华语说:“在计划经济时代,与周边乡镇相比,我们曾经很让人羡慕。附近乡镇想买钢筋、化肥之类的紧俏商品,要到华侨农场来找。当时,国家对我们有保护政策,保障最低生活标准。”

  中国政府的保护政策,使华侨农场形成自成一体的封闭管理。可是一进入改革开放时期,这反而限制了华侨农场的经济发展。因为不归地方政府管辖,农场在教育、公安、医疗等公共福利方面得不到地方财政支持,必须自筹经费。

  黄慧兰说,国家财政每年拨出两三百万元(人民币,下同,约40至60万新元)专款给英华茶场,这批款项要应付整个行政编制和管理方面的开支,根本是杯水车薪。不但请不起合格教师,还经常拖欠工资,甚至买不起社会保险,使华侨退休后面对老、病、残,孩子教育等问题,缺乏保障。

  困境一直持续到2000年9月,在茶场被纳入英华镇行政区域后,才获得缓解。过后,英华茶场又先后并入大镇镇和目前的东华镇,行政区域编制多次变更,客观上说明地方当局对茶场的不重视。

  英华茶场设有一所可容纳50人的敬老院,照顾着孤苦无依的老华侨。院长魏松南(印尼归侨)说,这里的水费和医疗费全包,可免费使用20度以下的电量,每人每月还获得400元的补贴。

  英德地处广东省北部经济欠发达地区,英华茶场要应付职工的退休养老保险相当困难。敬老院每人每月400元补贴,甚至不够珠江三角洲地区居民吃一顿早茶,所能提供的福利保障相当有限。

  令黄慧兰担忧的是,地方当局想征用茶场土地,却不重视对侨民的补偿。没有了茶园,归侨每人一年就损失几千元,但有干部却想用几百元就打发他们。她希望有关当局贯彻中共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的讲话精神,按国家规定的最高标准给予补偿。

  “我们不是要跟政府搞对抗,但归侨也要有维护权益意识。归侨不够团结,他们会发牢骚,但要他们站出来对政府说,又不敢。”

华侨农场的形成与发展

  华侨农场是中国政府为安置被迫迁回大陆避难的华侨,在1950、60、70年代先后建立起来的。中国大陆各地共有84家华侨农场和林场,其中广东有23家,广西也有22家。此外,还有24家农恳林场安置了一部分归侨。

  这些华侨农场、林场大都地处边境和贫困地区,当年并非以追求经济效益为目的,而是为了让归国华侨自力更生。在计划经济年代,华侨农场和林场属于国有企业事业单位;发展至今,存在各种矛盾和历史遗留问题。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前年曾表示,要帮助华侨农场取得明显经济发展,才能不断改善他们的状况。上个月,全国人大常委会由副委员长盛华仁率领3个检查组,到6个省市区检查当地对归侨权益的保护状况,并将华侨农场列为重点之一。

  4月28日,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主任陈玉杰和广西自治区主席陆兵,在南宁共同为中国-东盟(亚细安)经济园区作为“国务院侨办重点联系单位”揭牌。园区总面积180平方公里,人口3万5000多人,其前身是全国最大的华侨农场——广西武鸣华侨农场。园区的目标是建设成为中国最大的华侨城。

  据广东省侨办主任吕伟雄介绍,近五年广东省共拨付11亿5000元(人民币,下同,2亿2666新元)扶持华侨农场建设基础设施和发展各项社会事业,同时拨出近8亿元解决17个困难华侨农场职工的养老保险问题。

  广东采取“个人、农场、政府各出一点”的办法,安排9000万元专项资金补助1万2106户归侨改造危房。据不完全统计,去年广东省华侨农场实现社会总产值161亿元,比上年增长28%,人均收入4359元,比上年增长25%。

用语言和艺术传承印尼文化

  去年8月28日,印尼副总统尤索卡拉(Jusuf Kalla)在北京会见侨民时,对英华茶场附属的艺术队所表演的印尼传统民间歌舞另眼相看,并和孩子们一起用传统乐器“安哥隆”演奏。

  尤其让他惊讶的是,虽然经历了排华事件,这批在数十年前回归中国的华侨,不计前嫌,不单能用流利的印尼语交谈,还认真向下一代传承着印尼民间文化。

  从那时起,艺术队经常受印尼驻华使领馆、商会的邀请演出,也在广州、深圳的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国庆活动中呈献节目。印尼驻广州总领事馆还派出教师,定期前往茶场指导,协助艺术队提升表演水平。

  粤北经济不发达,英华茶场子弟通过演出,得以开阔眼界。就读初中一年级的余凯莉和初中二的薛玉芳,不约而同地表示,长大以后希望能当上导游,“这样就能到世界各地去看看”。

  黄慧兰认为,英华茶场所代表的东南亚人文色彩,是英德其他乡镇所没有、不可替代的文化资源。如果东华镇政府给予扶持,提高知名度,相信能推动当地经济发展,促进就业。

  黄慧兰说,艺术队也希望通过表演,为中国和印尼民间交流搭建桥梁,同时促使一些印尼政治人物调整政策,善待印尼的华人。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费言 11/06/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