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6页
01览:324 《天若有情〉 谈笑间------------ 方壮璧 (五) 作者:星洲
主题:《天若有情〉 谈笑间------------ 方壮璧 (五)
作者:星洲 4:24pm 04/06/2006

回应: 《天若有情〉 谈笑间------------ 方壮璧 (四) 作者: 星洲 11:58am 02/06/2006

                   (五)

    对新加坡“反殖统一战线”这个东西,说实话,我并不像赛  扎哈利先生
所说的存有什麽“梦”,或存有什麽“更美丽的幻想。。。。。”

    当工作组通过决议后,我启程回返,在廖岛的一个小岛屿逗留时,开始想
到新加坡的什麽“统一阵线”的具体问题了。

    真是“理论归理论,现实归现实”。当时新加坡的“反殖统一阵线”,到
底是什麽样的一个“反殖统一阵线”呢?

    这个“统一阵线”,是殖民统治下的统一阵线。
    这个“统一阵线”,是紧急法令枷锁下的统一阵线。
    这个“统一阵线”,是左派坐牢,右派做官的统一阵线。
    这个“统一阵线”,是讲华语者当差,讲英语者当权的统一阵线。
    
    新加坡的左派与他们的右派统战对象,不正是有着这样的一种歧型的“统
战关系”吗?

    同样的理由,我也从来就不曾考虏过左派有取得新加坡政权的可能。既然
左派没有可能,那末在英国人不得不放弃殖民统治时,又该由谁接管呢?

    实事说明,英国人要陈才清,但左派不要,不行。
    英国人要林有福,但左派不要,不行。
    左派要林清祥,英国人肯吗?不肯,也不行。

    接管政权者,至少需要左派可以勉强接受,而英国人又可以同意的这样的
一个人物。这是斗争中由双方力量对比的强弱关系来决定的客观政治现实。

    因此,在现实政治进程中,左派也并没有全部自由选择合作对象的机会。

    左派只能在“大坏”中选择“小坏”。除此之外,别无他法。这可以说是
五  六十年代新加坡反殖斗争的格局。你能有超越客观现实的政治吗?

    这是政治现实。当然,根本关键问题是要在新加坡结束英帝的殖民统治,结果也当然是由本地一个左派能够勉强接受,而英国人又可以同意的人来接
替英国的殖民统治政权。

    赛先生政治回忆录第131页的一段话,是绕有趣味的。

    他说:“全权代表”一定是烦躁不安。他根本不是李光耀的对手,不知何
去何从,也不知道去那儿取得支持力量,好像完全迷失了方向,就只是因为他
不了解李光耀的政治手段,他的本性和他的为人。那之后,“全权代表”所采
取的每一项步骤和对策都被李光耀,东姑和英国殖民政府的联合力量击败。“
全权代表”所策划的每一项战略,显然都在对手的掌握和预料中,。。。。”

    我说他的话“绕有趣味”,是指赛先生竟然认为“全权代表”被李光耀,
东姑和英国殖民政府的联合力量击败”的原因,“就只是因为他不了解李光耀
的政治手段,他的本性和他的为人。。。。。”

    其实,就算我真的认识了李光耀的手段和为人,我也没有把握自己就不会
被另一个什麽陈光耀加上东姑和英国殖民政府的联合力量击败。这是政治现实
,力量对比的政治现实。这也是新加坡这样一个小岛当时的政治现实。

    “全权代表”当然“不知道”去哪儿取得支持力量。东姑不会帮他,英国
殖民政府也不会救他,他就只能依靠人民群众作后盾了。但人民群众在白色恐
怖镇压下,也救不了“全权代表”。这样,他当然“根本不是李光耀的对手”
了!没有得到东姑的帮助,又没有得到殖民地政府的支持,“全权代表”当然
是败得活该了。

    “全权代表”和赛先生都是受过李光耀的政治迫害的人。可能“全权代表
”所遭受的迫害和苦难,应该不会少过赛先生。既使当他与李光耀见面期间,
他同样是在迫害和追杀之下过日子的。如果有不幸事故发生,“全权代表”面
对的就不会只是“问话”和“坐牢”呢!难道“全权代表”真的会向赛先生所
描述的,当时在做“美梦”,并感到“胜利”和“满足”吗?

                                                   待续



大马华人网站

星洲 04/06/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