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6页
01览:268 《天若有情〉 谈笑间------------ 方壮璧 (四) 作者:星洲
主题:《天若有情〉 谈笑间------------ 方壮璧 (四)
作者:星洲 11:58am 02/06/2006

                 (四)

    会议一开始就“锁定”以行动党作为合作的对象。从会议反应的情况听来
,似乎这也是新加坡现场进行斗争的干部们的看法。或者,是否它同时也是“
上面”的意见呢?这我就不得而知了。其实与行动党的统战关系,早就是新加
坡政治的既成事实,而且,由我们积极主动创造出来的既成事实。

    三人工作组员之中,我是老三。但我又是决议案的起草人。应该说如果有
偏差,错误的话,我本人要负相当大的一部分责任。

    会议还定了一个紧迫的具体认务,就是要及时采取措施,“修补”与李光
耀集团的“裂痕”。(会议认为陈从今等夺取行动党中央领导权是一种“出轨”行为,虽然这一行动实际与马共无关。)

    我本人也接受这一看法和处理。因为我们似乎只能“两害取其轻”。在李
光耀与林有福之间做一个选择。左派运动只能“借榖上市”,因为它是被“紧
急法令”排除于“合法政治”之外的。

    会议也对新加坡地下组织遭到破坏和干部损失表示忧虏,并在文件上,作
了“抓紧组织建设”的条文。

    当时所采取的立场是:必须集中一切力量先争取结束英帝的殖民统治,以
摆脱新加坡组织的困难处境。

    武装斗争的失败和新加坡组织的“空虚”的现实,更加促成这种迫切要求
和情绪。这也是促使我必须在殖民统治和李光耀之间作出一个“两害取其轻”
的选择的根本原因。

    当时在通过决议与李光耀“修补”统一阵线关系时,又没有充分预计到有
被李光耀出卖的可能和危险。应该说是只看到“有利”的一面,没看到“有害”的一面。

    记得,在起草《决议〉时,我个人曾经接触到“下去该怎末办?”的问题
。当时,实在找不出什末方针,办法来有效地保卫左派运动,也想不出在遭受
野蛮镇压时,能有什末有效的反击手段。

    我只知道,当时在决议中写出这样一段:利用与人民行动党的统战条件和
机会,大力开展群众运动,全面掌握各类群众组织,团体的领导权。巩固并加
强在人民行动党中的地位,壮大左派的力量,以应付一切可能发生的变故。

    会议决定由我回新加坡斗争现场,全面领导工作,落实工作组的决定。还
明确指示第一个认务是“修补”与李光耀的关系,解决统战中发生的矛盾,并
同时安排与李接触的交通员和联系的方法。当我表示有点犹疑时,有关者肯定
地说:“一切已经讲好了,李光耀也急着要解决问题。安排是不会有困难的。
。。。。。。。”

                                                  待续



大马华人网站

星洲 02/06/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