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6页
编选文章
04览:053 不要再自我矮化了!(李冠伦) 作者:艾维丹
主题:不要再自我矮化了!(李冠伦)
作者:艾维丹 08:59am 03/06/2006

                           不要再自我矮化了!            *李冠伦
                 -回应吴俊刚先生《江山要靠外人扶!》
                            =============

请允许我闲话几句。

记得高中时候参加学校辩论比赛,老师曾告诫:千万要针对对方的论点,切忌抓住对方的言词争论。因为针对言词争论,便乖离了原来辩论的主题,有诡辩之嫌。老师的教诲,当学生的多年来都不敢忘记。

拙文《民主无须矫枉过正》中(《联合早报》5月29日)提到“……看到人家的进步,我们也要有效仿的志气……”,文中用了“仿效”一词,不幸被吴先生抓住痛脚,如获至宝,硬说我要盲目的仿效或抄袭人家的制度。

我在同文中提到不敢戴“非此即彼”的大帽子,并说“我们要学习它们的榜样,不是’不分青红皂白照抄人家的制度’,而是思考如何提高我们国民的思想成熟与政治醒觉性” ,这明显早已否定了“盲目抄袭政治制度” 的意图,重要的是要“仿效”或“效法” 人家的志气和榜样,要有“新加坡能”(Singapore boleh)的精神。如果说我用词不当,不够精准贴切,我当然愿意向身为前辈的吴先生多多请教、多多学习。然而,如果刻意扭曲我的意思,仍然将一顶我早已敬谢不敏的大帽子盖过来,甚至进而以此作为自己的争论依据,这就诚如我的高中老师所说“有诡辩之嫌” 。

吴先生不厌其烦的援引周边一些在政治、经济、教育等各方面都尚未上轨道的国家为例,强说新加坡必须“一党独大”;不过,吴先生的举证正好强而有力的支持了我的立论。东帝汶是一个长期饱受殖民统治的地区,一路来各个方面完全没有得到应有的良好管理、建设和发展,殖民地统治者也没有给它留下一个相对良好的行政体系,导致独立后一穷二白的国家出现动荡不安的混乱局面,正是“势所必然”,不得不然。

我很想在此请教吴先生:今天的新加坡是不是也像东帝汶或其他一些近似的国家一样的一穷二白,举目所见,到处都是充斥着文盲和无业流民呢?是不是到处都是满目疮痍呢?为什么一定要拿新加坡与那些看了令人心酸的国家相提并论、同日而语呢?为什么吴先生唯独在这方面竟然忘记了自己始终言而不倦的“国情不同”呢?

当我在思考新加坡的前途时,我的脑海中就会立刻浮现瑞士、挪威、瑞典、丹麦等等先进国家的图像。我们跟他们的差别在哪里?我们的优势在哪里?劣势在哪里?他们什么地方做得比我们强?我们什么地方可以向他们学习?因为我心中早把新加坡摆在与这些先进国家并驾齐驱的位置。然而,吴先生的对比中却尽是菲律宾、东帝汶、甚至非洲等国家,刻意把“先进”的新加坡与一些贫穷落后的国家作“类比”,我实在想不出比“不伦不类”更为恰当的词语来,敬请原谅。

其实我们之间的争议,原本在于新加坡是不是小舢舨的不同看法。我认为新加坡是可以打造自己的政治航空母舰的,关键在于我们“要有一个政治与思想都达到一定成熟性的国民” ,而不在于“我们的羊够不够多”,或是我们“有没有养猪种菜的土地” 。吴先生应该认认真真思考的方向是:如何拥有这么一个成熟的国民呢?我曾提到必须“要有一定的大环境,经过长时间渐渐培养起来” ,这显然是“自我强化”的正途;但我看到现在的新加坡缺乏的正是这么一个大环境。不管吴先生如何定义“单元的政治环境”( 是不是只要国会中有一个反对党议员我们就不是单元的政治环境?那是不是等于说只要袋子里还有一块钱我们就不是穷人?) ,“我们越年轻的一代就越没有行使政治权利的经验”,我们“根本不再需要,也不被鼓励去探讨政治多元化的可行性”,“许多人都不明白在没有选择的情形之下选举还有什么意义” 等等现象,难道都一如吴先生所说的,我是在“指鹿为马”?

我一步一步地思考并提出新加坡的问题,虽然还没有找到全面解决问题的方法,却希望以此抛砖引玉,引起其他有识之士正视这些问题,共同探讨以便开创新加坡更美好的未来。然而,这一切的尝试,却被吴先生讥笑为“纸上谈兵” ,“政治郎中”,“比赵括更加赵括” 。那好,不妨让我们就在这里来看看吴先生的争论逻辑吧。

吴先生认为“新加坡是艘小舢板” ,这是我挑战的最根本的论点,也是引发我们之间争议的原因。那么,我想请问吴先生,这艘小舢板,能不能被打造成一艘航空母舰呢?如果不可以,我们永远都不可能建立类似英美等国的两党角力制,更遑论多党制,那吴先生的“波普尔所谓的“渐进式改革”” 又有什么意义呢?如果新加坡可以被打造成一艘航空母舰,那又何来吴先生所说的“如果认为我们今天的经济成就已经很稳固,我们也可以在政治上成为一艘航空母舰,那未免是太过夜郎自大了” 呢?

再说,到底要在什么条件下、在达到怎样的“经济成就”之下,“打造我们的航空母舰”的构想才成为可能、才不算是“夜郎自大”呢?它的标准尺度在哪里呢?应该由谁来标定呢?世界上有哪一个国家是在达至预定的“经济成就”后才开始步向民主社会呢?世界上又有哪一个先进国家(除非吴先生否定新加坡是先进国家)在推行民主开放的政治制度之后竟然出现分崩离析的局面呢?

我虽长年在外,却永远不敢忘记那块孕育着我成长的土地,永远都觉得自己家乡的月亮比较圆。因此,在国外见到人家的进步,我始终念念不忘要将所见所闻告知国人,希望国人能一起为国家的前途努力。

由于我的工作十分繁忙,经常早出晚归,既不能悠哉闲哉的坐在冷气房里舞文弄墨,更没有足够的时间把玩文字、咬文嚼字,有关这方面的讨论,只能到此为止,请多多包涵。


( 此文传给《早报》,未刊出。〉    写于31-05-2006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艾维丹 03/06/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