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标题 第76页
编选文章
02览:367 靡不有初,鲜克有终 作者:艾维丹
主题:靡不有初,鲜克有终
作者:艾维丹 09:15am 02/06/2006

                       艾维丹:靡不有初,鲜克有终

      DWNEWS.COM-- 2006年6月1日22:21:21(京港台时间) --多维新闻
        

    在早报言论版读过吴俊刚先生不少鸿文巨论,其中不乏立论精辟的篇章,甚为感佩。不过,最近读了《一党主流面对的挑战》及其回应李冠伦而写的《不要成为政治上的赵括》二文,却发现其中除了不着边际的泛泛之论外,并没有提出强而有力的论据来说明新加坡为什么只能长期维持“一党主流”的局面,这就很难令人信服。      

    吴先生在上述二文中反复强调新加坡只是“小舢舨”,经不起颠簸,容易翻覆。他虽然“也很羡慕瑞士、挪威、瑞典、丹麦、芬兰等等斯堪的纳维亚国家,或者是纽西兰、爱尔兰等国。它们都是小国,社会很开放,也很进步,人民生活水准也很高。……”不过他质问:“为什么它们的制度没有成为世界其他所有国家抄袭的榜样?”然后他自答:“国情不同是也。”
        
    看来,吴先生并不太了解什么是“民主制度”。其实,民主制度并没有固定的模式和内容,并非一成不变、铁板一块,怎能盲目“抄袭”?美国、英国(君主立宪)、德国、法国等等都各有其符合自己国情、不同于其他国家的特定民主模式,但却都行之有效。何以唯独新加坡就不能呢?据吴先生说:“纽西兰的羊比人还多,新加坡可是连种菜养猪的土地也没有。……”这样的理由未免太牵强,难以令人信服。
        
    台湾的土地面积超过新加坡50倍之多,而人口也几近于新加坡的六倍,本来是“台湾钱淹脚目”,到处一片欣欣向荣;但今天台湾政坛上却是一片乌烟瘴气,混乱不堪,“台湾弊案淹脚目”,导致经济凋敝、民生困顿,原因并不是什么“国情不同”,土地太小,而是制度不健全、陈水扁一人大权独揽、倒行逆施的结果,这不正是我们应该特别警惕的恶例吗?
        
    更为重要的是,吴先生并没有告诉国人,提出让国人相信“一党主流”可以确保新加坡长治久安的充分理由,也没有说服新加坡人在今天的安定环境下大可不必“居安思危”(前总理吴作栋就曾多次吁请国人务必时时刻刻居安思危),只需坐享其成可矣。如果人们担心新加坡有朝一日也可能出现像台湾今天一样的乱象,应该不是杞人忧天吧。
      
    读过了吴先生的大作,人们很容易产生这样的印象:一,吴先生就像李敖一样认为新加坡人笨,没有足够的政治智慧;二,吴先生对今天的国家领导人显然缺乏信心,不认为他们具有足够的智慧和能力,可以为新加坡营造一个更美好、更民主和更开放的政治环境,因此日夜担心一旦民主了,开放了,国家会马上陷入动荡不安的困境,乃至国破家毁、万劫不复。
        
    不过,我却对新加坡人的政治智慧充满信心。在这一次的大选中,选民拒绝了徐顺全,并拒绝利多,继续拥戴詹时中与刘程强,这不就充分显示了国人的理性选择和极高的政治成熟程度吗?对于当今的执政团队,我们应该维持信心并给予期许(此外别无选择)。对新加坡的民主化进程存有太多的疑虑,毋乃杞人忧天乎!
        
    无论如何,追求完美,期待一个更美好、更民主、更开放的社会,期待一个具有健全完善的监督机制的政治体制,可以说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司马光《涑水纪闻》记载:一日,宋太祖闲来无事,正在园中击雀为乐,侍御史张霭恰好有事觐见,太祖扫兴地质问他为何小题大做。不料张霭竟说:臣以为这些小事也比皇上击雀重要!太祖一怒之下,敲掉了他的两颗门牙;他弯下身捡起了门牙揣在怀里。太祖问:你想留下证据告朕的状吗?张霭说他虽然不能告皇上的状,但自有史官会把这事记入史书。太祖听了不禁悚然,立刻婉言抚慰,并赐给他金银财帛…
        
