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6页
02览:136 岂只是几片猪肝而已 ● 吴俊刚 作者:冬冬
主题:岂只是几片猪肝而已 ● 吴俊刚
作者:冬冬 9:52pm 07/06/2006

回应: [岂只是几片猪肝而已] 评吴俊刚的迷思 作者: 多话 8:02pm 07/06/2006

岂只是几片猪肝而已

--------------------------------------------------------------------------------



● 吴俊刚

  两名播客利用大选期间发生的“戈麦斯事件”制作了题为《肉脞面》的音讯播客在网上流传,结果一炮而红。报上的报道说,《肉脞面》以幽默的手法,嘲讽揶揄了政府处理“戈麦斯事件”的手法并获得年轻网民的好评,广泛流传。  

  不管是嘲讽或揶揄,都带着不以为然的意思。或者说,从作者的角度看,政府处理“戈麦斯事件”的手法是不当的。

  作者的看法其实很清楚的反映在《肉脞面》的对白中。顾客要了一碗面薄干,不要辣椒,小贩端上面薄时,顾客发现有猪肝,于是声称:“……我刚才说我不要猪肝。”小贩坚持顾客没说,最后拿出摊位装置的闭路电视片,证明顾客没说不要猪肝。

  顾客和小贩继续争吵,小贩坚持顾客必须解释清楚,最后顾客无可奈何说:“我真的很抱歉,如果我的言行对您肉脞面先生造成困扰或混乱,请接受我真诚的道歉,只是几片猪肝而已,我们往前看吧。”但小贩仍然怒不可遏。

  以上根据的是华文报章的翻译,所谓往前看,原文是let's move on,有“别再提了”的意思。音讯播客的对话,刻意的凸显了那位肉脞面小贩的咄咄逼人的姿态,对比之下,顾客反倒变成了大好人,客客气气,连声道歉,只求息事宁人。

  

让思考停留在“小事一桩” 

  

  《肉脞面》所反映的也许正是不少公众人士对“戈麦斯事件”的看法,认为那只不过是“几片猪肝而已”的小事,政府又何必那么高姿态兴师问罪?于是,反倒同情起戈麦斯来了。

  至于说,如果戈麦斯的小动作没有被揭穿,将可能造成怎样的后果,似乎是在一般人的想象之外。他们的思考就停留在“小事一桩”这个浮面上,用《肉脞面》的对白说,就是几片猪肝而已,何必小题大作?

  但从政治的层面分析,“戈麦斯事件”肯定不是“几片猪肝而已”。

  试想,如果选举局没有装置闭路电视,录下过程作为证明,显示戈麦斯并没有把表格交回给该局职员,却一口咬定表格给弄丢了,并要他们负担后果。在无法证明的情况下,戈麦斯很可能就会在群众大会上,公开指责选举局,是选举局处于百口莫辩的境地。这一来,选举的公正性就必然要受到民众的质疑。如果国际媒体进一步报道宣传,那么,对新加坡在国际上的总体信誉的伤害有多大是不言而喻的。

  《肉脞面》之类的音讯播客作品,确实反映了播客们的智巧和创作能力,它们在网上广为流传,也是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所谓“新媒体现象”。不过,如何应对这种新媒体现象不是本文讨论范围。值得关注的是,网络上这类意在嘲讽和揶揄政治的博客或播客作品,是否会把政治这个严肃的课题拉到一个不该有的低趣层次,或模糊了人们看清问题本质的视线。

  

把嘲讽揶揄的对象颠倒  

  

  当然,很多人懂得分辨严肃与轻松。但是,从我接触的人当中,我也发现不少人对“戈麦斯事件”的理解就是“几片猪肝而已”,而《肉脞面》对这类人的想法显然起到某种推波助澜的作用。

  新闻通讯及艺术部部长李文献在最近的一个公开场合表示,政府将以“柔性”政策对待音讯播客,表现包容的态度,也多少折射对互联网这个无边世界难以管制的困难。不过,他也提醒人们,《肉脞面》嘲讽的原本事件(也就是戈麦斯事件),其实是个有关意图和诚信的严肃课题。虽然播客的娱乐性高,但如果投选国会议员的重要决定取决于谁能制作最有趣的录像和播客,那将是非常危险的。这是善意的提醒,能起多大的作用尚有待观察。

  在“戈麦斯事件”中,其实真正应该受到嘲讽、揶揄的对象是意图和诚信都受到质疑的一方,但在《肉脞面》中,对象却被颠倒了。值得研究的是,有多少看了《肉脞面》的人也因此而对“戈麦斯事件”是非颠倒?

  《肉脞面》之类的政治音讯播客的出现固然考验政府的应变能力,其实也考验选民的政治成熟度。如果认为“戈麦斯事件”就只是《肉脞面》,小菜一碟,那成熟度是有问题的。

  

·作者是《联合早报》评论员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冬冬 07/06/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luntan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