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6页
编选文章
03览:259 文字狱 作者:多话
主题:文字狱
作者:多话 4:53pm 10/06/2006

阅鹿鼎记读到韦小宝以非常手段对付吴之荣这个狗官时,心情淋漓痛快,拍案叫绝之时,可惜身边无酒,不然当为之浮一大白。

庄府少爷为了附庸风雅修缮了一本明史竟为他惹来了倾家荡产、株连九族的奇祸,小说故事情节或有添枝加叶之嫌,然而[清]初受文字狱拖累的士子文人遭遇之惨,牵连之广及其牵强附会、不可思议之处,确实让我等身处民主文明的现代人闻之而胆战心惊、犹有余悸。

所谓我不杀伯仁,伯仁为我而死,文字无辜,竟然成为强横欺凌弱者的工具,这老天爷实在太爱与人开玩笑。

台湾人近来爱玩文字游戏,音容苑在让人感慨,罄竹难书又有新解,阿扁放纵老婆女婿捞钱,驸马爷东窗事发,阿扁不检讨自己是引火焚身,对发自民间与在野党的呛声不止未能好好自省,反而是莫名其妙的嚷嚷着什么[罪及妻孥]和[株连九族],言下甚是委屈,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不过,阿扁玩起文字游戏也不是一无是处,起码在[终统]与[废统]之间就把布什和大陆玩得团团转,虽然千斤一发,随时都可能粉身碎骨,最后总能够化险为夷。

和文字游戏比较起来,咱们新加坡人可就比台湾人更胜一筹,青出于蓝了,我们玩的是“文字狱”。这里或者可以请求金庸金大侠评一评,和吴之荣比一比,新加坡的文字狱的先行者在理解和猜测文字的功力上那一个更加炉火纯青?

就凭民主党党报这两句话,“政府其实早已知道在NKF基金会事件中被揭露的实情,却为了免受批评而刻意隐瞒真相”,竟然就是针对李资政和李总理的诽谤和影射两人不诚实、也不配担任政府领导职职务,那么,我相信吴之荣九泉之下必定也得甘拜下风的。

对民主党的飞来横祸,或许整个世界的人都会看得瞠目结舌,莫名其土地堂?然而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就像咱们欣赏着阿扁终统与废统一样,不过是滚滚红尘的又一出闹剧。

然而,如果身在其中的新加坡人也是抱着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待民主党的文字狱,隔岸观火,那么,是求神拜佛,是阿拉上帝,希望他们真的能够保护你。因为从执政者这样的逻辑,你对任何一个政府部门的埋怨和不满意,都可以被引申为对领导人的诽谤,都可以被解释为指责领导人不诚实和不配担任领导职务。

比如你投诉一个警察贪污,比如你投诉一个建屋局官员横蛮无理,内政部长或国家发展部长就可以引申此例,能够告你诽谤,影射彼等不诚实和不配当领导。

当然,现实中应当不会有如此荒唐的事,这也就是说,在民主党党报的这两句话上,徐顺全等人是否是有造成诽谤和影射的嫌疑,实在是大有商量的余地。

在一个自诩为民主的国家,在一个自己标榜为一流政府的执政党,就因为一党独大,在国会中可以为所欲为,因而信心饱满,把自己当成是神而不容侵犯,不允许在野党的监督,这样的作风作为,对国家的前景实在是一个极端危险的讯号。

民主党在徐顺全博士领导下的作风要让新加坡人感觉亲近是不容易的,尤其是在这一次事件当中所有委员透露出来贪生怕死、见风使舵,各自为政,不顾大局等等软骨头低素质,不只寒了新加坡人追求民主之心,也让反对党的令名大受其累。

但是,就事论事,就NKF这件事上,政府肯定有出纰漏的地方,为何国家福利理事会和卫生部对NKF的了解竟然天差地远,为何这么多大人物同时为杜莱辩白,甚至于让花生米从此有了新的定义,最后看到真相越来越多是掩盖不住了,一句我们都是道德和诚实的人就此可以销声匿迹,变成没事人一般,和资政父子为了“……刻意隐瞒真相”一句话就启动司法机制告发民主党的果敢行为大相径庭,其间反差之大实在让人惊异。

当然,没有人会直接认为NKF的差错是李总理领导无方,然而相关的卫生部和国家福利理事会毕竟不能避开直接或间接的责任,在民主党的党报来说,我们其实也可以解释为在野党对执政党的一种监督,如果许文远真有信心的话,他其实可以把一切都摊在阳光底下,甚至可以和徐顺全对质,这样一来,不只能够证明他是一个诚实和道德的人、不仅能让人民心服口服,化解许多谣言,无形之中也肯定轻易的把徐顺全踩在脚下。

可惜的是许文远把头缩进去了,不该出头的人却出头,前例可循,覆车可鉴,对着官司带来的庞大的财务压力和破产压力,民主党屈服了,这也让我们看到当初杜莱为何意气风发,将说真话的人告上法庭的时刻,凭仗的到底是什么。

民主党或许是错误的,徐顺全或许是不诚实,但是,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把尺,难道搞政治就得准备倾家荡产?难道反对党就得一一准备被清盘?

难道我们就得永远叹息?



大马华人网站

多话 10/06/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