    在从前的帝王专制制度下,当然没有什么监督机制,但史官俨然扮演了监督者的角色,让贵为天子的宋太祖也不得不有所收敛和自我约束。
        
    饱读诗书的吴先生当然熟悉大唐“开元盛世”的造就及其衰败的历史。《旧唐书》说:        
    
    唐玄宗以27岁之龄即位,正是一位胸怀大志的少年天子。为了巩固自己的权位,为了成就一番大业,他“能鉴往,能纳言,能任贤,能释权”,而且任用了姚崇、宋茂、韩休等一班敢诤谏、能办事的治世能臣,一派励精图治的明君风范。对于臣下的直言诤谏,他往往“书之座右,出入观省,以诫终身。”
        
    经过这样一番励志勤政,遂造就了“开元盛世”,蔚为杜甫诗中所描绘的“忆昔开元全盛日,小邑犹藏万家室,小米流脂粟米白,公私仓禀俱丰实”的繁盛景观。

    可是,曾几何时,玄宗“享国即久,骄心浸生”,渐渐荒于政务,只图安逸享乐,甚至是远贤臣近小人,而令人生发“以百口百心之谗谄,蔽两目两耳之聪明,苟非铁肠石心,安得不惑?”之叹,最后当然是导致“渔阳鼙鼓动地来”的悲惨结局。

    看到这一段历史,我们很自然的就会想到《孟子*告子下》的一句千古名言:“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今天,如果我们只求安于现状,不思励精图治,营造一个更为健全和完美的政治体制,谁能保证生于安乐的一代不会把先辈们历尽艰辛所创造出来的美好成果毁于一旦呢?    

    当年召穆公斥责昏庸无道的周厉王,作了一首诗,其中有一句是:“靡不有初,鲜克有终。”(见《诗经*大雅*荡》。意思是说:人们做事,往往都能够有个好的开始,但要坚持到底,善始善终,难矣。)
        
    “以史为鉴,面向未来”,愿与吴先生共勉之。

<写于26-05-2006 >  《多维新闻网》


《喋喋不休》:

    1.  读过了吴先生的几篇文章,深深感受到吴先生的苦口婆心。他始终用心良苦地试图劝说新加坡人:(一)吃饭不小心是会梗住喉咙的。你们千万别学人家吃饭,这样就没事了,这样就安全了。——这就叫着“因噎废食”!(二)你们都是黄口小儿,千万不要学大人走路;学走路会有跌倒的危险,就让大人抱着你们过一辈子好了,何苦要跌得脸青鼻子肿呢?

    2.  台湾是摆在我们面前一个活生生的实例。表面上看来,台湾在政治上比新加坡可是要民主太多太多了;但事实上陈水扁却是一个不折不扣“台湾版的秦始皇”,就连他的女婿也普遍被民间和媒体称呼为“驸马爷”。台湾著名的政治评论家南方朔一针见血、深中肯綮地把民进党的执政团队称为“窃盗集团”,这不就是体制不健全所造成的必然结果吗?在当前新加坡的政治大环境下,有谁能够保证我们今后不会迎来一位“新加坡版的秦始皇”呢?有谁愿意看到有朝一日新加坡也出现“窃钩者诛,窃国者侯”的局面呢?


   3.  有趣的是,当中国国民党立法委员指责民进党贪污腐化时,民进党立委竟然反唇相讥,指国民党五十年来不也贪腐累累、罄竹难书吗?台湾媒体不禁纷纷质疑:为什么民进党只知道比烂、比臭,不肯争气,不求上进,却一味往下沉沦呢?

   4.   吴俊刚先生不断举出印尼、菲律宾、东帝汶等等落后国家来与新加坡相提并论,是否也有“比烂、比臭”的意味呢?



大马华人网站

留言簿

艾维丹 02/06/2006


阅读全部回应



欢迎上帖, 如果要匿名, 可用任何笔名, 不必密码

笔名:                    密码: 注册会员按此
电邮: 回应通知
主题:
延迟: 可设定在几个小时后才显示
内容:

图片:
音乐:
录音:


大马论坛

转移文章 转入专题 转入专栏 作者删除文章 作者修改文章 编辑组合文章